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新聞

廢棄建築孳生大蚊子

2020-02-01 穆易爾(Melinda Wenner Moyer)
大蚊子活得較久,更有機會叮咬人,因而提高疾病傳播的風險。


過去50年來,蚊子的數量在美國部份地區暴增10倍,這有可能加快西尼羅熱、登革熱、屈公症等疾病傳播,情況令人擔憂。尤有甚者,某些地區所受的影響可能比其他地區更劇烈。2019年10月發表在《醫學昆蟲學期刊》的研究發現,巴爾的摩低收入住宅區不僅蚊子數量較多,體型也較大,通常存活更久。問題根源是巴爾的摩有將近1萬7000棟的廢棄建築,這些建築是蚊子繁衍的溫床,通常集中在經濟弱勢族群的居住地區。研究指出,若要有效控制蚊子數量及其傳播的疾病,都市更新政策需把這些社區的廢棄建築納入考量。


紐約州密爾布魯克凱利生態系統研究院及馬里蘭大學的研究人員花了三年,在巴爾的摩五個住宅區捕捉白線斑蚊(Aedes albopictus,又稱亞洲虎蚊)。白線斑蚊於1987年進入美國,現常見於美國許多城市。研究人員測量巴爾的摩住宅區白線斑蚊的翅膀長度來推估蚊子的體型大小,發現低收入住宅區的蚊子通常體型較大。大蚊子不僅更擾人,還活得更久,有更多機會叮咬人。大蚊子叮咬人的次數較多,可能提高疾病傳播風險,因為蚊子得先叮咬人一次來感染病原體,下次叮咬人時才會把病原體傳給他人。另外,大蚊子產卵數也較多,會提高蚊子族群數量。此論文的資深作者、凱利生態系統研究院的疾病生態學家拉朵兒(Shannon LaDeau)和同事發現2013年的一項研究曾指出,巴爾的摩低收入區跟高收入區比起來,白線斑蚊出沒的機會高出了72%,而這些社區的蚊子密度也較高。


研究人員表示,低收入區之所以有更多大蚊子,是因為這些地方跟高收入區比起來,有較多廢棄建築,還有許多棄置的積水容器。而廢棄建築內的積水因為處於陰暗中,有助於蚊子長成較大的體型。一些城市在低收入區植樹的美意可能使情況更糟:樹和灌木不僅為室外蚊子繁衍的積水遮蔭,其落葉掉入水中後又成為孑孓的食物,幫助蚊子長得更大。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的整合生物學家艾倫(Brian Allan)並未參與這項研究,他評論:「關於低收入住宅區、社區裡容易孳生孑孓的地方,以及之後能傳染疾病的成蟲體型等環節之間,似乎有很複雜的動態關係。」


令人慶幸的是,目前病媒蚊疾病在美國還不算嚴重。根據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的記錄,2019年1~10月美國總共有777起西尼羅熱感染病例,以及614起登革熱病例(後者大多在美國境外感染)。不過氣候變遷可能會擴大蚊子的棲地,延長夏季蚊子生長繁殖的時間,讓情況變得嚴重,進而改變美國疾病的分佈情況。


拉朵兒表示:「疾病傳播的季節越長,越有可能導致疫情大爆發。」這項新研究指出如果病媒蚊疾病開始在美國各大城市擴散,低收入區可能首當其衝。


研究結果可能適用於全美各地。麻州的非營利組織林肯土地政策研究院2018年發佈的報告指出,美國在2005~2010年間空屋數量從950萬上升到1200萬,很可能是2008年次級房貸危機留下的後果。這個數字在2010年之後稍降,但仍比2005年高上許多。空地是另一問題:單是費城的貧困社區就有約四萬塊這類土地。低收入區受颶風等天災影響後也容易成為蚊子孳生之處。已有研究指出,低收入戶受天災影響較重,復原得較為緩慢(如果能復原的話)。


美國各地的市政府可能也需要加強管制這些區域的病媒蚊。都市中的衛生部門通常會呼籲屋主清除寵物碗、垃圾桶以及回收桶等戶外容器的積水,但是沒有人負責清除廢棄建築內部或周圍的積水容器,而市政當局大多也不願意扛起責任。美國羅格斯大學的分子生態學家馮賽卡(Dina Fonseca)未參與這項研究,她評論:「對大多數的市政當局來說,這是一項棘手的工作,因為要進入私有住宅並打掃乾淨,花費甚鉅。」不過,如果這些廢棄建築不只是普通蚊蟲而是病媒蚊的滋生地,就可能需要修改現有政策。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