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學

搶救瀕臨滅絕的語言

2002/10/01 吉布斯(W. Wayt Gibbs,Scientific American資深撰述)
在全球化浪潮中,語言的種類至少有一半會在本世紀內滅絕。

重點提要

目前大多數語言學家認為,獨立的語言大概在5000~7000種之間,但是在全球化浪潮中,這些語言至少有一半會在本世紀內滅絕。由於人類的文化與智慧靠著語言傳遞,因此語言學家已視之為己任,開始建立大規模的組織來拯救垂死的語言。最近有幾項大型的語言學贊助計畫陸續展開,預算達數千萬美元,語言學家準備把握機會大展身手,扭轉頹勢!

很明顯,我們必須對目前最該做的事,審慎地重新檢討優先順序。

要是地球上的人類語言消失了90%,語言學就是
歷史上唯一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研究領域消失的學門。
——克勞斯,〈陷入危機的語言〉,發表於《語言》期刊,1992


情況有多嚴重?


十年前,世上大約有6000種語言還有人說,當時克勞斯(Michael Krauss)預言,其中有一半在一個世紀內就沒人說了。這個預言震動了語言學界。克勞斯是美國阿拉斯加大學費班克分校的語言學教授,他創立了「阿拉斯加本土語言中心」,想將阿拉斯加原住民還會說的20種語言,盡可能地保存下來。那些語言中,孩子還有機會學的只有兩種,有幾種只有幾位年長的人還記得,其他的很快就不怎麼流通了。克勞斯在美國語言學會出版的《語言》(Language)期刊上評論道,阿拉斯加的情況反映了全球的模式。他發出警告,要是科學家與社區領袖不進行全球性的串連、合作,以遏阻地域語言沒落的趨勢,那麼人類的語言歧異度有90%就可能註定消失。

克勞斯的預言只不過是內行人的猜測,但是其他的語言學名家早已發出了同樣的警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赫爾(Kenneth L. Hale)去年過世,他當年也在同一期《語言》評論道,有八種他做過田野研究的語言已經消失了。1990年在澳洲所做的調查顯示,90種仍然存在的原住民語言,有70種在各年齡層都不再經常使用了。1992年,克勞斯在美國國會的專家小組中指出,美國原住民語言也陷入同樣的命運,175種中只有20種例外。


表面上看來,人類語言逐漸「大同」的潮流也許是個健全的趨勢,可以消弭族群間的緊張關係,促進全球貿易。語言學家並不否認這些好處,他們承認,大部分語言消失的例子,都是小社群(往往無意識地)選擇使用主流語言的結果,因為他們相信,那樣做會提昇他們的社會或經濟地位。


儘管如此,罕見語言消失還是讓許多語言學家惋惜,理由有好幾個。首先是科學的自利理由:語言學最根本的問題,有些與人類說話的限制有關,這些問題還沒有好好研究過。許多研究者想知道,語法與詞彙的結構元素中,有沒有真正的普遍要素?要是有的話,它們是不是源自人類大腦的硬體構造?其他的科學家則在沒有關聯的語言中搜尋採借來的字詞,目的在於重建古代人類的遷徙模式。這些研究都需要大量的語言樣本,樣本越多,得到正確答案的機率越高。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馬提索夫是藏緬語專家(譯註︰例如雲南的拉祜語),他說:「我認為,保存罕見語言的價值大多是人文的。語言是社群文化最重要的元素。語言死亡了之後,那個文化的特有知識就喪失了,觀察世界的一扇獨特窗戶就關上了。」


1996年,語言學家馬菲協助組織了「地球語言」(Terralingua)這個團體,呼籲大家注意語言多樣性與生物多樣性的明顯關聯,生物多樣性程度高的地區,有許多語言歧異度也很高。另一個國際組織草擬了一份〈語言權的普世宣言〉,已於1996年送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但是他們尚未採取行動。

【右圖︰語言與物種多樣性同受威脅︰最高的生物多樣性與語言多樣性,在世界上往往集中在同樣的國家裡。這個關聯使一些研究人員認為,兩者間有因果關係。但是將生物「熱點」(特有種植物與脊椎動物種類最密集的地方,圖中以橘紅色代表)的分布圖,與瀕臨滅絕的語言(以白點代表)分布圖重疊在一起之後,發現兩者並未完全相關,浮現出更複雜的圖像。】



# 關鍵字:語言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