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機場安檢可防止恐怖攻擊?

良好的安全措施比高科技更加有效

撰文/比艾羅(David Biello)
翻譯/宋宜真
-

其他

機場安檢可防止恐怖攻擊?

良好的安全措施比高科技更加有效

撰文/比艾羅(David Biello)
翻譯/宋宜真
-

拜訪美國白宮,就像準備登機一樣:背包得通過X光機檢查,訪客要經過金屬探測器的偵測。不過,白宮新增了一些設備,明確來說,就是所謂的「背向散射」X光技術,這種儀器能捕捉物體所反射回來的輻射,而產生比一般X光機器還要細緻的影像,甚至揪出像是液態爆炸物的有機物質。


近來由於恐部份子的活動頻繁,這種科技定位方式開始迅速嶄露頭角。事實上,早在1980年代,背向散射便廣泛應用在對付勒索和其他空中運輸事件。其他應用高科技的解決辦法,例如檢查旅客的毫米波偵測器、以四極矩共振來偵測藏匿在鞋子裡的炸彈、運用中子撞擊儀器來建構物體的化學成份,以及其他許多儀器,都可以偵測出威脅安全的物品,不過這些設備價值不斐。美國運輸安全局(TSA)已經在全美的主要機場中,建置了至少100件偵測微量物品的偵測器,以找出在衣服、行李或人體中各種微量的可疑物質。不過,到頭來,科技仍舊無法為安全提供最完美的解決辦法。


TSA科技主任紐爾(Randy Null)解釋:「過去以及未來所建置的任何裝置,沒有一樣是保證完全有效的。」美國南加州大學「恐怖事件的風險和經濟分析中心」主任范溫特菲爾特(Detlof von Winterfeldt)說:「機場裡的金屬探測門就是好東西嗎?成本效益分析認為是的。地對空飛彈干擾器呢?這就難說了。」


尤其是,如果要在半空中組裝炸彈,那得要超高水準的技術和知識。以過去犯罪集團製造的三過氧化三丙酮(TATP)這種化學物質為例,他們必須將濃縮的過氧化氫、硫酸和丙酮這三種物質保持在低溫狀態,否則當這些液體混合,便會產生微爆,而這種爆炸這足以讓攜帶它的恐部份子身亡,卻不至對整架飛機造成威脅。此外,它也可能會在非預期的情況下爆炸。1988年,阿羅哈航空243班機便在7300公尺的高空中因為炸彈爆炸而減壓,當時機身的上半部都掀掉了,但大部份的機組人員和乘客卻都活了下來。


由於資金有限,因此較好的方式,則是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可能成為恐部份子的人身上。過去曾任白宮飛行安全暨保安委員、目前為蘭德公司資深顧問的簡金斯(Brian Michael Jenkins)表示:「我們尚未找出對付這個恐部循環前端的策略:試圖攔截訊息或是杜絕恐怖份子的生成。除非我們可以從其他角度來解決這個衝突,否則我們也只能見一個殺一個,永遠沒完沒了。」


針對這個恐怖循環的前端,已經有個有效的辦法,就是監視和滲透,像是前陣子在英國倫敦所阻絕的恐怖攻擊(雖然有些專家仍對逮捕的時機表示質疑,若是多等一下,或許可以揪出其他的嫌疑犯,甚至恐怖份子的網絡)。監視網站以及資料開採也至關重要。隸屬美國國防安全署的「我思」分析軟體開發公司的副總裁唐納荷(William Donahoo)說,一旦情報人員蒐集到一些有趣的資料,「他們就得將這些點連結起來。」我思軟體的工作,就是透過重重的關係,將所謂的節點(人、地、物)連結起來,再從這些節點所連結出的關係,得出一些假設。當然了,資料蒐集則和資料本身一樣重要。唐納荷補充道:「這並不是說壞人就會這樣被指認出來,接著就逮捕他們。我們只是試圖去幫助分析師把工作做得更好。」


所有的科技再好,其重要性也比不過使用它們的人:分析師、監視者、警察。TSA則致力於進行更好的訓練。紐爾說:「過去幾年來,我們的確提供了一些臨時爆炸裝置的訓練。我們將組合式炸彈套件挪移至現場,這樣這些人員便可以就地熟悉製造炸彈的裝置與材料。」根據美國政府責任署(GAO)的報告,TSA還加快對其員工的測試,並實施了一些已在其他國家證實為有效的新計畫,像是以監視科技來查詢旅客(SPOT):只要是顯露出極度恐懼或有欺騙行為的旅客,便加以監控和會談。


根據GAO國土安全與正義部門主任柏瑞克(Cathleen Berrick)的觀察,機場最佳的防禦方式,並不是以昂貴的代價,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種破壞手法,像是將液態炸彈帶上飛機或是鞋子炸彈,因為這些手法很容易就用其他方法代替。她說:「在安檢的過程中,加入一些不可預期的檢查方式,這樣恐怖份子便無從預防起。沒有任何一道關卡是安全無虞的。」以各種科技隨機監控,一定能比所有機場都使用相同的安檢儀器來得有效。蘭德公司的簡金斯指出:「我們目前提出的檢測方式,現在納入了永久藍圖的一部份。我們就是沒有辦法滴水不漏,這場戰爭我們是註定會輸的。」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57期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