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

歡迎加入人類一族

2014/09/30 伍德(Bernard Wood)
如果你把祖父、曾祖父和所有祖先近親畫成一張家族譜系圖,想必一定很複雜。人類的遠古祖先關係也是這樣,並非我們原本想像的那麼簡單!

重點提要
■要追尋智人(Homo sapiens)在演化過程中的祖先,在過去曾經認為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南猿衍生出直立人,直立人衍生出尼安德塔人,然後再衍生出我們。
■過去40年來,姑且不論其他發現,光是東非挖掘出來的化石就已經澈底打破上述假說。
■最近發現的證據顯示,幾個不同的時期都曾有好幾種不同的人族同時住在這個星球上。要弄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以及哪些人族才是我們的直系祖先,看來會讓古人類學家繼續忙個好幾十年。

「所以你有什麼想法?」柏格說(Lee Berger)。他剛打開兩個大木箱的蓋子,裡面擺放了來自南非馬拉帕的化石骨頭,像極了人類的骨骼。這兩名早在200萬年前就嚥下最後一口氣的人,已經攪亂了一池春水。大多數化石都是「單獨」發現,像是這裡一塊頜骨、那裡一塊足骨,於是科學家得弄清楚這些骨頭是否屬於同一個人。試想你走上一條高速公路,發現一些汽車零件,這裡一塊破掉的擋泥板、那裡一個變速箱的零件,它們屬於同一種車型嗎?或甚至屬於同一輛汽車?或者根本不是來自同一輛汽車,而是來自一輛小卡車?

反之,來自馬拉帕的這些骨骼,雖然沒有完整的身體部位,卻也完整到足以排除隨意混合不同人骨的可能;就像「露西」(1974年於衣索比亞出土)和「特卡納男孩」(1984年發現於肯亞),他們代表的意義也遠遠超過單一的化石。但馬拉帕的骨骼之所以成為新聞頭條,不只因為很完整而且保存良好,更因為南非約翰尼斯堡金山大學的古人類學家柏格認為,這些人所屬的族群,是我們自己「人屬」(Homo)的直系祖先。

每個人都有祖先。我年邁的雙親還有一人健在,我也很幸運見過全部四位祖父母,甚至對三位曾祖父母有模糊的印象。不過我還有一些不能算是祖先的表親,不是很多,因為父親和我都是獨生子,但我還是有幾位舅舅阿姨;對他們的子孫來說,他們是家族樹的重要支柱,不過就我的家族樹來說,他們只等同於汽車的「可選擇的配件」。所以柏格請我不要再欣賞那些牙齒和頜骨的細節,而是告訴他,我認為馬拉帕骨骼在演化上是否等同於我的父母與祖父母,還是等同於我的舅舅阿姨。換句話說,他們所屬的族群,究竟是現代人類的直系祖先,抑或只是表親?

將近50年前,我剛開始在東非研究人類化石時,一般的看法是,這些已滅絕的近親幾乎全是我們的直系祖先,只要你一個接一個往上追溯,就會發現他們越來越不像人類,而是像大猿。但現在從遺傳研究以及化石證據得知(包括尼安德塔人和暱稱「哈比人」的印尼弗洛瑞斯人),過去幾十萬年來,我們的直系祖先曾與好幾種近親共同生活在這個星球上。不只如此,其他的化石發現也清楚顯示,在我們的史前時代早期(400萬~100萬年前),我們祖先也有好幾段時期是與好幾種近親同時漫步在地球上。由於任何一個時期都曾經存在這種多重演化分枝的現象,因此即使只與20年前參與研究的古人類學家相比,如今要鑑定出現代人類的直系祖先,也變得更困難了。然而有這樣的挑戰,也表示人類的演化故事遠比大多數人所了解的更複雜,也更吸引人。

人類支系多而龐雜

我於1968年進入這個領域時,達爾文的「生命樹」概念仍然屹立不搖。他主張整個生命世界的連結方式,恰與一棵樹上各個枝幹的連結方式一模一樣。在達爾文的生命樹中,今日所有的現存物種都位在樹的最外層,而已經不存在的所有物種則位居靠近樹幹的地方。正如同每一個現代人一定有祖先,今日現存的每一個物種也有祖先,因此理論上,生命樹上必定要有一些關鍵的枝幹,或說譜系,能使現存物種向下追溯到生命樹內層,也必定有一些滅絕物種位在生命樹的連接枝幹上,其他物種則是代表演化上的一條條死路。

以現代人類和現存的大猿為例,這個規則意味著,在演化樹上我們這個譜系裡必須要有一些關鍵的枝幹和物種,把我們現代人類、黑猩猩和巴諾布猿連結到共同的祖先;根據分子證據,目前認為那個關鍵生物大約生活在800萬~500萬年前。


# 關鍵字:人類學演化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