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蠍毒神藥

蠍毒的某些成份可能做為新抗生素。

撰文/克勞威爾(Rachel Crowell)
翻譯/林慧珍

生命科學

蠍毒神藥

蠍毒的某些成份可能做為新抗生素。

撰文/克勞威爾(Rachel Crowell)
翻譯/林慧珍


人們多半不覺得蠍子對人類有貢獻,但研究人員在這種蛛形綱動物的毒液中分離出兩種新的化合物,可望用於治療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以及抗藥性結核病。


此研究成果發表於今年6月的《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主要作者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化學家札瑞(Richard Zare)表示,蠍子毒液非常昂貴──採集一毫升要花1萬300美元;他估計,從一隻蠍子身上「榨出」的毒液,最多只有數千分之一毫升,且一隻蠍子需要休息兩星期以上才能再次產出毒液。但是,蠍毒仍然是值得研究的物質,其中某些成份具有神奇的藥性,且能在實驗室中以較低成本製造。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研究人員收集了墨西哥東部一種雙棘蠍Diplocentrus melici的毒液,這種蠍子毒液不曾被研究過。他們分離了毒液的成份,並以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以及結核分支桿菌進行測試。其中有兩種成份(一種剛好是紅色、另一種則是藍色)能夠殺死金黃色葡萄球菌以及結核分支桿菌,顯示它們具有做為抗生素的潛力。


研究人員把少量分離出的化合物樣本送往史丹佛大學的札瑞團隊,以確認該物質的組成及分子結構。然後,該團隊以化學方式合成這些化合物,並送到墨西哥市的薩爾瓦多祖比倫國家醫學暨營養研究所。該研究所的病理學家以感染結核病的小鼠及感染金黃色葡萄球菌的人體組織樣本,來測試這些合成物質,結果證明紅色化合物較能有效殺死金黃色葡萄球菌,藍色化合物則對結核分支桿菌(包括抗藥性菌株)效果更好,且不會損傷實驗小鼠的肺臟。


美國貝勒醫學院的分子生理學家兼生物物理學家比頓(Christine Beeton)專攻毒液治療用途的研究,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她評論這項研究似乎潛力無限,但是她也提醒,未來仍然需要以更大型的動物來測試這些化合物,若想合成出滿足人體測試所需的劑量,也很有挑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