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人類還能往哪遷徙?

撰文/李家維
2015-05

總編輯的話

人類還能往哪遷徙?

撰文/李家維
2015-05

金孫回台,我得享半個多月的天倫樂。摟著他聞花香、摸皮毛、數貝殼,再來是堂礦物課。當年對他老子,我不曾如此急躁,總擔心這會揠苗助長,壞了自我求知的樂趣和成就感。但是現在我急得按捺不住,因為知道他將活到22世紀,那時的日子不好過啊!澇旱、糧食及能源荒都將加劇難解。儘管最後發現火車和挖土機才是他的最愛,我仍期盼這兩歲前的系列課程,能激發他對自然生命的熱愛,若是能挺身救地球,那就更好了。

還記得「京都議定書」嗎?那是1997年人類覺醒於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危機的一大宣示,已開發國家信誓旦旦,要在2012年時把溫室氣體排放量降到比1990年再低5.2%。隔年,每個月的月均溫再創歷史新高,在此警訊下,締約國快速增加。但終是畫餅,不敵各國經濟發展的短期私利,再度見證國際協議之破局。全球碳排放量仍持續快速增加,2014年的增溫又寫新高,今年會更難捱了。

全球巨變的徵兆已現,專家們說可能為時已晚,即使溫室氣體的排放量趨於穩定,暖化趨勢在未來幾個世紀都難逆轉。《2050人類大遷徙》的作者史密斯預言,屆時天災肆虐,唯有環北冰洋的國家適合人居。當然最苦難的將是大洋中的小島國了,吉里巴斯就是其中之一。

初聞吉里巴斯是在2008年,總統湯安諾(Anote Tong)宣示把4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劃為世界最大的自然保護區。最窮的小國有此壯舉,當然雄心震世。湯安諾的活力無限,國際能見度極高,竭力宣告他們會是暖化的第一批氣候難民,上升的海平面即將淹沒家園。之後,我到吉里巴斯去引種多樣的林投植物,遇見絡繹而來的各國援助組織代表。在一次野宴中,見到了光腳的吉里巴斯創國總統塔拜(Ieremia Tabai),他的氣度和談吐不凡,很有領袖架勢,這個10萬人的國家果真人才輩出。然而吉里巴斯人能有個尊嚴的未來嗎?請讀〈汪洋中的氣候難民?〉。

若是地球的陸地環境持續惡化,我的金孫能移居何處?入海或上太空都是選項,〈巴斯光年深海任務〉和〈哪裡比地球更適居?〉為下一波人類大遷徙鋪下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