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左晃右搖,舞動生命的規律

科學問題若想得到解決,跨領域、跨校、跨區的研究合作,是趨勢, 也是一種必然!

撰文/曾志朗
-

科學人觀點

左晃右搖,舞動生命的規律

科學問題若想得到解決,跨領域、跨校、跨區的研究合作,是趨勢, 也是一種必然!

撰文/曾志朗
-

我是很忠實的雲門迷,只要有演出,我一定排除萬難,想辦法去觀賞。有時候會看得很累,因為樂聲舞姿總會激起我太多的認知反應,移動的畫面轉成五光十色,呼喚著我大腦裡的鏡像神經元,產生與之共舞的渴望。最讓我感動的是一幕幕的表演都是文化的暗示,即使台上空無一物,樂聲忽現,舞者靜靜凝視,我的想像卻都是歷史的回憶,水月,竹夢,行草,九歌,薪傳渡海先民的前仆後繼,還有輓歌的孤影動人心魄。那沉默無聲的肢體,實則喋喋述說一則則豐富的生命意涵。

我為什麼會有這麼「超乎熱情」的反應?不外乎是我太以懷民、曼菲和這群舞者為傲,以他們所創造的作品為榮,但最主要的是我自己喜歡動,喜歡在美好的音樂中左搖右晃,自得其樂,也很喜歡看別人的「動」,尤其那些漂亮優雅、乾淨俐落的動作,總讓我激賞不已!短跑健將衝刺的勁道和雙腿的協調,跳高選手過竿挺背收腰的弧度,體操選手的彈跳及挑戰體能的空中翻轉;足球「高」腳盤球過人,翻身射門,頂球入網;籃球高手飛身灌籃,百步穿楊投籃…等等都讓人賞心悅目。所以奧運的時候,很多人直把眼睛貼在網路轉播的電腦螢幕上:對美不勝收的肢體動作,怎能拒絕?!問題是什麼才叫「美」的肢體動作?它為什麼這麼容易引發觀者的讚嘆並投射成為一種著迷?

從演化理論的觀點,舞蹈的美姿和性(配偶)的選擇(sexual selection)是息息相關的。達爾文是第一個提出這個想法的人,他當然也從動物行為的觀察上,提出相當多間接的證據來支持他的看法。譬如說,雄性動物的美豔展示以及牠們走路、跑步、跳躍的剽悍威姿,確實是求偶的有利條件;然而,要如何才能客觀的去界定「雄偉」的肢體動作,達到量化的目的,其實是相當困難的。

身體的高大和重量,都可目測得之。物理上的量化指標,除了身高體重之外,體型比例也很容易量出來。但動作協調的品質,和「跳得好不好,舞得妙不妙」的判定,就不太可能在動物的研究中得到答案了。無法做出令人滿意的「美姿」指標,就不能奢談它和性選擇之間的確切關聯。那達爾文的看法再好,就是符合所有人表面的印象,也不過是個有趣的看法而已!

還好,科學家對這樣有意義但又有困境的問題是不會放棄的。為了突破「舞蹈動作品質難測」的瓶頸,在美國東部紐澤西羅格斯州立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一群人類學者就結合了在西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一群做電腦動畫的研究者,做了一個非常精采的跨領域研究,用實證的數據,經過了嚴格的統計檢驗,提出相當令人信服的證據,支持了達爾文的看法。他們的研究顯示,人類舞姿的優異品質,確實會引發異性的愛慕!

首先,也是最關鍵的就是要找到一個很清楚的指標,用來做為量化身體動作協調品質的基礎,所以研究電腦動畫的專家就扮演了很吃重的角色。他們要設計出可靠的軟體程式,可以準確擷取舞者的動作(motion capture),而不受到舞者本身因素(如髮型、臉形、性別、服裝等)的影響。研究者先讓牙買加(那裡的居民幾乎是生活在音樂和舞蹈中,可以說個個是天生的舞者!)183位舞者,每一位都在相同的音樂、相同的攝影隊前跳一分鐘的舞,然後動畫專家以他們設計的程式去擷取每一位舞者的動作基型,然後去計算每一位舞者的手肘、手腕、膝蓋、腳踝、腳、手的中指、小指、無名指及耳朵的相對位置。…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79期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