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

凍卵時代來臨

2019-08-01 孟迪(Liza Mundy)
科技進步引發凍卵熱潮,使女性可以藉此延遲懷孕時機,但這項技術真能滿足這份期待嗎?


為了吸引重視健康的女性,許多連鎖企業在設計商標時,喜歡採用生動鮮明的黃色。這包括健身連鎖品牌SoulCycle簡單明瞭的葡萄柚,還有美髮沙龍品牌Drybar的吹風機圖樣。去年,在繁忙的美國曼哈頓和洛杉磯人行道上,開始出現許多向日葵色的廂型車,這些廂型車是移動式諮詢診間,歡迎女性隨時光臨,了解如何透過冷凍自己的卵來保存生殖細胞株。廂型車上的廣告標語寫著:「掌握自己的未來。你的生育力,我們了解。」


這些廂型車是高級生殖診所Kindbody所使用的行銷手法,他們的客戶群同時也是飛輪課和美髮沙龍的常客。目前這樣的經營型式雖然規模還小,但正在成長。Kindbody提供的生殖服務包括取出女性的卵(即卵母細胞)後加以冷凍,並留待未來使用。因為卵是女性生殖最重要的因子,而且其品質和數量都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降低。保存卵不但可以延長女性的生殖時間,並能延遲決定生兒育女的時機。正如另一個競爭品牌Extend Fertility所說:「比起過去,現代女性擁有更多選擇。而我們再提供另一個選項:只有在您準備好時,才開始建立您的家庭。」


這些高級凍卵服務的出現,是近來輔助生殖科技(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中備受矚目的發展項目之一。輔助生殖科技是幫助人們實現生育願望的科學(或是商業)。這種獨立運作的診所之所以能夠存活,受益於女性財務能力提升、創投支持和醫療進步等因素。而且這些移動式診間不是唯一的推手,在採用人工受孕黃金標準的生殖診所中,凍卵的數量也在攀升,根據美國南加州大學的生殖中心主任鮑爾森(Richard Paulson)所言,在所有統計的取卵週期中,有40%的情況會注射激素來刺激卵巢排出多個卵,然後在麻醉狀態下由醫生採集並冷凍。另外60%則與進行不孕治療的女性有關,通常她們會希望盡快使用這些卵。


這些生殖服務供應商最終推動了一種趨勢:讓女性甘心花費至少一萬美元保險不給付的費用,投資在凍卵程序和治療(此價格還不包括每年的保存費用)。這種趨勢衍生自過去10年來生殖科學上的重大突破,特別是一種可以急速凍卵的方法。體外人工授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方面也有長足進展,所謂的體外人工授精,指的是把一個解凍的卵(或新鮮的卵)和一個精子在培養皿中結合,然後讓成功受孕的胚胎成長到一定程度,再植回子宮中。


這些技術大幅轉變了女性生育寶寶的情況,理論上女性不再受限於生理年齡的傳統束縛,但實際情況更加複雜。除了卵,當女性在決定何時懷孕,還必須考慮其他因素,例如自身與計畫使用精子的健康。而且使用這些新科技究竟能帶來多高的成功機會,目前也未有定論,因為大多數保存在診所中的卵都尚未解凍。所有的卵都將成功孕育出孩子嗎?科學真的能夠保障未來的生育機會嗎?這些問題還沒得到解答。


凍卵風潮


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等地方,凍卵興起的原因之一和鄰近的臉書(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公司有關,因為這些公司會負擔員工凍卵的費用。在矽谷,精明的職業婦女會把凍卵這項福利納入考量,就像獲得一份未來組織家庭的補助一樣。這股新興風潮也得力於其他趨勢,其中一項是千禧世代習慣使用社群媒體,使高級診所在經營Instagram和推特(Twitter)上投入了許多精力,許多傳統診所也是。甚至線上交友也帶來影響,例如讓人相信下載一款應用程式,便可解決複雜的人心議題。「很多女性朋友告訴我,她們現在不必每次都得考慮約會對象『是能夠結婚的人嗎?』」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生殖健康中心(Center for Reproductive Health)主任錫達斯(Marcelle Cedars)說。


凍卵的興起,也顯示社會對於每月付費來使用產品習以為常。凍卵的其中一項特質,如同購買一項付費訂閱服務,就像使用Netflix或Zipcars一樣。卵母細胞一旦冷凍,就必須持續保持冷凍狀態直到派上用場的那一天。一名女性若經歷一段既不容易又不便宜的取卵過程後,就會更加願意繼續付出每年達500~1000美元的保管費用。不論對診所或投資者而言,液態氮中的每一顆卵都代表著多年的穩定收入。


