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

尼安德塔人並不笨

2015-03-01 黃凱特(Kate Wong)
腦部結構、DNA和文化遺物,讓我們對尼安德塔人大幅改觀!他們不僅不像以往認為的那麼粗壯愚笨,更確定的是,他們的DNA仍存在現代人身上。

重點提要
■尼安德塔人是與我們血緣最近的親戚,長久以來,人們認為他們的認知能力遠遠落後智人(Homo sapiens),智人已經具有現代人的身體解剖構造。
■研究顯示,他們的大腦結構和DNA確實和智人不同,但是這些差異在功能上的意義仍然不明。
■文化遺物讓我們能夠更了解尼安德塔人的心智,並發現他們與智人心智的落差沒那麼大。
■這些發現指出,尼安德塔人滅絕以及智人崛起的因素,和智能沒有關係。

在直布羅陀天清氣朗的日子裡,你從戈翰岩洞往外望去,可以隱約看見在碧藍的海上,摩洛哥北部起伏的海岸鑲著紫光。岩洞內一片寂靜,只聽得到浪花拍打海岸的聲音。不過在離岸不遠處,分隔伊比利半島最南端和非洲大陸的海峽上,一片繁忙。漁船駛過水面,捕捉鮪魚和旗魚,遊艇載著觀光客飽覽直布羅陀粗獷的石灰岩懸崖,滿載原油的油輪從地中海往西航行。這裡流動快速的洋流富含養份、氣候溫和、地點險要,自古以來就吸引著人類。

有一群特別的人種在這裡定居了數萬年,熬過了數個冰河期。在冰河期,海平面會降低,岩洞前會有一大片平坦的海岸露出來,讓許多植物和動物棲息其中,這些聰明的人會利用當地富饒的物產,他們的獵物,大到羱羊與海豹,小到兔子和鴿子。他們從遠處的海岸捕捉鯛魚,採集帽貝和貽貝,從周圍的常綠森林中取得松果,有時會捕捉烏鴉和老鷹,為的是拿到漂亮的黑色飛羽來製成飾品。他們在所居住的岩洞地面上刻符號,但是年代久遠,已經無法得知意義。

從種種活動看來,那些人就和我們智人的祖先一樣,我們智人興起於非洲,身體解剖構造已和現代人類相同,後來遍佈全球每個角落。而那些人是現代智人的表親「尼安德塔人」,身材粗壯、額頭寬大,體型和現代人類不同,於是尼安德塔人在當代流行文化中,成了愚笨與粗野的代名詞。根據2015年《自然》發表的最新定年結果,尼安德塔人在35萬~3萬9000年前居住在歐亞大陸(2009年9月號〈最後的尼安德塔人〉中的2萬8000年必須被推翻)。

這些貶損人的世俗觀點源自年代久遠的科學偏見。在20世紀初期,第一副完整的尼安德塔人骨骸在法國的聖沙拜爾遺址出土,塑造了這群人的形象,現在已經知道這副因為年老而畸形的骨骸,當時被認為是來自人類譜系中比較退化的分支。

從那時起,在古人類學界中,有些研究人員認為尼安德塔人的認知能力不如智人,有些人則認為和人類相等,意見就在這兩邊擺盪。如今,新的發現一下子湧現,為這個爭議煽風點火。有些化石和古代DNA分析的結果指出,尼安德塔人的腦確實和智人不同,能力也比不上。但是堆積如山的考古證據又顯示,尼安德塔人有許多行為,和智人無異。

尼安德塔人是智人的最近親,繁衍了數十萬年之後滅絕了,當科學家越了解他們的心智,謎團卻越深。解開滅絕之謎的競賽已經展開了,所得到的答案將有助於我們了解人類和其他人族成員的區別,以及解剖構造上同屬於智人的現代人類成為最成功物種的過程。


顱骨翻出大腦模型


古人類學家一直在找尋遺留在顱骨化石中關於尼安德塔人認知能力的線索。研究人員用顱骨內部鑄模翻出腦的模型,重建這個滅絕人種的腦部外觀,以看出腦的大小以及某些腦區的形狀。但是這些分析無法找出尼安德塔人和智人之間明確的區別。(有些專家認為尼安德塔人只是另一群智人,雖然這兩種人非常相近,但是在本文中界定成不同人種。)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考古神經科學家霍洛韋(Ralph Holloway)解釋說,尼安德塔人的腦比智人稍微扁一些,但是一樣大,事實上有許多尼安德塔人的腦比智人還大,而且從腦部翻模看來,他們的前額葉(主司解決問題和其他工作)幾乎和智人的相同,不過這些翻模無法揭露這些重要腦區的內部範圍與構造。霍洛韋承認:「翻模是腦部演化最直接的證據,但是如果要研究行為,能從中得到的確實資訊極為有限。」


2013年,有個廣受關注的研究發表了,英國牛津大學的皮爾斯(Eiluned Pearce)和同事據稱繞過了腦部翻模的限制,以另一種方式估計腦區的大小。這個研究團隊利用眼窩的大小推估視覺皮質的大小,視覺皮質是負責處理視覺訊號的腦區。他們發現在所測量的尼安德塔人顱骨中,眼窩要比現代人類大多了,這與他們居住在高緯度、低光照度的環境吻合,有一個理論指出,他們的視覺皮質因此比較大,這些研究人員的論點是,尼安德塔人的腦部有比較多區域用來處理視覺,剩下可用的腦區可能就比較小,包括負責維持頻繁社交活動的腦區,這些腦區有助於度過艱難時期。


這些論點沒有說服霍洛韋,他製作的腦部翻模顯示,我們無法描述與測量視覺皮質的大小。尼安德塔人的臉本來就比現代智人大,這可以說明為何他們的眼窩比較大。除此之外,霍洛韋也觀察到現代人的視覺皮質和其他腦區的比例變化很大,這樣的變化看起來和行為的差異無關。


另一種利用化石分析尼安德塔人心智的方法,也得到類似模稜兩可的結果。研究肢體的不對稱狀況、工具上的磨痕、牙齒上的痕跡(處理獸皮的時候會用牙齒咬住),結果尼安德塔人和現代人一樣,也是慣用右手。極為偏好使用右手是區別智人與黑猩猩的特徵之一,象徵著腦的不對稱,這被認為和語言有關,語言是現代人類行為中的關鍵能力。不過,研究尼安德塔人各個發育階段的顱骨樣本可以發現,尼安德塔人的腦部發育過程和智人不同,尼安德塔人在母親的子宮發育時,腦部生長的過程類似於智人,但出生後,認知發育的重要時期就不同了。


這些發育上的差異,可能有深遠的演化根基。分析了17件從西班牙北部阿特普卡山區的「白骨之坑」發掘出的顱骨(定年為43萬年前),可以指出這些一般認為是尼安德塔人祖先的族群,所具有的腦比後代要小。這項發現意味著,尼安德塔人的大腦袋並非傳承自和現代智人最後的共祖。相反地,兩個物種是後來各自演化出較大的腦。雖然後來尼安德塔人的腦和智人的差不多大,但由於各自分開演化,因此除了大小之外,腦部出現其他差異出現的機會很大,例如神經連結的方式。


# 關鍵字:人類學尼安德塔人DNA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