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塑化人生-科學人雜誌
化學

拒絕塑化人生

2011-07-01 李名揚
除了惡劣商人添加在食品中的塑化劑,其實日常生活器具以及周遭環境中,到處都有塑化劑,我們必須隨時注意。

重點提要

  1. 鄰苯二甲酸酯類會影響生殖系統,現在最新的研究則發現,它還可能傷害心、肝、腎,並引發氣喘、過敏。
  2. 地板漆或蠟、電線、保鮮膜等日常生活用品都會釋出塑化劑。
  3. 勤洗手、不用塑膠製品盛裝熱食、熱飲及含油脂的食品、定期打掃家裡及隨手拔掉電器插頭,可減少吸入塑化劑的機會。

塑化劑風暴席捲全台,從一開始的飲料及粉劑、錠劑等食品,吹向糕餅烘焙業,越來越多食品可能受到污染,引起各界恐慌。不過,在環保署及衛生署更嚴格監控食品上游原料的來源之後,這股風暴終究會止息。


可是,我們從此就不再受到塑化劑的威脅嗎?塑化劑有沒有可能從其他管道進入身體?進入身體的塑化劑,又可能造成哪些危害?


可能傷害心、肝、腎

台灣是塑膠王國,許多塑膠製品中都會添加鄰苯二甲酸酯類做為塑化劑,以增加彈性、柔軟度及延展性。由於鄰苯二甲酸酯類也是優良的溶劑及膠合劑,也會添加在香水、化妝品、保養品、清潔劑及個人清潔用品如洗手乳、沐浴乳之中,做為定香劑,可使香味持久。其中最廣泛使用的是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也就是這次引起軒然大波的DEHP。


鄰苯二甲酸酯類是一種環境荷爾蒙,作用類似雌性素(estrogen),可能使女童性早熟,並使成年女性發生乳癌、子宮內膜癌的風險升高;同時會降低男性體內的雄性素(androgen)濃度,影響男童生殖器官的發育,以及成年男性的生殖能力。此外,鄰苯二甲酸酯類也容易造成兒童過敏及成人發生代謝症候群,例如肥胖;在動物實驗中,則顯示可能會引起肝癌。


但是塑化劑造成的危害可能還不止於此。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沈林琥和高雄醫學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李水龍發現,鄰苯二甲酸酯類對心、肝、腎都可能造成傷害,他們的這項研究成果發表在今年3月的《基因組學》(Genomics)。


沈林琥和李水龍首先分析過去所有研究過16種具毒性鄰苯二甲酸酯類的學術論文,發現其中兩類DEHP及其代謝物鄰苯二甲酸單(2-乙基己基)酯(MEHP),以及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BP)、鄰苯二甲酸丁基苯甲酯(BBzP)及這兩種化合物的代謝物鄰苯二甲酸單丁酯(MBP),總共會和249個基因或蛋白質發生作用。


他們再進一步分析與這249個基因或蛋白質相關的身體機能,發現可分為心、肝、腎三大類(見右下〈鄰苯二甲酸酯類可能具有的毒性〉),其中心臟和腎臟是過去較少報告的。不過,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和喬治華盛頓大學今年1月在《毒理學》(Toxicology)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發現DEHP會造成大鼠心律不整,李水龍指出,這正好驗證了他們的分析結果。另外也有實驗發現,長期接觸DEHP的大鼠的腎臟結構及功能會發生改變,而且這種改變與長期洗腎的病人情況類似,只是還不能確定人類腎臟的改變原因是DEHP或是腎病本身的關聯因子。


沈林琥及李水龍強調,他們分析的文獻很多是以動物進行實驗,再以電腦模擬在人類身上的情形,大部份都沒有真正以人體實驗來驗證,因此他們只能說「塑化劑有對心、肝、腎造成傷害的風險」,希望為醫學界指出未來的研究方向,做更多實驗來檢驗塑化劑對人體的危害。


造成過敏、氣喘、女童性早熟 由成功大學醫學院教授蘇慧貞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則實際分析國內孩童尿液中塑化劑代謝物的濃度,發現塑化劑與兒童過敏、氣喘及女童性早熟有關,這項結果於今年6月在「2011國科會自然處永續發展整合研究成果發表會」中發表。


研究團隊中的成大醫學院教授李俊璋指出,他們的實驗將生活中可能造成過敏性鼻炎及氣喘的各項物理、化學及生物因子排除之後,發現罹患過敏性鼻炎及氣喘的兒童尿液中,BBzP、DEHP、DBP的代謝物濃度都明顯較高,顯示孩童吸收這些塑化劑的劑量確實具有一定的影響。


研究團隊並進一步分析孩童尿液中的塑化劑濃度與過敏、發炎反應的關係,發現尿液中DBP與DEHP代謝物濃度較高的孩童,血清中與過敏及發炎相關的IFN-γ、IL-5、IL-8及TNF-α等細胞素(cytokine)的濃度較高,顯示鄰苯二甲酸酯類可能會誘發體內發炎反應,並對免疫反應產生輔助效應,因而造成過敏。


此外,研究團隊也分析了台灣71名性早熟女童及29名正常女童尿液中的塑化劑濃度,發現性早熟女童尿液中鄰苯二甲酸酯類各種代謝物濃度均高於正常女童20~120%。研究團隊推論其影響機制為:鄰苯二甲酸酯類會與人體內的雌性素受體結合,干擾雌性素的訊息傳遞,造成大腦神經中樞親吻(kisspeptin)的分泌量異常,容易使女童第二性徵提早發育,導致性早熟。


針對上述發現,衛生署表示,目前國家衛生研究院和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正在規劃一項大型的研究計畫,希望徹底分析鄰苯二甲酸酯類可能對人體造成的危害,前述兩項研究成果,以及國外的相關研究,都會在規劃時納入考量。


家中到處都是塑化劑

但是,這些塑化劑是怎麼進到這些受測者的體內呢?除了直接添加在食品中的塑化劑,其實我們的周遭環境中也到處都是塑化劑。成大團隊調查發現,台灣家戶灰塵中所含的塑化劑以DEHP最多,佔了所有塑化劑的90%以上;然而在性早熟女童尿液中,卻以DBP的代謝物濃度最高,DEHP的代謝物次之。這顯示台灣居家環境中,除了灰塵所沾附的塑化劑,還有其他鄰苯二甲酸酯類來源。


李俊璋指出,他們調查了台灣193個家戶,發現排名居中的家戶,每公克灰塵中含有1.23毫克DEHP,為世界第一,是美國、德國、挪威等國的1.6~3.3倍。其實歐美國家較多家戶使用PVC地板,台灣較常用木頭地板與磁磚,可是我們家戶灰塵中的DEHP濃度卻較高,而且大部份的檢測結果都顯示,越接近地面的灰塵中,塑化劑濃度越高,這顯示問題可能出在木頭地板的防水層、亮光漆或地板蠟中添加的塑化劑。他們也發現,若家中有人在塑膠、橡膠、油漆、殺蟲劑或化妝品等行業工作,家戶中DEHP濃度也明顯較高,很可能是從工作場合帶回家中......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