但是凍卵趨勢同時也是科學進步帶來的成果。當鮑爾森回顧此領域的進展過程時,他想到的是體外人工授精剛開始發展的時期。第一名試管嬰兒是1978年出生的布朗(Louise Brown),現在她也當了媽媽。當時體外人工授精的技術尚不存在,醫生必須自製工具來取卵與培養胚胎。當年,婦科醫師斯特托普(Patrick Steptoe)和生理學家愛德華斯(Robert Edwards)進行讓布朗成功誕生的實驗時,為了維持胚胎溫度,還必須在兔子皮膚下植入人工袋子,把胚胎保存在裡面。


進入1980年代,當時接受體外人工授精的人,成功生育的機率最高也只能達到10~15%。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副教授兼波士頓體外人工授精(Boston IVF)診所的醫生潘琪亞斯(Alan Penzias)說:「我們幫助了一些人,但只有少數案例成功,大部份的人都失敗了。」


要採集女性的生殖細胞株,一直都很困難。1980年代,相關基本技術開始發展並逐步改良。起初,醫生必須執行腹腔鏡手術,在一顆卵排出時立刻採集。然後,他們懂得利用激素注射讓多個卵同時成熟,並且較能預測排卵時間,也開始利用探針刺進卵巢取卵。到了1990年代,出乎意料地,男性的生殖問題開始浮現,例如精子不夠活躍、畸形或數量過低等不孕症狀,都是夫妻無法生育的常見原因。長久以來,只有捐贈精子才能「救治」男性不孕。直到1992年,比利時的科學家宣佈了第一個採用「細胞質內精子注射」(intracytoplamic sperm injection, ICSI)的活產案例。ICSI是顛覆性的技術,可把單一精子注入卵中,讓有經濟能力的夫妻克服男性不孕。


精子就像是精簡的DNA導彈,精子冷凍早在半個世紀之前就已極為容易實行。第一位從冷凍精子出生的人類,可追溯到1953年;但卵則不同,它是人體中較大的細胞之一,很難妥善冷凍。卵的組成有很大一部份是水,很容易在冷凍過程中形成冰晶,這些冰晶的尖銳邊角會傷害細胞中的胞器和其他脆弱構造。多年來,凍卵前必須先讓卵盡可能脫水,然後加入非常少量、防止結晶形成的防凍劑(cryoprotectant)。每個步驟都必須用很慢的速度進行,愛荷華大學的胚胎學家斯巴克斯(Amy Sparks)說:「那是個很折磨人的程序,至少要花上兩、三個小時。」她仍記得那種必須每次只能調降一點點溫度的辛苦。


1984年,第一位使用冷凍胚胎技術的人類誕生;而第一個來自冷凍卵母細胞的寶寶則在兩年後,也就是1986年誕生。但凍卵的過程仍然困難又危險,往往和解凍冰淇淋後又再度冷凍時一樣,會形成冰晶。斯巴克斯說:「解凍時,冰晶融化的水忽然間無處可去,於是對細胞造成傷害。」


然後在大約10年前,輔助生殖科技發生了一項最重要的突破:「玻璃化」(vitrification)技術的發明,讓我們能夠以驚人的速度來冷凍卵子(以及胚胎)。這個詞來自於拉丁文的vitrum,也就是「玻璃」之意。比起之前的方法,玻璃化運用了較大量的防凍劑,並且把卵直接投入液態氮中以「急速降溫」,讓冰晶的形成機會降到最低,使得卵子幾乎立刻轉變為類似玻璃的狀態。「過去10年,玻璃化帶來的衝擊......已經讓這個領域以我們過去難以想像的方式蛻變。」美國紐澤西州聖巴拿巴醫學中心(Saint Barnabas Medical Center)的主任陳(Serena Chen)說。


陳說玻璃化就像按下「暫停」鍵,等時機到了,實驗室再按下「播放」鍵,開始快速解凍。因為效果實在太驚人了,過去不建議社會大眾凍卵的美國生殖醫學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ASRM)的倫理委員會,甚至在2018年發表文章表示,凍卵「對於試圖保障自己未來生殖可能性的女性來說,現今在道德上是允許的。」簡而言之,凍卵一躍成為主流。至於冷凍卵子是否和新鮮卵子具有同樣的活產成功率,診所之間仍有不同看法,但鮑爾森和斯巴克斯等多數專家都認為,兩者的差異已經非常微小了。一名女性在32歲時冷凍的卵子,無疑會比她在42歲時才採集的新鮮卵子更好。


不過即使有很好的卵,也不見得能孕育出孩子。錫達斯對病患解釋,女性不應該等到40歲出頭才拿冷凍卵子出來使用,因為屆時如果連冷凍卵子都沒法成功孕育出寶寶,其他舊方法可能也不會成功。但令人困惑的問題來了:如果女性沒辦法在新鮮卵子的品質開始衰退時才考慮生育,當初又何必要凍卵呢?......


# 關鍵字:編輯推薦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