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太空

太空考古

軌道殘骸記錄了人類在宇宙開疆闢土的歷史。

撰文/畢林茲(Lee Billings)
翻譯/宋宜真

天文太空

太空考古

軌道殘骸記錄了人類在宇宙開疆闢土的歷史。

撰文/畢林茲(Lee Billings)
翻譯/宋宜真


「考古學」一詞通常讓人聯想到遠古文明崩落的廢墟,而不是閃閃發亮的火箭或高科技太空船。但是60多年來的太空任務在地球軌道和整個太陽系到處留下無數的人造物,為現代人和未來世代創造可供探索的歷史遺跡。


澳洲阿得雷德的弗林德斯大學研究員高曼(Alice Gorman)是率先研究太空時代的幾位「太空考古學家」(space archaeologist)之一,也是新書《太空垃圾博士與宇宙:考古學與未來》(Dr Space Junk vs the Universe: Archaeology and the Future)的作者。


Scientific American請高曼談談軌道殘骸的文化意義,以及如何保存太空船做為全人類的遺產。以下是節錄的訪談內容。


什麼是「太空考古學」?


太空考古學從太空探索相關的物質材料和場所,來了解人類行為。這就涵蓋了地球上的基礎設施、地球軌道上的物體,甚至其他天體上的地點。


阿波羅太空船登月點就是很好的例子。在我看來,那是考古遺跡,而且能夠形塑相關的「太空遺跡」概念。這個概念可以為過去、現在或未來的世代賦予某些文物和遺跡不同的意義,包括歷史、美學、社會、精神和科學。我的大部份工作就是蒐集資訊,以協助做出這些判斷。


你有時被稱為「太空垃圾博士」,但我覺得你其實並不喜歡這頭銜。


我強烈認同這個角色,是「太空垃圾」一詞有問題。從考古學的角度來看,垃圾可能非常有價值。當我們把軌道殘骸稱為「太空垃圾」,其實就拒斥了它們現在或將來可能具有某些正面特色的想法。某些太空垃圾仍然可以運作,例如有些衛星保有燃料,而且還能傳輸資料。


它們之所以稱之為垃圾,在於目前無人使用。但這些東西並非得要蒐集或傳輸資料才是有用,太空文物主要的功用是在社會方面,而非科學上,例如馬斯克(Elon Musk)的行星際紅色特斯拉跑車,或是太空中現存最古老的衛星先驅者一號(Vanguard 1)。這些物體最主要的價值在於,形塑人們對於太空的概念,並且維持人類與太空的關聯。


你在書中提到,當軌道殘骸與運行中的衛星或太空船沒有碰撞風險時,應讓軌道殘骸留在原處。但是先驅者一號這樣的物體何不放進博物館呢?


我不認為把先驅者一號或其他高等級的文物放進博物館是保存價值的最佳策略。文物放置地點也是構成意義的重要一環。先驅者一號的意義有部份取決於它是軌道上最古老的人造物。回到地球之後,它就不再是軌道上最古老的,這個地位會由其他人造物取代。而且就科學意義而言,我們把它留在原處越久,就越顯珍貴,因為它成為一種資源,說明物體長期暴露在太空環境下所受的影響。


我們已經可以從遠處進行研究,通過反射率來測量先驅者一號昔日光滑的表面,經過長時間之後將變得多麼粗糙。另外,如果把先驅者一號放入博物館,大多數人永遠看不到,只有當地人或遊客才能看到。但留在原處,任何人都可以尋找到它在天空中的身影。


是否有值得特別保護的太空文物或遺跡?


我非常憂慮月球上的遺跡,尤其是阿波羅太空船登陸點。每個人似乎都在談論重返月球,而且要造訪或接近這些地方。如果我們沒有充份保護這些地點,一些莽撞的人可能會把探測車送到阿波羅11號的登陸點,然後直接駛過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和奧德林(Edwin“Buzz”Aldrin)的腳印。


就算他們隔著一段距離去拍攝,仍會攪動大量月球塵埃,對於未來探勘這些地點非常有害。在地球上,考古原則是避免不必要的破壞,留待將來的研究人員用更好、更先進的技術來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