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全球三角洲淹沒危機

新估計的海拔高度顯示,各地的三角洲可能在數十年內接連消失。

撰文/施密特(Charles Schmidt)
翻譯/宋宜真
2019-12

環境與生態

全球三角洲淹沒危機

新估計的海拔高度顯示,各地的三角洲可能在數十年內接連消失。

撰文/施密特(Charles Schmidt)
翻譯/宋宜真
2019-12


50年內,越南有1200萬人可能會因海平面上升,被迫遷離湄公河三角洲。荷蘭烏特列茲大學的地理學家明德胡德(Philip Minderhoud)等人分析了多年來其他科學家無法取得的地形測量資料,得出這個結論。這項發表於今年8月《自然.通訊》的全新分析結果指出,湄公河的海拔高度平均只有0.8公尺,比起平常採用的估計值低了將近2公尺。


根據越南當地所做的測量,生活在低窪地區的人口數,比原本估計的多上一倍。這些地區在全球暖化時將逐漸淹沒,其中有些地方可能在短短數十年內就沒入海中。


要知道多數開發中國家的海拔高度,國際研究人員只能藉由可免費取得的全球衛星資料,因為有些國家缺乏地面測量記錄,而且某些政府嚴密保護資料。眾所周知,衛星對低窪地區測得的海拔高度可能不太可靠。美國杜蘭大學的地質學家托克維斯特(Torbjorn E. Tornqvist)說,這不僅關乎湄公河三角洲,也關乎數千萬居住在其他大三角洲的民眾(例如流經孟加拉和印度的恆河,以及緬甸境內的伊洛瓦底江)。他說:「我希望這些發現能使人們注意到,三角洲所面臨的問題可能遠比我們正在處理的資料集更加可怕。」


與臨海的岩岸地區有所不同,三角洲由柔軟的河流沉積物所構成,已堆積數千年,很容易在遭受擠壓時下陷。當上游水壩阻絕河流中新的沉積物、當人們抽取地下天然氣或地下水而掏空地層時,都會加劇三角洲下陷;城市基礎建設也阻絕了水滲入地下,無法重新補充含水層。上述所有因素共同造成湄公河的某些地區每年下陷將近五公分,下陷速度在全球位居前列。越南胡志明市國家大學的水文地質學家阮鴻均(Nguyen Hong Quan,音譯)表示,整個三角洲越來越常泛濫成災。


國際間估計的三角洲海拔高度,是根據美國奮進號太空梭在2000年2月收集的地形資料。美國國防部是這項「太空梭雷達地形測繪任務」全球調查的贊助者,該計畫的資料現已開放取用。估計三角洲的海拔高度時也使用其他從太空測得的資料,但通常容易有垂直誤差,而且誤差範圍可達10公尺以上。托克維斯特說:「如果要建立喜馬拉雅山的模型,那效果還不錯。但是對低窪的三角洲而言,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世界銀行等組織在制定決策(包括在何處配置防洪資源)時都依賴這些估計資料。


用於測量三角洲海拔高度的標準方法是使用遙測系統「雷射雷達」,通常安裝在飛機上,精確度可達數公分。不過這種雷達很昂貴,開發中國家一般負擔不起。


太空梭測得的資料顯示,湄公河的平均海拔高度為2.6公尺。但是與荷蘭研究團隊共同研究三角洲的明德胡德對此數值感到懷疑,他發現以這些測量值建立的海拔高度模式相當怪異,並不符合當地的地形狀況。明德胡德說,他的越南同事知道他們的政府一直在收集地形測量資料,甚至還有雷射雷達的測量資料。但是明德胡德表示,尚未有越南學者在國際期刊上發表這些資料。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海岸工程師尼柯爾斯(Robert Nicholls)說,考量國家安全,不公開地形測量結果的政府所在多有,由於這些資料可用於戰略軍事行動,因此「不屬於公共領域」。他指出,政府可能只是不想引起當地居民的騷動。


為了獲得越南的資料,明德胡德首先必須與政府機構建立信任並確立合作機會。他說:「我想盡辦法,讓我的研究能夠幫助政府達成目標,關鍵是要能相互合作。」這段時間,他在整個三角洲測量了將近兩萬個地點的海拔高度。


明德胡德的小組還執行了區域估計時經常遭忽略的關鍵步驟:研究人員在越南紅島鎮上,把當地基準設為海拔0公尺來校正數據。這是必要之舉,因為洋流等力量會導致海水沿著當地海岸線「蓄積」,造成某些地區的海平面增高。一般較典型的方法是,設定全球基準為海拔0公尺,而這可能無法如實反映當地的海平面高度。結合海平面上升和地層下陷的平均速率,明德胡德估計,湄公河三角洲在57年內,海平面的平均上升高度將達0.8公尺。


其他的大三角洲可能也會面臨類似命運。印尼萬隆理工學院的研究員安德列斯(Heri Andreas)說,沿海城市雅加達住著1000萬人,是地球上淹沒最快的城市之一,這座城市已經用雷射雷達建立了大片模型。科學家估計,到了2050年,雅加達北部地區幾乎將全面淹沒,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已宣佈在婆羅洲島建造新首都的計畫。安德列斯說:「但是印尼還有許多城市也在下陷,而且大多數都沒有精確的海拔模型。」


儘管當地測得的海拔高度讓外界專家惴惴不安,但阮鴻均依舊認為,越南的科學家對此並不會感到驚訝。他還說,越南政府正在開發一種他聲稱是新型且更精確的海拔地圖。至於搬遷行動,他表示並不知道有任何相關計畫。阮鴻均說:「他們面臨的挑戰在於,能否說服人們相信這種預測很可靠,並促使他們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