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史上規模最大的心理學實驗

2020-09-01 丹維斯(Lydia Denworth)
前所未有的疫病大流行肆虐至今,不僅侵害人們身體更侵蝕心靈,我們有什麼方法度過這次全球困境?

重點提要

  1. 有研究顯示,大約有2/3的人面臨可能造成心理創傷的事件時,能夠表現出心理韌性。
  2. 這次疫病大流行對於心理健康造成的傷害,或許並不符合這個典型。科學家難以預料人們的心理反應。
  3. 全球的生活天翻地覆,變化之大之快前所未見,科學家認為現在正是以新方法研究心理韌性科學的好時機。
▲濟困扶危:在這次大流行期間,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葛利爾(Bernell Grier)提供黑人社區各式援助。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 19,簡稱新冠肺炎)對全世界人們生理健康造成的衝擊史無前例;截至今年8月,已有至少2200萬人確診,患者遍及逾180個國家。這次大流行對心理健康產生的影響甚至可能更廣泛。全球約有1/3的人一度不得不居家避疫,這代表至少26億人曾經歷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病毒)在情緒及財務上釀成的動盪,此人數遠超過二次大戰期間的倖存者。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健康心理學家范胡夫(Elke Van Hoof)寫道:「居家避疫大概是史上規模最大的心理學實驗。」這陰錯陽差下進行的實驗,才正要開始估算結果。


研究人們如何度過困境的心理韌性科學,提供了一些線索。美國哈佛大學的精神科醫師維倫特(George Vaillant)寫道,具有心理韌性的人宛如一根枝椏,有著富含生命力的鮮綠木髓,「遭外力扭折時會彎曲,卻不會斷裂,它會反彈回來,繼續生長茁壯。」這個隱喻所形容的人群,數量多得驚人:多達2/3的人歷盡艱辛後,就算慘遭暴力犯罪或曾淪為戰犯,心理仍會恢復原狀,且未有長期影響;有些人甚至持續茁壯,並從困境中記取教訓。但其餘1/3的人則深受心理困擾所苦,其中有些人深陷痛苦達數月,更有甚者長達數年。


即使多數人具心理韌性,新冠肺炎疫情畢竟造成了莫大傷害,且受害者為數眾多,專家不禁告誡心理疾病將會如「海嘯」般席捲而來。人們面臨多重衝擊,包括疾病威脅、隔離的孤獨感、痛喪親友、失業等,加上關於這次傳染病何時才能結束的不確定感。對某些人來說,憂鬱、焦慮和創傷後壓力無疑會接踵而來。加拿大卑詩大學的心理學家狄隆吉斯(Anita DeLongis)主要研究患者對疾病的心理反應,她說:「這次大流行囊括了各種棘手的壓力源。」在醫療前線奮力的健康照護專家自殺身亡,強烈提醒我們注意心理傷害。


這次疫病的影響其實因人而異,個人心理韌性的狀況更形複雜。眾所周知,新冠病毒襲擊社會各階層,絕大多數人的生活遭逢劇變,但每個人經歷的波折與衝擊可謂大相逕庭。例如,布魯克林不過是疫情重創的紐約市的其中一個行政區,在此生活或工作的居民相隔區區幾公里,其染病、喪親和社交距離考驗的經歷卻迥然不同。個人、企業和組織重振旗鼓的快慢與程度,將取決於這次疫情開始肆虐時,他們的工作、保險及健康狀況是否歷盡艱辛或錐心之痛,以及是否能取得財務資源及社會支持。


這次大流行揭露了美國健康照護系統及經濟安全網中不平等的內幕,非裔及拉丁裔美國人的死亡率遠高於白人。全球心理健康專家、美國艾茉利大學醫學人類學家沃斯曼(Carol Worthman)說:「當我們談到既存病況時,不單是指肥胖,還包括社會上的既存病況。」


所幸這次史無前例的全球大流行,讓科學家獲得前所未有鑽研科學的良機,不只是病毒學,還包括心理健康及韌性。行為科學家正著手測量疫情當下造成的心理傷害,也努力找出幫助人們撐下去的事物。911恐怖攻擊或卡崔娜颶風這類天災人禍的影響雖長遠,但在有限時間內便告終,新冠肺炎則不然,何時告一段落仍是未知數,因此科學家有了新的研究方向,可進行不同以往的縱貫研究。大眾的工作和社交不得不改以虛擬方式進行,科學家得以深入細微調查各種社會互動方式,無論是令人欣喜或索然無味的方式。如果研究人員戰勝新冠肺炎的挑戰,西奈山醫院伊坎醫學院的精神科醫師查尼(Dennis Charney)說:「全新的心理韌性科學即將誕生,我們便可在災難發生前提升人們的心理韌性。」


會彎曲卻不斷裂

哈席德(Rafael Hasid)在2000年離開家鄉以色列,來到紐約市的法國烹飪學院深造。2005年,他在布魯克林開了一家餐廳「米里亞姆」(Miriam),深受街坊喜愛。今年3月的第一個星期,哈席德預見即將爆發的疫情。他說:「我一直密切關注以色列的新聞,紐約市在各方面都慢了兩個星期。當時我就說:『這裡也會爆發疫情。』」當米里亞姆熱門的週末早午餐來客量減至平常的1/3時,哈席德當機立斷把餐廳易腐壞的食物全數分送給鄰居。等到紐約市勒令所有餐廳停業時,米里亞姆早就停止營業。


