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花、草、魚的異想世界

撰文/李家維
2016-01

總編輯的話

花、草、魚的異想世界

撰文/李家維
2016-01


小兒飛葦來信,就一句話:猜我隔壁辦公室是誰?Benito!他們相識九年,合作研究發表了共同論文,卻未曾謀面,此次意外相逢,當然興奮。飛葦剛由美國杜克大學畢業,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進行博士後研究,而Benito則是由新加坡植物園退休後,也來此任研究員。


我是他們兩位的中介者,那年我到新加坡,拜訪國際聞名的苔蘚學者,Benito Tan。在他的辦公室裡,見我直盯著水族缸看,就主動介紹一薄片分叉的不知名水生植物。水族業者普遍認為那是苔蘚,但構造簡單,特徵太少,他也不認得。我提議帶一小塊樣本,給立志當不開花植物專家的飛葦看看。那時飛葦剛上大學二年級,運用才學會的分子生物學技術分析DNA的序列,鑑別出它該是蕨類的配子體,也很可能是蘿蔓藤蕨屬的成員。它是個多倍體,失去了產生精子的能力,不能受孕長成孢子體,也就無以由外觀來判定它是蕨類了。他組織了個五國團隊,合寫一篇論文,算是進學術圈的敲門磚。


在過往,形態特徵是分類學的主要依據,但現在DNA序列的差異成了分辨物種的新利器。案例之一,是2015年10月發現的加拉巴哥群島新種象龜,牠與同住在聖克魯茲島上的另一象龜外觀相似,長久以來被認為是同一物種,是DNA分析給了牠新身分。同樣的本土案例是這期《科學人》的〈紅玉飄香——台灣山茶〉,近來流行又價昂的好茶「紅玉」就是源自我們山林間的原生特有茶種。茶痴們必讀此文,這是茶席上的好話題。


上個月我在新加坡,這個滿是奇花異卉的花園城市,對物種的跨國流通毫不設防,我也就在街邊的水族館大開眼界。台灣水族館裡遍尋不著的水生蘿蔓藤蕨配子體,赫然就在架上,同時我數了數還有九種水生苔蘚出售,包括標為”Mini Taiwan”的種類,新加坡的水草痴顯然幸福多了。看過豔紅和亮藍來自華南和印度的陸蟹之後,店裡主角就是各式慈鯛了。慈鯛是全球水族缸的寵兒,也是演化學裡的經典案例。〈百變慈鯛〉和〈水族世界的七彩寶石〉是這期《科學人》的多采篇章。帶我去一探水族館的是研究生劉必偉,他研究新加坡集水區的魚類生態,說60%以上的魚種是外來慈鯛,棄養者眾,這在台灣亦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