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伽利略的「兩本書」

伽利略承認,只要沒有來自某篇論文的科學「證據」,我們永遠都應接受《聖經》的權威,然而我們若掌握了科學證據,那麼兩本書的角色就要對換。

撰文/亞歷山大(Amir Alexande)
翻譯/麥慧芬

其他

伽利略的「兩本書」

伽利略承認,只要沒有來自某篇論文的科學「證據」,我們永遠都應接受《聖經》的權威,然而我們若掌握了科學證據,那麼兩本書的角色就要對換。

撰文/亞歷山大(Amir Alexande)
翻譯/麥慧芬


小檔案
■書名:無限小:一個危險的數學理論如何形塑現代世界(Infinitesimal:How a Dangerous Mathematic Theory Shaped the Modern World)
■作者:亞歷山大(Amir Alexande)
■出版商:商周出版(2015年10月)


伽利略建立了一座望向天空的望遠鏡。他藉由這座人工眼睛,看到了無數的星星,看到了月球本應是球盤的表面有山有谷,也看到了據說完美的太陽表面有黑色的斑點。最不可思議的,是他觀察到四顆繞著木星旋轉的小點,他推斷應該是繞著那顆星球的月亮,一如我們的月亮環著地球。伽利略很快把自己的發現收集編著成一本他命名為《星際信使》的小冊子,並送去給當時的一流學者與天文學家,立刻引起極大的衝擊,而這位沒沒無名的教授,也似乎在一夜之間就以開啟天堂者的名號,成為歐洲無人不曉的人物。


伽利略1611年拜訪羅馬時,說了些跟自己的發現有關的故事,教宗大悅,邀請他出席一場私人聚會,耶穌會樞機主教貝拉明也在其中。始終質疑創新的克拉維烏斯神父,一開始就在羅馬學院中對這些發現表示異議,他挖苦著說要從望遠鏡中看到這些東西,必須先把這些東西放進望遠鏡裡。然而當耶穌會的天文學家確認這位佛羅倫斯人的發現確實為真,且給予伽利略祝福時,克拉維烏斯也從善如流。此時已走入生命最後階段的這位備受敬重的數學家,甚至參加了耶穌會在羅馬學院內為讚揚伽利略而舉行整整一天的豪華儀式。


伽利略和當時以及現在許多教授一樣,並不喜歡自己在大學的教學工作。因此當他發現有個可能永遠擺脫這個包袱的機會時,他立即把《星際信使》獻給了家鄉佛羅倫斯的統治者,亦即托斯卡尼麥迪奇家族的大公科西摩二世,且露骨地暗示他只想為王室效命。為了進一步討好統治者,他還把新發現繞著木星轉的四顆衛星,以大公和他的家族為名,稱為「麥迪奇之星」,藉以把麥迪奇的名字永留天堂。這步棋發揮效用,1611年,伽利略已離開帕度亞,進入佛羅倫斯的麥迪奇宮廷,並被任命為大公的首席數學家與哲學家。伽利略很開心,因為儘管他仍被正式指派為比薩大學的首席數學家,但是新的職務並沒有任何教學義務。此外,新工作的薪資是他低階教授時的好幾倍。


然而已經揚名的伽利略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桂冠而停滯不前。頭腦靈活、下筆犀利、性格誇張的他,很喜歡科學爭辯的喧鬧,在搬到佛羅倫斯後不久,就寫下《浮體論》。事實上,這篇論文就是直接攻擊亞里斯多德物理學的原理。到了1613年,他出版了《關於太陽黑子的信札》,以故事的型態,闡述自己與名字神秘的阿派里茲(Apelles)針對太陽黑子現象的觀察與性質的辯論。


挑戰權威


伽利略在書中自認是第一個觀察到太陽黑子的人。此外,他正確地認為黑子位於太陽表面或非常接近太陽表面,而且這些黑子顯示太陽繞著自己的中軸自轉。最後他直接跳開眼前的爭論議題,逕自宣稱太陽黑子提供了重要的證據,證明哥白尼以太陽而非地球為宇宙中心的系統。伽利略很清楚,這些主張必會激怒傳統的亞里斯多德學者,後者堅信天體是完美的,而黑子一定是接近地球時的大氣影響所致。


當有人揭露「阿派里茲」原來指的是耶穌會學者辛納,而辛納本人對伽利略在書中的嘲弄也深感受到嚴重冒犯時,事情就變得更熱鬧了。這件事是伽利略和耶穌會摩擦的第一個跡象,距離羅馬學院公開尊崇他只有短短的兩年。但是這件事與雙方摩擦的落幕,中間還有極長的過程,因為兩方的關係越來越緊張。將近20年後,當這位佛羅倫斯的科學家在宗教裁判所遭控、受審,且最終因異端邪說而被問罪時,帶頭舉發的就是耶穌會。


伽利略踏上的是危險之地。他不僅挑戰教會神學家極為重視的亞里斯多德權威,還反對《聖經》中數處暗示太陽是繞著地球轉的明白意圖。個性稍微謹慎的人或許會遠遠避開這樣一個可能的爆炸議題,但伽利略的個性完全與此背道而馳。他在等待對手攻擊時,決定出版自己的神學論文,把戰事轉移到家鄉。伽利略寫了一封信給統治托斯卡尼的大公之母克麗絲汀,她曾向伽利略表達過她擔心他的學說體系與上帝的啟示之言不符。這封伽利略的回函,於1615年就在坊間傳閱,但多年後才正式公開,內容演變為後來大家稱的「兩本書理論」(two books doctrine)。伽利略說,自然之書與《聖經》永遠不可能出現衝突。雖然一本書的內容是世界上我們所看到身邊的一切,另一本書的內容則是神的啟示,但兩本書都出於同一個源頭,也就是上帝。因此,這兩本書若看起來有衝突,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我們並沒有完全了解其中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