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大象腳印青蛙家

獸足創造出小動物世界的生物多樣性。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鄭方逸

環境與生態

大象腳印青蛙家

獸足創造出小動物世界的生物多樣性。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鄭方逸


爬行動物學家普拉特(Steven Platt)2016年於緬甸進行旱季考察,他在季節性淹水的奈亞茵濕地上行走時,看到了奇怪的現象:飛盤大小的水窪裡滿是成團的青蛙卵,以及不停游動的蝌蚪。


這些水窪是大象留下的腳印。普拉特是國際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的一員,他意識到土地乾燥時,這些水窪可能是青蛙後代生存的一線希望。普拉特說:「這讓我開始猜想這些足跡,就算只是小小的水窪,對於此處的所有小生物可能都非常重要。」


大象常被喻為生態界的工程師。牠們會推倒樹木、踐踏灌木、折斷樹枝和散播種子,增加生物多樣性,也幫助維護莽原與森林。


許多研究人員都把注意力放在這些大規模的影響,但普拉特發現大象其他重要的事蹟可能就發生在牠們的腳掌下。2017年他回到緬甸時,在同樣地點發現了這些足跡,而蝌蚪和青蛙卵出現了。普拉特和共同作者在今年5月的《哺乳類》中指出,這些足跡就像一連串適合青蛙體型的浴缸,成為小小的繁殖熱點,在乾季則充當較大濕地之間的連結。


普拉特說,這種動物的小世界也許十分常見,但幾乎「沒有人會留心觀察」。2017年發表於《非洲生態學期刊》的一篇論文,可能是唯一研究大象腳印水窪中的生物多樣性,其成果也支持普拉特的推測:該論文作者在烏干達找到的大象腳印以及人造水窪中,發現了數十種無脊椎動物和蝌蚪。


肯亞非營利組織「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s)的「大象危機基金會」(Elephant Crisis Fund)主持人索列斯(Chris Thouless)沒有參與緬甸的研究,他評論道,這項發現「完美呈現自然世界的互連性,連結了土地上最大和最小的生物。」在他們工作的地區,棲地消失和獵殺問題都威脅著大象的生存,然而科學家尚不清楚,倘若大象從土地上消失,青蛙數量是否驟降,或許「會發展出新的生態關係,重新創造生態系中喪失的部份複雜性。」


普拉特猜測,至少有些複雜性是無法取代的。他說:「隨著大象的消失,也許很多我們至今仍未知的關係也會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