2019飛航解密 暢遊天際

不一樣的飛行 深入飛測機駕駛員的世界

講者/民航局飛測機駕駛員嚴聿沛

撰文/科學人
2019/12/23

2019飛航解密 暢遊天際

不一樣的飛行 深入飛測機駕駛員的世界

講者/民航局飛測機駕駛員嚴聿沛

撰文/科學人
2019/12/23


由財團法人中華航空事業發展基金會(簡稱航發會)主辦、《科學人》雜誌協辦的「飛航解密 暢遊天際」2019系列講座於今(2019)年12月完美落幕。講座特別邀請飛航產業的專家及職人,以深入淺出的演講方式,分享從機場、飛機及飛行等航空領域的相關知識,讓民眾更瞭解飛航產業的職人知識與工作經驗,更鼓勵年輕世代投入飛航工作行列!


在許多人心目中,提到飛行員就想到航空公司的機師,然而其實飛行員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嚴聿沛就是最好的例子!她曾經是長榮航空培訓飛行員,之後成為內政部空勤總隊飛行員駕駛救難直升機,還曾經赴美國阿拉斯加學習駕駛水上飛機,更在去年加入民航局,擔任飛航測試機駕駛員,守護機場、飛機與旅客的安全。


嚴聿沛第一次接觸飛行是在北達科他大學 (University of North Dakota,UND),當地的天氣特色就是冬季常有暴風雪,夏天龍捲風,還可能出現冰雹襲擊,初學飛行者可以體驗各式各樣飛行氣候。


「對於一般旅客來說,機場就代表著航廈、空橋與停機坪,但是對於飛行員來說,機場最重要的是起飛、落地所使用的跑道,當要使用的跑道被白雪覆蓋,或是飛行員因為夕陽、下雨、彩虹、雲霧等天氣現象而看不清跑道時,就會增加起飛、落地操作的困難。」


嚮往酷帥直升機 赴美自費學習


自從開始擔任飛行員之後,嚴聿沛一直認為:「直升機很帥,我總有一天一定要飛到直升機!」為了要學習飛行直升機,2014年10月原本在長榮航空駕駛MD-90的她,決定向公司請假赴美自費學習駕駛直升機。


操控直升機的技巧比起其他飛機更為高階,正是源自於不穩定的設計,例如飛機在穩定的狀態下,操縱桿往左邊打再鬆開,飛機會慢慢回復原本穩定平衡狀態,就像是不倒翁一樣;但是直升機是不穩定的設計,如果操縱桿往右邊打再鬆開,就會一直往右邊去並不會回到原本狀態,初學者必須不斷學習維持直升機平衡的方法,大約要經歷12到20小時後,才有可能掌握關鍵技術。


空勤總隊值勤 駕駛救難直升機


嚴聿沛一邊在長榮上班、一邊利用休假學習直升機,前後經過5個月拿到直升機CPL商用飛行執照。2015年10月通過高考三級航空駕駛科,她便離開長榮航空加入空勤總隊,駕駛救難直升機進行各項搜救任務。直升機的特性是操控性佳、機動性強大,能夠垂直上升下降、空中緊急煞車、懸停(Hover)、原地旋轉360度,因此全世界都是使用直升機來執行搜救任務。


於空勤總隊工作期間,嚴聿沛曾駕駛過UH-1H Huey與UH-60M黑鷹等機型,每次訓練或執行任務都必須穿戴飛行服、頭盔、手套、全副救生裝備等,若加上夜視鏡,身著可能要超過10公斤的裝備。 2016年3月嚴聿沛第一次出任務,就是營救於石門墜海的空勤總隊同袍,在風大浪大的海上進行吊掛救援。之後她還陸續救援因溪水暴漲而失蹤的坪林溯溪民眾、飛抵陽明山荷蘭古道搜救。水袋滅火更是她心目中最帥的任務,「直升機駕駛必須先勘查取水地點,取完水後飛往火場撒出一條水線,如此來回建立防火線避免火勢蔓延。」


基於對於不同飛行器的熱情,2017年嚴聿沛再赴美國阿拉斯加,自費學習水上飛機及叢林山區飛行(Bush flying),曾在當地沿著溪流作50呎以下低空飛行、降落在凍結的河床上…等特殊飛行體驗,「在阿拉斯加處處都是天然的落地場,在尋找落地地點時的程序跟直升機是一樣的,透過低空偵查、觀察長寬高條件與地面材質、障礙物、風向等因素決定進場方向;如果想要降落在公路上,必須尋找又長又直的道路,還要觀察車流,確定短時間內前方不會有汽車行經,才能夠降落。」


加入民航局 擔任飛航測試機駕駛員


2018年嚴聿沛加入民航局,擔任飛航測試機駕駛員。民航局只有一架名為「飛測101」的飛測機,負責所有台灣民航機場的燈光、助航台天線…等儀器測試。以燈光為例,機場跑道兩旁設置四顆燈(PAPI),依據架設角度不同顯示紅白色來幫助飛行員判別飛機高低,飛測機的工作則是測試PAPI燈光的可視角度、變色角度,確認燈光指引設置在最精準的3度下滑角。


人類在一百年前發明飛機後,才開始稍稍了解飛行對人類的意義,而飛行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形式、目的。嚴聿沛強調,「飛行不只是飛機的操控而已,未來人類可能發明不同的飛行器,但是飛行的概念、3D空間的感知是不會變的,不論你是飛熱氣球還是竹蜻蜓都是一樣的!操控不同的飛行器就像學十八般武藝只是學不同的招式而已,招式不是重點,你必須要把招式融會貫通後,才能理解其中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