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人口政策

一個地球,兩樣世界

2016-10-01 馬語琴(Mara Hvistendahl)
靠著綠色革命與適當的政策,我們安然度過第一次人口爆炸危機。 面對全球人口結構的新問題,這一次,解藥在哪裡?
蕾娜和沙赫德未曾謀面,或許永遠也不會。蕾娜住在2050年的萊比錫(Leipzig),這是座寧靜而且歷史悠久的德國城市,居民以中年專業人士為主。51歲的她是藥劑師,職業生涯剛過一半,還有20多年才退休。獨生女剛從大學畢業,不再需要她與先生扶養;不過他們仍有年邁的父母要照顧,老人家都已八、九十歲,健康狀況還不錯。22歲的沙赫德單身、待業中,住在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外圍一處破敗的貧民窟,他還有三個兄弟姊妹,四個人面臨的是截然不同的挑戰:在競爭激烈而且年輕勞動力充沛的就業市場找到工作、有房可住、還有乾淨的水可喝。蕾娜必須提防慢性疾病,而沙赫德可能面臨感染瘧疾的風險。讓德國政府焦頭爛額的是如何調整年金制度、醫療保險及公用事業系統,好因應國家人口減少,人民卻又比過去更長壽的情況。奈及利亞政府則亟需隨著都市範圍的擴大,努力興建道路、學校和衛生設施。蕾娜和沙赫德的生活天差地遠,但兩個截然不同的虛構人物都體現了眼前的許多挑戰。接下來幾十年間,全球人口分佈將發生前所未見的改變,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不得不重新思考如何保障人民的健康和福祉。他們現在所做的決策,將決定蕾娜和沙赫德的未來是一片光明、還是黯淡...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