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今日教育,明日科技

撰文/李家維
2015-08

總編輯的話

今日教育,明日科技

撰文/李家維
2015-08

好個盛會,兩位部長同台對談,這是今年暑假「居禮夫人高中化學營」的精采場景。我負責引言和串場跑龍套,也訂了自以為得意的題目:40年前,我認識的世界;40年後,我預見的未來。學員們年近20歲,40年前我們就是這個年紀;而合理樂觀的預期,我們還可以再活40年,來驗證今日的預言。

科技部長徐爵民回顧當年念建中及台大電機系時的懵懂,閉塞的資訊下,哪有世界觀可言。當時他能換個零件、修理收音機,就被街坊女孩視為絕活了。畢業後他到日本及美國,終於見識了何謂先進,才知那時台灣有多麼落後。現今他領導台灣科技界,深知我們資源少、天災多,國際政治之弱勢及產業競爭大的現況,期勉年輕人:批評解決不了問題,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唯有充實與創新一途。對人類的未來,他趨於無以預測的黯淡悲觀,橫在眼前的環境難關是最大變數,辛苦是必然;光明的是,飛躍的科技仍是希望所繫。

教育部長吳思華笑談師大附中及交大的社團歲月,是求學期間最享受的成就。在那社會禁錮的時代,他曾成功安排眾多靜宜女同學,入住交大男宿舍聯誼。當時交大首創電子學課程,引進半導體知識,他卻毅然棄之轉入企管。他認為科技常有突破性的革命,而社會進展有演化特質,是比較可預測的。因之列舉了40年後,台灣人口、教育及產業的可能變化,自主、多元、腦力及去中心化會是未來的社會特色。結語是年輕人不必像徐爵民那樣悲觀,期待幸福人生吧!

接著兩位部長就在台上辯論起相異觀點,學員們也熱烈提問並表示意見,我們能自主於無盡資訊的浪潮中嗎?這時我恍神了一會兒,半導體發展了40年,快速推動知識的創造和傳播,澈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看來近期內電子科技仍會用巨大動能引領人生,但是難道沒有盡頭嗎?〈走出摩爾定律的迷宮〉給了答案,當矽晶片已無以再微縮,用光脈衝的碳晶片可能取而代之,運算會更快速。再來該是期待量子電腦了,屆時我們就不知極限為何物。

末了,學員們終究沒有放過吳思華,問他當年如此與體制抗衡,現今面對反課綱的示威,有何感想?在那坦誠互動的氛圍中,吳部長的理念闡述,竟贏得當天最響亮持久的掌聲,我似乎見到了教育家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