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本月焦點

暴力犯大腦秘密檔案

2011/06/28 洪蘭、阮啟弘、陳巧雲
明明知道不可以使用暴力,為什麼卻會衝動犯錯? 大腦主導了人的行為,從大腦腦波分析,能否找出生理上的原因?
重點提要

■由於各種腦造影技術的發展,科學家得以探索犯罪行為在大腦中的神經機制。
■衝動型暴力犯無法調控負面情緒、較不能知覺自己的錯誤,注意力也容易受到帶敵意的表情所吸引。
■若能從腦波資料釐清暴力舉動的神經生理歷程,可能有助於矯正這類偏差行為。

心理學是研究人的行為的科學,犯罪學是研究犯罪人行為的科學,因此犯罪學與心理學一直都有緊密的關係。犯罪最重要的是意圖,俗話說:「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過,雖過不罰。」在法律上,有沒有意圖是量刑的標準,蓄意謀殺和過失殺人這一級罪和二級罪中間的差別,就在它的「意圖」。


人的行為源於大腦的意念,犯罪行為也是源自大腦犯罪的意圖。大腦意念和行為是一個正回饋的關係,即大腦產生觀念、觀念引導行為、行為產生結果,這結果會回過頭來改變大腦。這個正回饋作用一直在發生,不因大腦成熟而停止。也就是說,我們的行為和思想會一直不停改變大腦神經迴路的連接。在神經科學上,學習的定義是神經迴路的改變與強化,神經迴路連接得越緊密,行為習慣化的程度越強。所以壞習慣形成後,要改它就費力了。


若想改正一個行為,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一片大草原,上面有阡陌縱橫的路(神經連接)。如果某一條路是你要戒掉的習慣,那麼只是禁止是無用的,因為當意念起來時,若只有這一條路而別無選擇,人還是會偷著走。最好的方法是用你要的行為,去取代你不要的行為。一旦新的路變得大條了,人們就會去走它,而舊的路因為許久不走,被草淹沒了,便會自然而然消失。


大腦不說謊

過去,心理學家一直認為意圖是幾乎不可能測量的,因為太抽象,不容易用實驗儀器捕捉到。但是自從有了腦造影技術,例如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MRI)、腦電圖(EEG)、腦磁圖(MEG)和正子斷層掃描(PET),我們可以從大腦中某個已知功能區域的血流量來推測那個區域活化的意義。1992年科學家又在大腦中發現了跟意圖很有關係的鏡像神經元,如今已發展出一些實驗方法,可以從受試者的鏡像神經元是否活化,來推測這個人在想什麼。


孟子和荀子爭辯人性是善還是惡,透過科學實驗,我們已經在大腦中看到了人性本善,因為人在說謊時會討厭自己。這個實驗是請受試者去聞阿摩尼亞(氨水),因為它很臭,受試者的眉頭會皺起來,大腦中的厭惡中心就活化;這時再請這個人躺在fMRI儀器中,並指示他在看到紅桃十時要唸黑桃三,同時掃描他的大腦(也就是強迫他說謊,但這個謊沒有威脅到他的道德)。想不到,就這麼一點的不真實,受試者大腦的厭惡中心也活化了起來,表示人不喜歡說謊,就算無傷大雅的謊言,他也不喜歡。原來只要情況允許,人會說真話。



# 關鍵字:編輯推薦醫學本月焦點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