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跳票的保育承諾

礦業巨擘力拓集團提出明確的承諾,要與保育學家合作改善馬達加斯加鈦鐵礦場周邊的生態環境。然而,該公司的底線開始鬆動,諾言猶如開採後的自然林地,逐漸瓦解。

撰文/吉瑞提(Rowan Moore Gerety)
翻譯/王心瑩

環境與生態

跳票的保育承諾

礦業巨擘力拓集團提出明確的承諾,要與保育學家合作改善馬達加斯加鈦鐵礦場周邊的生態環境。然而,該公司的底線開始鬆動,諾言猶如開採後的自然林地,逐漸瓦解。

撰文/吉瑞提(Rowan Moore Gerety)
翻譯/王心瑩

圖/破壞自然:力拓礦業公司在馬達加斯加東南部海岸林開採鈦鐵礦,這裡的森林生態系原本就已受到嚴重威脅。


在馬達加斯加曼迪那村(Mandena)的森林裡,旅人蕉屬(Ravenala)樹木的蕉葉遮蔽陽光,令人驚豔的藍色豆莢點綴於下方的落葉和白沙之間。等到夜幕降臨,倭狐猴(gray mouse lemur)從樹洞巢穴裡現身,捕食昆蟲、採擷花朵和果實。雨季期間,林投樹(screw pine)的樹幹與一團團球狀長葉的連接處形成水窪,每片葉子的基部就是一座蓄水池,養育小群的蝌蚪,牠們要趕在每年4月水窪乾涸前長大成熟。環紋樹蛙(ring-wearing tree frog)的名字源於每根蹼趾的亮白色環圈,牠們找到高高在上的絕佳地點養育下一代,避開可能的掠食者。這種渾身豹紋斑點的蛙比人類小孩的拇指大不了多少,雌蛙在水面產下黏黏的卵塊後,會待在附近看照一星期,直到子代落入小水池開始游泳。


身處曼迪那村的這個角落,你好像會在其中迷路。但把視野拉到樹冠層上方,現實的陰暗面映入眼簾。森林曾經延伸到地平線遠方,如今剩餘部份比美國紐約市的展望公園更小,不到半小時就能從一端走到另一端,而且像三明治一樣,夾在礦場和持續拓展的村落之間。


將近一億年前,馬達加斯加與構成非洲和印度的大陸分裂開來。歷經漫長的獨立演化,這座島嶼擁有舉世無雙的生態豐富度(五種動植物就有四種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佔據了極度廣泛且高度特化的共生區位;光是這個國家的83種林投樹就可做為數十種爬行類和兩生類的繁殖場域,然而這類樹木與蛙類的共舞,如今只局限於馬達加斯加東南部海岸小範圍的破碎森林裡,如同曼迪那村的森林。還能找到蛙類的這類森林,三處地點就有兩處位於力拓集團(Rio Tinto)的礦場內;力拓是全世界最大的礦業公司之一,總部設於英國倫敦。


力拓公司於1980年代來到馬達加斯加尋找鈦鐵礦(ilmenite),這種礦物用來生產二氧化鈦,做為許多產品的白色顏料,包括油漆、塑膠和牙膏。試坑位於島嶼東南端的托拉涅羅市(Tolagnaro),力拓在附近挖掘出豐富礦藏。他們有興趣的鈦鐵礦床位於殘存的濃密常綠森林地底,原本馬達加斯加大部份的東部沿岸沙丘都有這樣的森林,形成連續帶狀,覆蓋了約莫46萬5000公頃。自從人類約於2000年前殖民這座島嶼後,這些海岸林便不斷縮減,最多縮減到原本廣闊範圍的10%,力拓的礦場可說是迂迴穿越地球上最受威脅的生態系之一。


一般來說,發現這麼多財寶埋藏於已經很脆弱的生態系底下,會為那裡大部份的生物召來厄運。但在2004年,力拓集團的高層飛到泰國曼谷,參加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世界保育大會,這個會議聚集了重要的科學家、環境專家以及各國政府和商業領袖,力拓開誠佈公表達要澈底重新思考採礦與自然世界的關係。展望未來,力拓承諾他們的目標不只是限制公司自身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更要積極改善生態環境最敏感的礦場,他們會從馬達加斯加東南部的礦場著手。