人們面對可能造成心理創傷的事件時,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的臨床心理學家柏南諾(George Bonanno)說:「約有65%的人會表現出極輕微的心理症狀。」柏南諾是心理韌性專家,主要研究颶風、恐怖攻擊、危及生命的重傷及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這類流行病所產生的後遺症。他和其他學者的研究都一致顯示,人處於逆境時會出現三種常見的心理反應。2/3的人會依循心理韌性軌跡,維持相對穩定的心理及生理健康;約有25%的人會暫時受憂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疾患(PTSD)等心理疾病折磨,然後復原;此模式稱為復原軌跡;有10%的人會長期受心理困擾所苦。不同族群及社經地位的人皆符合這些研究結果。柏南諾說:「人們普遍如此。」另一方面,處於經濟最底層的人罹患精神疾病的風險,比其他人高上兩倍。


不過,傳染病肆虐的範圍鋪天蓋地、暗潮洶湧,所造成的心理健康影響說不定與這個典型不符。有些研究顯示,嚴格隔離檢疫會導致PTSD這類負面心理影響,儘管可能因接觸感染者而真正遭隔離的人僅佔少數。反而是世界上大多數人的生活都遭到限制,柏南諾認為這等於我們得無時無刻調適壓力。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流行病學家范寇特(Daisy Fancourt)說:「這是史上首度為時最長的全球居家避疫,人們會做出哪些反應,我們實在毫無頭緒。」


人們受到這次疫情衝擊的程度可能相當深遠。卑詩大學的健康心理學家辛(Nancy Sin)說:「這有別於其他類型的壓力,影響的不只是生活單一層面,人們要應付伴侶關係或家庭考驗、財務以及工作考驗,還有健康考驗。」


早期報告顯示疫病對心理產生鮮明的衝擊。中國是這次瘟疫最早爆發的地方,境內首度進行的全國大規模調查發現,幾乎有35%的人認為自己出現心理困擾。在美國,研究人員發現原本深受焦慮所苦的人,對新冠肺炎的恐懼及焦慮感持續高漲。另一項研究在老年人之中發現了令人擔憂的結果。這可謂出乎意料,因為先前研究顯示,老年人多半有較高的幸福感。研究老化的辛與狄隆吉斯正合作,在針對新冠肺炎進行的研究中,向世界各地約6萬4000人展開調查。辛說:「我們通常以為老年人較能隨遇而安,但在這次大流行期間並非如此,老年人所受的壓力就跟中年人和年輕人一樣大。」


辛仍在分析造成壓力的原因,但猜測可能出自老年人染病和痛喪親友的機率較高。然而,老年人比年輕人更能調適壓力,而且憂鬱或焦慮感也較低。辛表示,這可能是因為老年人比年輕人飽經風霜。年紀大於65歲的老年人也有較多時間來磨練因應壓力的技巧,而且其中不少人業已退休,比較不用擔心飯碗不保。


范寇特在今年3月中旬著手進行一項研究,受試者是逾8萬5000位英國居民,每星期追蹤他們的憂鬱、焦慮、壓力及孤獨感。范寇特說:「我們需要了解當下發生了什麼事。」六星期之後,范寇特等人發現這些人的憂鬱程度比這次大流行之前還嚴重許多。


大致上,心理疾病患者、獨居者和年輕人的憂鬱及焦慮程度最高。往好的方面看,居家令一頒佈,焦慮程度便稍稍減輕。范寇特說:「不確定感通常會使事情惡化。」有些人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而手足無措,有些人卻能找到方法撐下去。


哈席德的餐廳停業三星期後,仍未收到政府救助中小企業的紓困金,儘管當前事態瀰漫著不確定感,他說:「我心想,我們得繼續攬客做生意。」有幾位客人寄發電子郵件詢問,是否能提供猶太教逾越節外燴,哈席德便開發了外送假日套餐。這次傳染病爆發前,哈席德原本打算在旁邊的店面設立一家熟食店。如今他並未裝潢新店面,熟食店反倒在米里亞姆裡開張。他最大的擔憂是員工是否感到安心。為了安定人心,除了保持社交距離外,他還規定員工都必須戴口罩及手套,並早晚請人用漂白水消毒餐廳環境。哈席德也在研究其他消毒措施,包括鼓風機和酒精,他聽說新加坡就是使用這兩種工具來消毒。

哈席德明白並非每戶商家都能像他一樣有能力調適,尤其是許多獲利減少的餐廳。新營運方針採用極少的員工,但哈席德自掏腰包,持續支付薪水給那些熬不過失業的雇員。外送餐點的利潤低於米里亞姆以往收益的1/3,但他說總比沒錢賺好。這家餐廳也著手替一間當地醫院準備平日餐點。哈席德說:「這掙不了多少錢,但至少是我們能做的。」他很滿意米里亞姆的新面貌,也樂觀認為這家餐廳最終會撐過來。他說:「我們的情況比紐約許多地方好多了。」......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