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新南向科學

撰文/李家維

總編輯的話

新南向科學

撰文/李家維


掘土一尺,挖出了一塊鳥糞石,這是我的太平島存證標本。4000多年前,南海有叢珊瑚礁冒出了海面,經年累月攔截漂砂,就長成了個大沙洲,繼而隆起為島。鄭和下西洋,途經南海諸島,把這國境之南納為中國版圖,漁民稱此大島為「黃山馬峙」。上世紀初,日本漁民進駐,日商也登島開採鳥糞磷礦。接著法國軍隊覬覦佔領,之後此島就由日本與法國輪番立碑據地,直至1946年我們的太平艦抵達正式接收,太平島之名即源於此。


我對磷礦情有獨鍾,1998年我們發現已知最早的動物化石,就是在中國貴州省瓮安磷礦裡6億年前無以計數的動物胚胎;而代表寒武紀大爆發的5億2000萬年前澄江生物群,也是坐落在雲南的昆陽磷礦之上。磷是所有生物的必要元素,農田施肥和牲畜飼料都要大量的磷。磷的來源有二,一是來自5~6億年前,如瓮安和昆陽之天然礦場,一是海島堆積的海鳥糞便。前者成因仍無定論,後者則顯而易見,即海鳥的主食為魚,魚骨是磷酸鈣,鳥糞就富含磷了。全球的磷需求持續殷切,但磷資源有限,價格快速上升,鳥糞石早已枯竭。利之所趨,瓮安的磷礦採礦區大肆擴張,原立碑紀念最早動物化石的發現點,已因開採而崩塌。古生物學者兩年前在《自然》上撰文指責,瓮安縣政府承諾補救,重建了紀念碑也蓋了國際研究站。上個月,中國科學院邀眾國際學者來訪,也慶賀當年的共同發現者陳均遠八十壽誕。我們舊地重遊,很有感慨。


近年來國際爭執的焦點之一是南海,越南、菲律賓、中國大陸和台灣皆宣稱主權,美國軍艦也頻繁巡弋。我們屯兵駐守的太平島是南海之最,當然是中心議題,這和殘存的鳥糞石資源無關,海底可能蘊藏的石油才是核心。2016年初,為回駁菲律賓在國際法庭之訴,外交部和農委會邀我同赴太平島兩次,向國際法政學者實地解說太平島絕非是礁,這是個植被豐富、淡水源源不絕的可適居島嶼。遺憾的是,儘管學者們誠摯點頭稱許,國際法庭仍同意了菲律賓的主張。


競逐資源是人類從不止息的企圖,也常是禍事的根源,讀了〈北極爭奪戰可否避免?〉和〈南海科學 為台灣發聲〉,深感和平共享才是王道。我想對政府建言,讓台灣誠心邀請國際專家,將太平島打造為全球熱帶植物的庇護所,共盡世界公民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