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邊境白骨

長達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不時有非法移民喪命,留下無名骨骸,而鑑識工作困難重重。

撰文/羅斯(Ananda Rose)
翻譯/涂可欣

其他

邊境白骨

長達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不時有非法移民喪命,留下無名骨骸,而鑑識工作困難重重。

撰文/羅斯(Ananda Rose)
翻譯/涂可欣

重點提要
■近年來,在美國與墨西哥相接的邊境四個州之中,德州有最多的非法移民死亡案件。疲於應付的當地政府有時只能把遺骸安置在萬人塚。
■由三名鑑識科學家和他們的學生組成團隊,檢查了埋葬在美國南方墓園的骨骸,並辨識他們的身分,期待能把遺骸送交家屬。
■編號0425的遺骸是一名抵達德州後死亡的非法移民。這個案例說明了科學家在判斷骨骸性別、身高、年齡和國籍時面臨的挑戰。

2012年6月28日,美國德州布魯克斯郡(Brooks County)拉肯提納牧場的一名員工在補給放牧牛羊的飼料時,在沾了豆類飼料的刷子旁發現一些骨頭散落在方圓兩公尺的地面上。

當天稍晚,布魯克斯郡的一名警察前來調查。根據報告,那些骨頭上已有動物齒痕,附近還發現了纏結的黑頭髮、撕裂的衣服和一些個人物品:一個背包、四包雞肉口味的泡麵、防蟲液、一把牙刷和一包未開封的多力多滋零食。

遺骸和個人物品移交給當地殯儀館,標上德州的死亡證明編號0425,並簡單下葬在布魯克斯郡行政中心法福里亞斯市(Falfurrias)的聖心墓園,距離骨骸發現地點16公里。

這具遺體看來是從墨西哥偷渡過來的非法移民。沿著總長3200公里的美墨邊界,邊防隊每年都會逮捕數十萬名非法入境者,有些還是隻身一人的兒童,而企圖偷渡者的實際數字肯定比官方統計更高。這些人想擺脫故鄉的混亂局勢:幫派暴力、販毒、崩潰的經濟和腐敗無能的政府。德州地勢平坦荒蕪,夏天溫度超過37℃,偷渡者經常因脫水、疲憊、生病、受傷,或被人口販子遺棄後迷途而不支倒地。

如果0425死在亞利桑那州,有關單位會驗屍,把DNA樣本送至各政府機構的資料庫,若能找到符合的資料,他們會把死者身分告知可能國籍的領事館,再由該國負責通知家屬。但德州完全疲於應付,隨著其他州加強邊界巡邏,非法移民湧入德州,從2011年10月到2014年10月,約有685人命喪德州,而加州、亞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總計才540人。

遺骸發現所在的布魯克斯郡,有1/3的人口是低收入戶,布魯克斯郡既沒有財力也沒有設備來處理從邊境湧入的非法入境者,導致遺體往往被草草丟入聖心墓園或其他墓園的土坑中,沒有任何試圖找出死者身分的作為。

當德州貝勒大學的法醫人類學家貝克(Lori E. Baker)第一次聽到聖心墓園隨意的埋葬方式時,大感震驚。貝克在2001年時曾參與秘魯人權侵犯的調查,她召募了一小群鑑識科學家和學生,重新挖掘出葬在聖心墓園的遺體,並辨識他們的身分。


貝克的志工團隊採用了考古學方法,只不過他們挖掘的不是遺址,而是以精確而且繁瑣的方式來挖掘並記錄骨骸和個人物品。


而他們鑑識的第一個案例就是0425。


建立生物特徵


2013年春末,在進行數週挖掘工作後,科學家找到了約70具骨骸,遠超出他們的預期。有些裝在牛奶箱裡,有些混裝在同一個屍袋內,有些沒有墓碑,連最簡單的標記像是「不明女性」都沒有。志工團隊的隊長之一、印第安納波利大學分子人類學實驗室的負責人拉森姆(Krista Latham),2014年在「超越國界」網誌上寫道,志工團隊的座右銘是「我們要有應變意外的準備」。


拉森姆帶了四名研究生到布魯克斯郡,這裡的工作環境惡劣,除了氣候濕熱,還有蜘蛛、蠍子、蛇和火蟻。他們沒有任何地圖或下葬情況和人數的文件。拉森姆說:「我們不知道骨骸是放在木盒、還是包在塑膠袋裡,所以我們必須緩慢進行,僅能使用手動工具,以免損壞遺體。」


團隊利用繩子在墓園劃分出網格系統,不管是地面或地下的挖掘,科學家都會測量與網格特定點的距離,利用這方法,他們能記錄各個地層發現的所有東西,最後彙整成挖掘區域的詳細地圖。


0425遺骸在2013年7月交由德州州立大學法醫人類學中心的生物人類學家斯帕德雷(Kate Spradley)進行鑑識。42歲的斯帕德雷看起來很年輕,但舉止嚴肅,她說自己之所以會兼職這項工作,是因為這讓她的教學和研究負有重要的服務使命。


最初在整理遺骸時,0425看起來是個相對簡單的案子,官方報告判斷這是39歲的薩爾瓦多婦女索薩(Arely Noemy Blanco Sosa),因為在離遺骸散落的不遠處發現了索薩的國民身分證,讓警察局認定這就是索薩;這具遺骸也相當完整,不像其他案子僅找到少數骨頭。


法醫人類學中心有成排堆疊的鋼桌,每張桌子上都有一具按正確解剖位置擺放的骨骸(例如橈骨一定緊鄰尺骨)。斯帕德雷在開始檢查0425時,會先把骨骸和個人物品拍照存檔。儘管0425骨骼幾乎完整,又有尖端的鑑識工具,要確認她的身分仍出乎意料的艱難。


斯帕德雷清點遺物時,在右腳鞋墊內發現了一張37歲宏都拉斯婦女的身分證,讓人懷疑0425是否真為索薩。


接著鑑識團隊開始彙整0425的生物特徵:性別、族裔、年齡、身材和牙齒記錄的分析。研究人員把遺骸浸泡在熱水和清潔液中,這個過程稱為浸軟(maceration),可鬆弛軟骨、韌帶、肌腱和其他軟組織,而加速自然分解。留下的骨骼在風乾、清點和裝箱後,保存在容器中數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