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挑戰卓越系列

「殖民醫學」再榷:本質與定義的思考
日治晚期 臺灣的精神醫學史

撰文/中央研究院企劃製作
2019/11/28

中研院-挑戰卓越系列

「殖民醫學」再榷:本質與定義的思考
日治晚期 臺灣的精神醫學史

撰文/中央研究院企劃製作
2019/11/28

圖/日治時期殖民政府進行許多以臺灣原住民為對象的心理學實驗,除了學術探究,也為達治理目的。圖為1942 年殖民政府官員視察桃園角板山原住民部落。
(影像來源: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


「我們都失去了在內地時所擁有的旺盛靈魂......像被移植的日本杉,正在一點一點地枯萎。無意間,我們都成了南洋呆的犧牲品。」二戰時期日本隨軍記者兼作家林芙美子在著作《浮雲》中如此寫道。她描寫的是當時進駐熱帶地區的日人常會出現種種身心不適狀況,包括疲勞倦怠、精神渙散、反應遲鈍、食慾不振、鬱鬱寡歡等,當時稱這些人罹患了「熱帶神經衰弱」(tropical neurasthenia)。


此一病症與概念起源於19 世紀殖民熱帶地區的西方白人,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巫毓荃發現,「熱帶神經衰弱」這個詞彙也經常出現在臺灣日治時期的醫學文獻中,促使他深入研究。


巫毓荃曾任精神科醫師,深感在精神醫學領域除了專精於生物醫學知識,了解這些知識的歷史和社會文化脈絡也甚為重要,加上對人文科學有著濃厚興趣,於是轉換職涯,走上精神醫學史研究之路。碩士班期間,他以熱帶神經衰弱為開端,投入臺灣日治時期精神醫學史研究,之後於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威爾康基金會醫學史研究中心(Wellcome Trust Centre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取得博士學位,研究領域觸及東亞的醫學史、心理學及心理治療史。


相關研究工作包括中研院「『殖民醫學』再榷:本質與定義的思考」主題計畫中的子計畫〈從殖民到後殖民:一個殖民精神科醫生的精神醫學歷程〉,該主題計畫被選為《2018中央研究院重要研究成果》人文組的「優勢研究領域」;其他著作還有與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特聘教授兼人文與社會科學院院長王文基共同編輯、在2018 年12 月出版的專書《中研院人文講座叢書 精神科學與近代東亞》,當中也收錄了巫毓荃的論文〈消失的憤怒─日治晚期藤澤茽的原住民心理學實驗〉;〈氣候、體質與鄉愁─殖民晚期在臺日人的熱帶神經衰弱〉收錄於由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李尚仁編輯的專書《帝國與現代醫學》。


氣候、體質與鄉愁


在日本帝國往亞洲南進的歷史中,熱帶神經衰弱是極受重視的疾病,此病症的流行甚至危及南進政策的存廢。不僅如此,巫毓荃藉由分析各項試圖解釋熱帶神經衰弱病因的理論,發現這不單純是影響民心士氣的身心疾病,也牽涉殖民地日人的身分認同、殖民地生活的社會心理層面,而日本國內與殖民地兩方學者的爭論,更猶如一場疾病文化戰爭。


在一般日本人民心中,原本嚴謹自律、勤奮認真的大和民族,到了熱帶殖民地卻變得懶散遲鈍、猶如自己輕蔑的南方民族一樣癡呆。在日治時期的臺灣,有學者以臺灣櫻花暗喻這些在臺日人「紅的好像有毒一般,笨拙地開著」。母國內地(指日本國內)的學者和政治人物則以當時由西方殖民國家輸入的氣候決定論、精神疾病素質理論、退化理論等觀點解釋這些病態現象,認為熱帶氣候使人的體質退化,造成民族素質低落。這些說法把殖民地日人形塑成素質不良的日本人,甚或「他者」。


然而1930 和1940 年代,以在臺北帝國大學醫學部(現今臺大醫院)創設精神科的中脩三教授為首,一些在臺日本學者跳脫上述器質性的主流觀點,以心因性解釋這些共同在殖民地奉獻心力的同事或同胞所承受的身心苦痛。他們指責母國內地的學者盲目追隨西方理論,並且認為,神經衰弱症狀是因為在臺日人懷抱強烈的思鄉情緒、擔心遭母國排斥與遺棄、對熱帶環境的恐懼(並非因熱患病),以及竭力完成母國交付任務的使命感和嚴格的自我要求種種敏銳且複雜的思緒,才衍生出的神經質表現。因此有這些表現的在臺日人反而應該被母國理解、同情以及尊敬,並且強調母國應該提供更多資源、改善殖民地環境,減輕在臺日人的辛勞和負擔。


巫毓荃表示,現在已經沒有神經衰弱這種診斷名稱,而就當時描述的症狀來看,類似今日我們說的憂鬱症和焦慮症。這是一種例證,可看出相同病症在不同時代和地域有不同的醫學解釋,甚至受意識型態影響而有不同的政治和社會文化論述。


原住民消失的憤怒


同樣在臺北帝國大學,巫毓荃在史料中看到日治時期的心理學教室(現在心理系的前身)進行很多以原住民為對象的研究,想探討民族心理學或發展心理學的歷程。例如1935 ~ 1938 年,心理學教室成員藤澤茽便設計一連串實驗,想了解高砂族(當時對臺灣原住民的稱呼)「憤怒」情緒的來由,但一直無法獲得預期結果。


