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教育

男生能做的事

2012/02/01 貝格里(Sharon Begley)
在數學的性別落差上,生物學可能只扮演了一個小角色。

美國哈佛大學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2005年提出,男性與女性之間的先天差異或許能解釋為何在頂尖的科學與工程職位上缺乏女性(包括後來辭職的),當時他提出的假設是男性有較大的變異性。這個說法認為,女性的數學能力平均而言與男性一樣,但男性之間的數學能力則存在較大的先天差異。換言之,在數學方面表現不理想的男性比例也比較高,同樣的,也有較高比例的男性在數學方面的表現比女性傑出,這是因為男性腦部發展方式中的某種特殊性。


這個說法解釋了為何男孩在數學競爭中佔優勢,以及為何在頂尖學府的數學系所裡的男性人數遠比女性多。從此,科學家便開始探討變異性假說,但這個理論並未獲得充份的證實與支持。


目前最具規模的一項研究,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白水分校的數學教授肯恩(Jonathan Kane)與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腫瘤學教授梅茲(Janet Mertz),他們分析52個國家的數學表現資料,包括國際數學奧林匹亞大賽等菁英賽的分數。特別的是,他們也大略檢視了變異性,亦即數學分數分散的情形。他們發現了兩個模式,發表在2011年1月的《美國數學學會會訊》。第一個模式指出,在某些國家,男性與女性基本上擁有相同的變異性。第二個模式則顯示,男性間的變異性對照女性間的變異性的比例,不同的國家有很大的差異。這些比例的範圍為0.91~1.52(當比例等於1時,表示兩性間的變異性相同;大於1時,則表示男性分數的分散度大於女性)。


在某些國家,男性的變異性大於女性,但在其他國家則小於女性,而且兩者的分散範圍廣泛。「這個發現顯示這不可能是與生俱來的生理差異。除非你想說在不同國家,人類的基因也有所不同。」梅茲認為:「男性與女性在數學表現上出現的差異,絕大部份必定反映出社會與文化的因素。」


是什麼因素呢?其中一個線索來自以下的發現:一個廣泛用來測量一個國家的性別平等的方式,亦即所謂的全球性別落差指數(Global Gender Gap Index),這個指數與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國際數學競賽中得分為前5%的男女比例有正相關。在某些國家如捷克共和國,男孩與女孩的數學成績分佈情形幾乎一模一樣。另一個顯示在數學表現上出現的性別差異並非與生俱來的線索,則來自逐漸縮小的性別落差。在美國,1970年代在學術評量測驗(SAT)的數學得分高於700的男女生比例為13:1,但在1990年代則下滑為3:1。


美國康乃爾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塞西(Stephen Ceci)在辯論數學職業中性別差異的來源時,稱這個新的分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論證」。但他補充說,這些發現並不表示生物學與此毫無關聯。例如,飲食對人類的身高有所影響,並不表示「先天一點也不重要」。現在,男性之間存在較大變異性這個假說並未獲得證實,表示先天並不像科學家曾經認為的那麼重要。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2年第120期2月號】

 


# 關鍵字:教育科學人新聞數學性別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