保育學家熱切迎接這項提案。他們有理由樂觀:力拓與其前身已和美國密蘇里植物園的科學家合作10多年,提供經費在該公司的各座礦場進行植物新種調查和研究。雖然還很粗略,也沒有堅實的基準,但如果力拓堅持到底,這種態度有機會在工業界引發共鳴,促使礦業公司申請採礦許可時,會以環境計畫做為競爭基礎。


身為這項保育行動的一份子,力拓已成立該公司所稱的「生物多樣性委員會」,成員是研究人員和非營利管理者,協助當地的子公司「QIT馬達加斯加礦業公司」(QIT Madagascar Minerals, QMM)規劃並執行該公司承諾在巨型礦場實施的環境工作。馬達加斯加政府會得到QMM的20%股份,而且隨著時間過去,這項投資可讓該國產生數億美元的新收益。對委員會裡的科學家來說,加入該組織代表信任的一大步:他們的投入可避免發生最糟的情況,也能為了保護環境而控制力拓的投資;但這表示萬一情況惡化,他們也要承擔指責。


沒多久就發生狀況了。委員會才剛成立幾年,委員就不斷對QMM提高關切,因為QMM沒有遵循原先設立的生物多樣性目標。直到鈦鐵礦的價格在經濟大衰退期間暴跌,力拓的優先事項也隨之改變,到了2016年,該公司毀棄了遠大的保育承諾,取而代之的是避免讓環境太糟的模糊目標。時至今日,曼迪那村附近的採礦作業顯然會摧毀這個生物多樣性熱點。當地居民以及環紋樹蛙等數十個原生物種的命運,取決於這場長時間實驗的結果;這個案例測試著工業界能在保育方面扮演何種角色,以及保育學家能在礦業扮演何種角色。


虎頭蛇尾


在自然狀態下,鈦鐵礦堆積在很久以前改變河道的河川和溪流沉積物深處,形成沉重的黑砂,與地表較輕的礦物區分開來。為了採礦,礦工開始用反鏟挖土機和鏈鋸移除每一片礦場所有的植物莖幹,並堆積成龐大的堆肥土丘;運土機挖掘一條比美式足球場更長、深達好幾層樓的溝渠,隨後引進附近的河水灌入其中;挖泥機從18公尺以上的深處攪動砂石,再以巨大的吸取裝置把砂石打上駁船,利用重力區分出鈦鐵礦砂與普通沙子、表土和較輕的物質。暫時設置的管線就像巨大的「黑蛇」,在廣闊的礦場縱橫交錯,把富含礦物的泥漿運送到附近一間外觀是綠色的嶄新處理廠;在此先用靜電分離法提取出更多鈦鐵礦,然後把去除礦物的沙土扔回大地。


力拓在1986年於托拉涅羅市附近發現鈦鐵礦,當時那個區域的森林已經因為人類活動而嚴重破碎和劣化。由於力拓的探勘行動,當地很快就建設新道路,也湧入尋求工作的人。為了生產煤炭和開闢新農田來供應逐漸成長的城市,森林砍伐益發加速。


力拓判斷,托拉涅羅市周圍地區蘊藏約7000萬公噸的鈦鐵礦,足以供應約10%的全球市場達10年以上,於是他們開始制定採礦計畫。力拓著眼於沿海三個礦藏豐富的地區,總計約6000公頃。採礦會從曼迪那村的2000公頃礦場展開,最後拓展到北邊的聖呂斯(Sainte Luce)和更南邊的佩崔奇(Petriky)。開採作業會持續整座礦場的壽命期,根據力拓的規劃是從開始生產後大約60年間。力拓估計,到了計畫尾聲,當地將失去1665公頃森林,約佔馬達加斯加剩餘海岸林的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