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黑水溝傳奇--史前石器產銷中心在澎湖

根據考古學家的田野調查,4000多年前台灣史前人類橫渡台灣海峽,到澎湖生產石器並運回台灣交易,在七美島上建立了最早的產業聚落。

撰文/臧振華
2020-07

其他

黑水溝傳奇--史前石器產銷中心在澎湖

根據考古學家的田野調查,4000多年前台灣史前人類橫渡台灣海峽,到澎湖生產石器並運回台灣交易,在七美島上建立了最早的產業聚落。

撰文/臧振華
2020-07

■ 考古學家在澎湖七美島上三處遺址發現各式各樣的石片、石塊,推測為史前人類製作玄武岩石器遺留下來的工具、半成品和廢料。
■ 從伴隨出土的陶片類型判斷,這些石器製造場遺址的年代約在粗繩紋陶文化期與細繩紋陶文化期之間,距今5000~4500年。
■ 台灣西南部史前遺址出土大量來自澎湖的玄武岩石器,由此可知,當時的人們已建立了跨海貿易體系,把石器從澎湖運至台灣。


澎湖群島是一群火山島,位居台灣海峽要衝,西與中國大陸以海相對,東與台灣本島相望,是古代人類在海洋活動的天然踏腳石。這一群島主要由玄武岩熔岩流所構成,除了花嶼之外,其他各島到處可見玄武岩。澎湖玄武岩可分為棕黃色的粗粒矽質玄武岩,以及黝黑至灰黑色、質地緻密的鹼性玄武岩,後者常含有由輝石和橄欖石構成的超基性捕獲岩塊(鹼性玄武岩噴發時捕獲上部地函岩石並帶至地表,又稱橄欖石玄武岩),是澎湖玄武岩的特色。


玄武岩熔岩流凝固形成的柱狀節理,形成澎湖極特殊的自然景觀,宛如鬼斧神工,令人讚歎。當地人稱玄武岩為「烏石」,自宋代以來,無論是民生用品、風水製品、建築材料或是宮廟石作,主要都使用玄武岩製造,所以玄武岩的打石業在澎湖可說是盛極一時。此外,在玄武岩孔隙中所產生的文石絢爛多彩,用以製作各種工藝品、裝飾品和印材,成為澎湖的一項特產,並聞名於世。近10年來,在澎湖七美島上也發現了甚為珍貴的史前時代玄武岩石器製造場遺址,把澎湖群島上人類利用玄武岩的歷史往前推到4000多年以前,不但大幅提升了澎湖玄武岩的文化特色和意義,也為台澎之間的黑水溝(台灣海峽)增添了一項傳奇。


澎湖的史前文化

澎湖群島最早的考古發現可追溯到日據時代,1940年日本考古學家國分直一首先發現了良文港遺址,他在報告中不但詳細描述並分析良文港的出土文物,更進一步從台灣西南部地區所發現的大量橄欖石玄武岩石器推測,澎湖群島和台灣西海岸在史前時代可能有密切的貿易關係。


光復後,國內考古學家先後在澎湖白沙、西嶼、吉貝、中屯等島嶼發現了10餘處史前遺址,1983年春天至1984年夏天,我在澎湖群島進行考古學調查,共發現91處遺址,其中52處為史前遺址,分佈在吉貝、白沙、西嶼、中屯、鳥嶼、澎湖本島、虎井、望安、將軍澳和七美等島上。我根據各遺址的年代和出土文物的特徵,把澎湖群島的史前文化分成了三個文化期:粗繩紋陶文化期、細繩紋陶文化期、素面紅灰陶文化期。


最早的粗繩紋陶文化期,主要以裝飾粗繩紋的陶器為特徵,年代約為5000~4500年前,分佈在白沙和澎湖本島,以?葉A遺址為代表,又稱為?葉期。接著是細繩紋陶文化期,陶器的主要特徵是細繩紋裝飾,年代約為4500~3800年前,幾乎所有澎湖的主要島嶼上都有此一文化期遺址,以澎湖本島的鎖港遺址為代表,又稱為鎖港期。再來是3800~3500年前的素面紅灰陶文化期,以素面的紅色和灰黑色陶器為主要特徵,目前僅發現三處屬於此一文化期的遺址,以白沙島的赤崁頭遺址為代表,又稱赤崁頭期。針對這三個史前文化期的陶、石文物研究分析顯示,它們的製造者可能來自台灣西南沿海地帶,並且在台灣海峽上有相當頻繁的交通活動。


上述三個史前文化期,以細繩紋陶期所佔的時間最長、空間分佈最廣,七美島東南邊海岸的南港遺址是最南方的遺址,有為數甚多的橄欖石玄武岩石質的石子器(84頁圖3,推測為石鎚)和殘破的打製石器,以及大量因製造石器所產生的廢料。我曾推測,南港遺址除了是聚落遺址,也可能是石器製造場;而從石器和廢料的數量估計,產品不只提供七美島的需求,可能是更大地區的石器供應中心。這項發現引起美國夏威夷大學人類學系教授羅特利(Barry Rolett)的注意,他曾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陳維鈞合作,研究在台灣西南部數處史前遺址採集的玄武岩石器,針對其中五件石器的組成成分進行X射線螢光分析,並與台灣離島的地質標本進行比較,發現這些石器從材質上來看,並非源自當地,而極可能是來自澎湖......

遍地有文物

為了解答澎湖群島是否為台灣西南部玄武岩石器的原料產地,並找出礦源和石器製造地點,羅特利、我及當時任職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的葉學文合作採集七美島的玄武岩地質標本和石器標本,並進行X射線螢光分析。2000年5月,我們在南港史前聚落遺址東邊(七美人塚對面的海崖上)的南港石器製造場遺址展開田野調查。

而後在七美島東邊的大獅風景區,我發現步道上鋪貼的石片竟是史前石器和廢料。經過打聽,得知這些材料都是該項工程的包商從東湖村東方(鄰近小台灣風景區)的海崖上挖掘而來。前往查看,確定該處是史前石器製造場,遂命名為東湖石器製造場遺址。這處遺址已被挖走大半石器,大量石片和石塊散佈在被挖開的斷面上。

此後,我們又在七美島北海岸發現另一處史前石器製造場,約200平方公尺的範圍內佈滿大量石片和石塊,其中摻雜殘破石器和大小不一的石鎚,景象甚為壯觀,命名為西北灣石器製造場遺址。這處遺址雖然暴露在地面上,經強風飛沙、日曬雨淋,但由於七美島北邊開發較少,甚少受到人為破壞,發現初期大致保存4000多年前形成時的原貌,可惜後來保護的施工方式不當,讓碎石和文物混雜在一起。

我從伴隨出土的陶片類型推測,這些石器製造場遺址主要屬於細繩紋陶文化期,但也可能早至粗繩紋陶文化期。這些出土的文物主要是打製玄武岩石器的工具、石料、石器毛胚(84頁圖1)、廢料、磨製石器的砥石,以及因為製造失誤而產生的殘破石器(84頁圖2)等。它們不但年代古老、規模宏大,蘊含量也甚為豐富,在台灣的考古遺址中極為珍貴,即使是在全世界其他地區,類似的遺址也不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