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研專輯

911恐怖攻擊的心理創傷

2002/09/01 蘇瑟(Ezra S. Susser)、赫爾曼(Daniel B. Herman)、阿倫(Barbara Aaron)
恐怖攻擊之所以恐怖,除了肉體的巨大傷害之外,最重要的是這種不安、混亂的氣氛,會在人與人之間持續發酵、擴散......

重點提要

911恐怖攻擊使美國人民飽受身心摧殘,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患者估計高逾42萬人。恐怖攻擊之所以恐怖,除了肉體的巨大傷害之外,最重要的,恐怕還是因為這種不安、混亂的氣氛,會在人與人之間持續發酵、擴散,使心理創傷不斷加深。美國聯邦政府成立了急難救助中心,正兢兢業業地部署心理衛生防禦人員和相關機制,希望能確實護衛美國人民的心理健康,而媒體和精神領袖所扮演的角色,更有決定性的影響。

那一天,世貿雙塔倒下。


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恐怖分子摧毀了世貿中心雙塔後,旋即展開了生化恐怖戰,遭炭疽菌污染的信件奪去了五個人的性命,美國國會大廈的業務也因此一度停擺。美國人快速反應,立刻進軍阿富汗,並且撥款強化國防軍備;而恐怖攻擊帶來的另一項效應,就是美國長期以來一直經費不足的公共衛生基礎建設,如今也獲得撥款補助。


公共衛生經費大部分用來加強傳染病流行病學的研究,希望能更有效地偵測新的病原體和控制傳染病爆發。未雨綢繆不但能夠防範生化攻擊,保護美國民眾生命安全,同時在面對自然爆發的傳染病時(例如愛滋病毒和西尼羅病毒的蔓延),醫療界也將更有能力適當處理。但要妥善因應恐怖主義的威脅,不可忽視的是,還必須關注到國防中的重要醫學因素──社會大眾的心理健康。


英國倫敦蓋思皇家聖湯瑪斯醫學院的魏思理,和他的同事在《英國醫學雜誌》一篇關於生化武器的文章中指出:「生化武器的目的是透過心理手段,在日常生活中引發恐懼、混亂和不確定感,來造成破壞。」同樣的邏輯當然也適用於造成肉體死傷的攻擊。在恐怖分子冷酷的算計中,製造傷亡只不過是次要的考慮,更重要的目標是:媒體廣泛傳播關於恐怖行動的新聞報導後,將造成社會大眾的恐懼和焦慮。因此,必須毅然決然致力於幫助社會大眾忍受這類心理衝擊,才是適當的因應措施。我們必須預先防範恐怖攻擊可能造成的無形傷害。


最好的例子莫過於巍然聳立的世貿中心。長期以來,世貿中心一直是紐約市和美國的象徵,但數百萬人親眼目睹恐怖分子摧毀世貿中心的龐大建築結構,在30公里外都看得到燃燒的雙塔;更有數百萬觀眾從電視上目睹了整個經過(他們同時也目睹了美國另外一個重要象徵五角大廈遭受攻擊),心理遭受巨大震撼。顯然這一切都經過恐怖分子精心設計,希望能達到最大的效果。經歷了這場浩劫之後,美國民眾普遍深感自己不堪一擊、十分脆弱,這種震驚感更擴大了恐怖行動的心理衝擊。


截至本文發表的時候為止,我們仍然不清楚誰是散播炭疽菌的幕後黑手,但很明顯的,他精心挑選了能夠造成最大心理衝擊的目標,把受炭疽菌污染的信件寄給報社、雜誌社、電視台和知名國會議員。儘管還沒有量化的數字,但不可諱言,炭疽菌的散播確實引發了混亂和焦慮,數以百萬計的民眾因此人人自危、驚恐不已:「打開這封信會不會置我於死地?」美國各地無數民眾要求服用抗生素、做鼻腔抹片檢驗,數以千計的粉末樣本紛紛寄到公共衛生機構,要求做檢驗,令他們負荷沉重,疲於奔命。然而大多數焦慮不安的民眾可能根本沒有接觸到炭疽菌的危險。全美國總共只發現了22起確定的炭疽病例,其中有五位病患不幸死亡,這個數字遠低於美國每天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115人。但是炭疽菌事件擾亂社會人心,引起心理傷害,破壞力卻遠甚於交通事故。


上述例子清楚說明,在對抗恐怖主義時,保護民眾的心理健康是不可或缺的要素。要形成周全的策略之前,首先必須透徹了解問題。因此,我們對911攻擊事件展開初步研究,評估恐怖事件造成的心理衝擊,同時也針對過去曾造成重大傷害的恐怖事件和天然災害,進行了相關的探討研究。


為了進行紐約州所委託的需求評估,本文的兩位作者赫爾曼、蘇瑟以及紐約州心理衛生局的費爾頓,便著手評估恐怖事件發生後立即引發的心理後遺症。我們的研究小組還包括了紐約市心理衛生局、紐約州精神醫學研究院和內森克萊因研究院,以及紐約醫學會的多位同仁。必須特別說明的是,儘管我們的研究對象包括受到直接衝擊的民眾,例如世貿中心的倖存者和痛失親人的受難者家屬,但我們所描述的主要人口卻是紐約市的一般民眾。



# 關鍵字:編輯推薦醫學特別報導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