當時所謂的民族心理學立基於德國醫師馮德(Wilhelm Maximilian Wundt)的理論,認為原住民或未開化民族具有「孩童似的感情中心」特質,他們的感情強烈豐富、喜怒哀樂形於外,但缺乏理智與意志的制約,以致行動被感情主宰。藤澤茽等人除了想驗證民族心理學理論,同時檢驗殖民者對原住民的普遍印象,尤其在1930 年霧社事件發生後,殖民政府把起義歸因於「番情機制」失控,殖民地的科學家則試圖在實驗情境中再現並剖析原住民的憤怒表現。


研究人員以德國心理學家的「取花實驗」為雛型,把受試者限制在一個範圍內(原住民實驗用的是竹筐),要求他們不跨出範圍拿取目標物品(花);實際上有幾種解法,但研究人員會在解法之外不斷要求受試者努力再想出其他方法,並從旁觀察和詳細記錄受試者反應,以及最終如何因應這些不合理要求。


藤澤茽等人假設,在多重挫折情境下(想不出拿花策略,同時研究人員不帶情感重述拿花指令和評論,例如「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男子漢怎麼拿不到?」),內在心理張力會持續累積、直到超出此人的人格裡原有的抑制能力,最終爆發,研究人員預期看到原住民衝出竹筐、大發雷霆等舉動。藤澤茽花了數年,在多個「番地」進行數百次實驗,儘管不同原住民族有各式反應,諸如魯凱族人積極嘗試各種方式、泰雅族人執著使用相同方法、賽夏族人消極逃避、排灣族人索性不動,其他還有出現與研究人員進行言不及義或不知所云的對話,卻從未發現有任何原住民情緒失控。


巫毓荃指出,這系列實驗一方面反映殖民者對原住民的偏見,另一方面,在實驗過程中,研究人員與受試者的社會關係對實驗結果造成影響。對原住民來說,面對殖民統治者的刺激與試探,民族尊嚴受挫的憤怒雖可能被激起,卻不可能在當下直接顯露,遑論爆發;而殖民心理學家也沒有意會到,殖民統治的不平等權力關係阻絕了憤怒的爆發,被殖民者只能壓抑憤怒或轉移成其他行為表現。


身為醫學史學家……


在回顧日治時期臺灣的精神醫學和心理學研究時,巫毓荃從中看到許多研究動機不單純出自學術探究,而是同時帶有政治性的任務,例如熱帶神經衰弱是帝國南進、擴張版圖時勢必解決的問題,而知曉原住民族的深層心理,才能進一步了解「番情」以達「理番」目的。


深入這段歷史,巫毓荃也發現許多與過往所知所想不同之處,例如原本把中脩三視為臺灣精神醫學的奠基者,之後發現他其實是站在殖民地官僚立場,對相同疾病表現有選擇性解釋(他譴責患有神經衰弱的熱帶殖民地白人嬌生慣養、意志不堅定);而最初對於殖民時期有學者進行原住民的社會心理學實驗,巫毓荃感到很有意思,但發現藤澤茽其實深受西方種族主義的影響,努力想從實驗中看出符合自身偏見的結果,無怪乎一無所獲。


觀察現象、建立假設、爬梳資料(史料)、獲得驗證提出評論(史觀),巫毓荃認為,史學研究的過程與科學研究如出一轍,而若能從中獲得新發現、產生新想法甚或推翻原先論點,更讓他覺得有趣。在醫學史方面,巫毓荃表示,醫學理論的演變與自然環境、地理、文化、政治、社會因素密不可分,醫學概念隨時代背景不同,也不會只有單一且不變的詮釋,「這些醫學理論沒有對錯,但看脈絡,解釋是相對的,而非絕對。」


更進一步來說,關乎內在心靈的精神醫學,在概念、診斷和治療上,無法僅憑藉生物性的器質面向,或只由單一派別和理論架構看心因面向,過於狹隘的論述很容易產生或加深偏見,也可能造成不適當的醫療對策。


巫毓荃未來除了延續日治時期的醫學史研究,也鑽研心理治療史。他發現,心理治療方法從過去大量接受西方的理論概念,例如強調談話、過去記憶、自我中心、心理表徵等,近年逐漸轉為融入東方思維,包括強調心靈體驗,以及運用從療癒經驗獲得幸福感的身心技術,例如正念冥想和瑜珈。他相信,一種心理治療方法的有效性和適用性並非以理論來解釋,而是由更宏觀的社會環境因素和文化信念所支持。正如他在〈近代心理治療史隨想〉一文所寫:「無論在哪一個時期,各種心理治療取向其實都同時並存,甚至主流與非主流的區分也不是那麼絕對。或許每個時代心理治療取向的流行,取決於當代的社會文化背景,但在每一個時代中,心理治療都有複數意義,而反映人類探索自身心靈的多元途徑。」


【研究者簡介】



巫毓荃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威爾康基金會醫學史研究中心博士、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臺灣大學醫學系學士。主要研究興趣是東亞的精神醫學、心理學與心理治療史,目前研究聚焦於20 世紀初日本的心理治療史。


延伸閱讀

●《精神科學與近代東亞》,王文基、巫毓荃編輯,聯經出版社,2018年12月。

●〈消失的憤怒:日治晚期藤澤茽的原住民心理學實驗〉,《新史學》18.2 (2007):103-155。同文刪節版翻譯為英文,發表於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6.2 (2012):199-219。

●〈熱、神經衰弱與在臺日人:日治晚期臺灣的精神醫學論述〉,巫毓荃、鄧惠文著,收錄於《臺灣社會研究季刊》54 (2004):61-104。同文經增補資料修訂後,以〈氣候、體質與鄉愁─殖民晚期在臺日人的熱帶神經衰弱〉為題,收錄於《帝國與現代醫學》,李尚仁編輯,聯經出版社,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