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防疫的科學

台灣長年來重視公衛,因此在新冠病毒疫情防治上表現出色。

撰文/撰文/楊志良
2020-04

醫學

防疫的科學

台灣長年來重視公衛,因此在新冠病毒疫情防治上表現出色。

撰文/撰文/楊志良
2020-04


從2019年底至今,影響全球最巨大的事件,莫過於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大流行,不僅威脅人們的生命,且對人類行為、文化互動、政治攻防、全球產業鏈,都造成了極深遠的影響。時至今日,疫情仍方興未艾,似乎短期內不能「善了」。


地球上的每種生物都要依賴其他生物物種才能生存繁衍,反之,也都有自己的天敵,即所謂「一物剋一物」,在各個物種間環環相扣的相生相剋之下,生態因此保持了平衡。病毒能使生物染病,但與同樣能讓生物致病的細菌,有很大的不同。


首要任務 了解病源


細菌是完整的細胞,有細胞壁或細胞膜,內部有重要的遺傳物質,即由DNA組成的染色體;細胞的繁殖是從外界吸取養份或進行光合作用,讓染色體能複製,分裂為兩個細胞;細菌可在冰河內存活數千年,解凍後仍有繁衍能力,而病毒只有少數種類遺傳物質是DNA,大多數則由RNA組成,因此只能生存在活的細胞內。


病毒侵入細胞後,利用細胞內的資源複製,再破壞細胞而出,侵入其他活的細胞。因此它比細胞(或細菌)小很多,細菌通常是2~3微米,也就是2000~3000奈米,但病毒只有幾十奈米,相差百倍以上。


病毒在顯微鏡下有各種形狀,例如桿狀、鏈狀,冠狀病毒則是球狀,且有多個突起物,故稱冠狀病毒,引起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病毒就是其中一種。多種哺乳動物(例如豬、貓、狗、蝙蝠)都會感染不同的病毒,有的病毒會造成宿主死亡(包括細菌,侵入細菌的病毒稱為噬菌體),有的病毒則與宿主共生,並不造成症狀或死亡。


為了有效防治新冠病毒疫情,必須先解讀並分析此病毒的傳染途徑及流行病學特性。臨床上,早已證實其傳染途徑是飛沫及接觸,病毒經過口、鼻、眼睛進入人體,繼而大量繁殖。在開放空間中,有效飛沫距離不超過兩公尺,而病毒離開人體後,依溫度、濕度等環境因素,在物體表面的有效傳染停留時間不同,一般是數小時至一兩天;在陽光(紫外線)及高溫下,則感染力只能維持數分鐘至十數分鐘,陽光似乎是消滅病毒的最佳良方。


從新冠病毒的這些特性可知,如果沒有開發出有效的疫苗,全球至少有三至四成的人口終將感染此病毒。至於確診後的死亡率,全球平均約為2%(除去中國約3%),雖比SARS的10%低很多,但比H1N1的0.058%(美國2019年下半年至今有3400萬人感染,約兩萬人死亡)高出30~40倍。


綜合起來,新冠病毒的傳染力強、潛伏期長且在潛伏期就能傳染、出現無症狀的感染者、死亡率遠高於流感但又不至於會讓宿主大量死亡(宿主大量死亡,病毒就無可傳染的對象),是最狡猾也最成功的病毒。美國總統川普對流感一直輕忽,但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後,也開始緊張起來。


從數據看政策


了解病毒結構、傳染途徑、傳染力、致死率之後,就必須從「時」、「地」與「人」分析它的流行病學特性,才能知道如何採取防治措施。


新冠病毒疫情在去年寒冷的12月從中國武漢開始出現,然後大規模傳播到韓國、日本,再至伊朗與歐洲的義大利、法國、英國;美國則是從西雅圖(華盛頓州)、五大湖區到紐約。這些國家、城市的緯度主要位於北緯35~45度之間(首爾37.33度、德黑蘭35.10度、西雅圖47.37度、北海道41.21度、紐約40.40度),義大利、西班牙北部、法國、英國,也都屬於溫帶地區。


實驗發現,此病毒在20℃以下的潮濕氣候中最為活躍。雖然印度、越南、泰國、菲律賓等國家也都有移入病例,但顯然並未大規模傳播;不過新加坡有些例外,因為該國所得較高,人們常聚集在冷氣房中,反而造成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