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黑酒成黑金,也是出非洲記

我在圖書館的一角喝了一杯濃濃香醇的咖啡,含在口裡的卻是人類600多年的歷史,好喝!

撰文/曾志朗
-

科學人觀點

黑酒成黑金,也是出非洲記

我在圖書館的一角喝了一杯濃濃香醇的咖啡,含在口裡的卻是人類600多年的歷史,好喝!

撰文/曾志朗
-

我喜歡旅行,喜歡輕裝便服,背起背包,就自由自在搭機飛到我嚮往已久終得一遊的大城小鎮,或踏青望春,或臨湖避暑,或滑雪尋梅,或在秋末入林,讓北國的紅葉隨風輕撫著漸白的頭髮。但無論到哪一國的哪一個城市,我最後總會走進當地的大學校園,去探索那個地區的文化特色,也藉著徜徉在黌舍幽徑之間,去體會那間大學所表現的文明深度。然後,晃著晃著,不由自主的就會走進圖書館,因為那裡才是大學最精華的所在,它的氛圍代表著那個學校的學術層次,也代表那個國家的人民對知識重視的程度!

兩年前的冬天,我到瑞典最古老的烏普沙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並做了一場演講。600多年歷史的校園在大雪紛飛中一片寧靜,古老的紅牆綠瓦鋪蓋上一層層乳白色的新雪,煞是好看。我坐在大學附近的一家咖啡館,啜著香濃的咖啡取暖,順口探問服務人員,大雪封城,我可以到哪裡去走走、看看烏普沙拉的特色?

那位年輕的服務生,手指向窗外不遠處高聳入天的建築,親切的說:「600年前大學裡最早建造的大建築物是教堂,300年前一把火燒毀了大半,市民很快的重建,所有的紋飾圖案都按照原樣,但換上了新技術開發完成的彩繪玻璃。對烏普沙拉的人民而言,那是我們的靈魂所在!」講完,他又指向另一方,告訴我在那一片松林底下藏有一棟平房:「那裡是大學最老的圖書館,你走進大門就會看到館的正中央有一個相當大的玻璃櫃,裡面放的就是鎮館之寶──一本哥白尼的原著《天體運行論》的第一版,代表我們烏普沙拉的智慧!」心靈與智慧從這位服務人員的口中自然流露,當下讓人感受到這個城市的人民對文明的深厚品味!

我看了教堂,也在哥白尼那本古老但保存得很好的原著旁佇立良久,品嚐旅行者最高的樂趣。這個經驗也讓我回想到10幾年前到英國牛津大學訪問時的一段往事,我在那裡講學一個星期,最大的樂趣是去參訪各個學院的圖書館,翻閱各館的特別收藏,有一天走到拉德克利夫(Radcliffe)學院的圖書館裡,坐在一張古老的桌子邊看書,周圍擺了好多個非常古老的大型木製地球儀,有的已有百年歷史,但仍然可以順暢轉動,我抬頭看看四周,就在靠近內門旁、有著彩繪玻璃的窗子底下,也有一座透明的玻璃櫃,我走進一看,裡頭架著一本古騰堡第一版的大型聖經,古黃色的紙上有哥德式的文字,而插圖的顏色五彩繽紛,鮮明的色澤猶如新印,我再仔細觀察,發現原來是繡出來的,而且是用金箔的線條框起來。我那時的感受只有一句話:嘆為觀止!

也許就這樣養成了每到一個城市必定去看大學,而每到一個大學就必須去圖書館的習慣了。有一次,我有機會到美國匹茲堡的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去參加一個會議,那是一所在電腦與資訊科學都排名世界第一的現代大學,但是它的圖書館在人文學科的收藏也是很令人驚喜的。我晃進去的那一天,學生很多,但很安靜,我在特藏館看到了正在展示的一本書,是1685年由杜福爾(Philippe Sylvestre Dufour)所寫的一本有關飲食文化的書,比較了咖啡、茶、巧克力三種飲料引進美國的歷史。

我被其中一張大的插圖所吸引,圖中畫了三個人物,左邊坐著的是一位中東人士,頭上包著回教徒的頭巾,身邊就放了一壺咖啡罐,右手捧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中間坐著一位清朝文官打扮的人士,在面前的小圓桌上,擺了一個紹興茶壺,右手舉杯,正氣定神閒的飲茶;最右邊站著一個美洲印第安酋長,頭戴著羽毛做的帽子,光著上身,打著赤腳,只穿著一件羽毛編成的短褲,他端起一大杯的滾燙巧克力,愉快的聞著它的香味。我覺得這張畫很有意思,它告訴我在1685年之前三種味道各有特色的飲料,已成為美國達官貴人休閒的重要享受了。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80期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