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

隱私已死?

很多年輕人大方將生活的私密細節在網路上與眾人分享,這意味著個人隱私的定義將面臨改變。

撰文/索洛維(Daniel J.Solove)
翻譯/宋宜真
-

資訊科技

隱私已死?

很多年輕人大方將生活的私密細節在網路上與眾人分享,這意味著個人隱私的定義將面臨改變。

撰文/索洛維(Daniel J.Solove)
翻譯/宋宜真
-

「星戰小子」(Star Wars Kid)有名有姓,但大多數人只知道他這個稱號。事實上,全世界有上千萬的人知道他,不幸的是,這為他帶來的卻是訕笑譏諷,成為他生命中最難堪的事件之一。

2002年,當時15歲的星戰小子在自拍的影片中舞弄高爾夫球桿,假裝是光劍,由於沒有「星際大戰」電影武術指導的協助,他的武打姿勢並不怎麼靈巧。

這支影片被男孩的同學發現,上傳到影片網站,結果立即引來大批網友的點閱,而男孩也因為肥胖的身材和拙劣的武姿,在各個網誌受到訕笑。

接著,好幾部添加各種影音特效的修改版「星戰小子」上網了:有些人修改影片,讓高爾夫球桿就像光劍一樣發光,有人加入「星際大戰」的配樂,也有些人將它與其他電影惡搞在一起……估計有數十部進階版。而星戰小子也在電腦遊戲裡現身,甚至還出現在卡通影集「蓋酷家庭」和「南方四賤客」。在學校受同學嘲笑是一回事,但想想看,受到全世界的揶揄會是什麼滋味?這名少年只好休學並尋求心理諮商。星戰小子的遭遇,其實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而且是驟然發生,因為今天,收集個人資訊已經變成了一個習慣,越來越多人擁有手機相機、數位錄音機、網路攝影機以及其他錄製設備,可以捕捉生活中的大小細節。

這是有史以來第一遭,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將資訊散佈到全世界。人們不需要出名到給主流媒體採訪,有了網際網路,任何人都可以接觸到全球的閱聽人。

科技造成了代溝。一邊是高中生、大學生,他們以網站和網誌社群為實際生活的中心;另一邊是他們的父母,對於這些人而言,過去的一切通常都深鎖在逝去的記憶裡或頂多儲存在書本、相片和錄影帶中。而對於目前的這一代,過去則保存在網路的世界裡,基本上永遠不會消逝。這項改變引發了一個問題:在這個網路盛行的世代,人們可以期望(或甚至祈求)保有多少隱私?

Google世代

使用Facebook和MySpace這類社交網站的年輕人數量十分驚人,在美國,90%以上的大學生擁有自己的網誌。我把這些成長中的一代稱為「Google世代」,他們許多零碎的個人資訊將會在網際網路上永久保存,只要藉由Google搜尋,人們便可以找到這些資訊。

這種開放性有好有壞:人們無需經由出版、廣播或是其他傳統媒體,便可將自己的想法傳播出去,但這種轉變也會為個人隱私和名譽帶來重大威脅。《紐約時報》不會去關心高中或大學裡最新的八卦,但網誌和網路使用者卻會對此高度關注,因為這些和他們朋友、敵人、家人、老闆、同事等有關的流言,才是最重大的新聞。

在網際網路尚未誕生的時代,流言只會經由口耳相傳,流傳範圍也只限於該社群;私人瑣事只會寫在日記中、深鎖於抽屜內,然而經由網際網路而衍生出的社群,會讓世界各地的群體關係回復到工業社會之前那種緊密相連的文化環境,就像過去部落或農村中的每個人對鄰居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唯一不同的是,現在這些「部落」遍及全球。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80期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