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快閃族與熱門飲料

沒有心理準備的體驗,感覺可能更強烈。

撰文/高德曼 ( Michel Goldman )
翻譯/林雅玲
2011-12

其他

快閃族與熱門飲料

沒有心理準備的體驗,感覺可能更強烈。

撰文/高德曼 ( Michel Goldman )
翻譯/林雅玲
2011-12


在一個平常的下午,丹麥哥本哈根中央車站大廳有個人架起鼓,一位大提琴手和帶著長笛的女士也陸續加入,演奏一段似乎很熟悉的旋律,接著開始有單簧管、低音管和其他樂器加入演奏。路人拿出手機記錄影像,幾分鐘後,一個完整的交響樂團就在車站中央集結起來,人們突然發現這不是一般的街頭表演,而是哥本哈根愛樂管弦樂團!演奏的是拉威爾的「波列露」。這種快閃演奏和在音樂廳聆聽交響樂的感受完全不同,也許是因為處於不熟悉的環境。


同樣的不預期經驗也許能解釋熱門飲料Four Loko的奇特影響力。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三名學生在2005年創造的Four Loko,是水果口味且含咖啡因的酒精飲料。不過在造成許多住院案例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2010年公告,在酒精飲料中加入咖啡因是違法的,迫使Four Loko的製造商讓步,更改配方。 添加咖啡因的酒精飲料顯然有危險,但是咖啡因是罪魁禍首嗎?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心理學家席格爾(Shepard Siegel)最近在《生理學展望》發表論文,反駁這個觀點。


首先,咖啡因看來不會影響身體吸收酒精的方式,而且我們早就知道在不同情況下服用某些藥物(包括酒精),可能引起更強的效果。1976年,席格爾在《科學》的一篇文章中稱呼這個現象為「特定情境的耐受性」。從服藥的房間到香味因子,都是可能影響個體對藥物耐受性的環境變因。我們可以應用巴夫洛夫的古典制約理論來說明:常常應酬喝酒的人在還沒喝酒之前,面對社交場合時,身體就有預備反應。席格爾認為,人們喝了Four Loko後特別容易醉,是因為它實際上喝起來根本不像酒,因此毫無心理準備。


如果席格爾是對的,目前Four Loko製造商即便不使用咖啡因,可能一樣會有麻煩。他們宣稱新飲料「每四個月會有不同的口味」,這還是無法解決問題。一旦人們適應某種口味的酒精飲料,當換成下一種味道,原來的酒精耐受性就消失了。無論是否有意如此,Four Loko引起的酒醉效應其實是因為失去「特定情境的耐受性」。比起早上喝一杯咖啡的習慣,這和哥本哈根愛樂管弦樂團的快閃更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