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向原住民學土地管理

原住民管理的土地生物多樣性高於保護區。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姚若潔
2020-03

其他

向原住民學土地管理

原住民管理的土地生物多樣性高於保護區。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姚若潔
2020-03


科學家、保育團體和政府試圖減緩生物滅絕速度時,常把精力投注於保護區,例如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保護區。但目前有上百萬個物種同時面臨滅絕風險,現行策略可能不足以有效保護這些野生動植物,特別是世界各地環境正深受氣候變遷影響。


要減緩這場大滅絕,人類需使用嶄新方式與野生動植物共存。一項新研究顯示,原住民管理的土地是絕佳範例。


加拿大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的生物學家舒斯特(Richard Schuster)說:「以物種豐富度所呈現的生物多樣性來看,研究結果清楚顯示,原住民管理土地的狀況可說是與保護區不相上下。」而且在某些地方,生物多樣性甚至高於國家公園和保護區──即使原住民可能透過狩獵和採集來利用自然資源。


舒斯特團隊分析了澳洲、巴西和加拿大超過1萬5000個地區,發現在原住民獨自或共同管理的土地上,鳥類、哺乳類、兩生類和爬行類的生物多樣性最高;相對來說,生物多樣性最低的則是缺乏正式保護機制的隨機地點。在巴西和加拿大,原住民管理的土地上受威脅物種的豐富度比保護區略勝一籌;而澳洲的兩生類和爬行類、巴西的哺乳類,以及加拿大的鳥類和爬行類等受威脅物種,在原住民管理的土地上物種豐富度也較高。這份結果發表於去年11月的《環境科學與政策》(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icy)。


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地理、氣候與殖民史,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生物多樣性的最佳指標是一個地區是否由原住民來管理。舒斯特指出,這些地區有更多的永續狩獵、漁撈、採集以及計畫性焚燒等活動。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的生態學家漢金斯(Don Hankins)也同意這個看法。漢金斯是美國平原米沃克(Plains Miwok)原住民,並未參與這項研究。漢金斯評論:「原住民可能和土地有更緊密的連結,相對於國家公園,原住民更會利用自然資源。」


舒斯特說:「傾聽原住民的聲音真的很重要,應該借重他們成為土地管理上的驅動力。」和原住民社群合作,或許能讓世界各地的國家達成更多保育目標,「我們真的需要以全球社群的精神,盡可能取得一切助力,來扭轉我們現正面臨的滅絕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