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老鼠美饌,抑或猩猩美饌?

深入調查實際存在的石鼠與想像出來的亞馬遜猩猩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陳儀蓁
-

反重力思考

老鼠美饌,抑或猩猩美饌?

深入調查實際存在的石鼠與想像出來的亞馬遜猩猩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陳儀蓁
-

今年5月20日我在辦公室裡「工作」的時候(呃,其實這是上網瀏覽的婉轉說法),發現有兩則新聞,來自不同媒體,卻有著共通的主題。這兩篇報導引發許多疑問:到底是生命模仿藝術?還是藝術抄襲生命?如果我在午餐時間向會計師詢問意見,那頓飯可以列入扣除額嗎?


事實上,午餐正是串起兩則新聞之處。第一則新聞刊於5月19日《澳洲日報》,標題為「烤肉串上的老鼠竟是新物種」,第一段就寫道:「寮國(又稱老撾)的菜市場裡,有種長相奇怪的齧齒動物,被拿來做成烤肉串。科學家發現,這種齧齒動物其實是新物種,還是哺乳動物的分類下,30多年來首度立新科的首位成員。」這種齧齒類在當地名為「嘎紐」,是一種石鼠。文章中還提到:「這種石鼠由紐約野生動物保育協會(WCS)的提明斯所發現,是他注意到已經處理過、正要拿去火上烤的石鼠。」


我腦中浮現喜劇演員路易斯布萊克扮演歐洲人,第一次見到北美洲動物的橋段:「哇×,你看!那是去他×的啥鬼東西?(停頓)我們去抓來吃吧!」然後我又繼續瀏覽網頁,來到「洋蔥」這個網站。這網站自詡為全美最完善新聞網,儘管(或是因為)他們其實只是不斷在更新新聞。我意外看到一個新聞標題:「發現美味新物種」。洋蔥這篇報導發表於5月18日,而且是以完美的新聞文體呈現,文章開頭寫著:「【巴西瑪瑙斯訊】一群在亞馬遜河流域進行研究的跨國科學家表示,他們發現一種不為人知的靈長類動物。」文中還提到這是「生物學上的大發現」,而且這種動物「淋上葡萄乾糖汁後美味極了」。


進一步調查發現,WCS是在5月11日發佈嘎紐的新聞稿,SA網站在5月12日就公佈了這個消息。(這次換你說:哇×,SA有網站www.sciam.com喔!我們上去看看吧!)洋蔥有沒有可能以真實題材為靈感,根據嘎紐編出巴西「不為人知的美味猩猩」? 要回答這問題,需要真槍實彈的新聞採訪(這名詞有點討厭,因為這真的是工作了)。我打電話向洋蔥詢問的結果是,他們早在嘎紐的新聞發佈前,就準備報導美味猩猩了,而兩則新聞撞期,只是碰巧罷了。對方以標準的洋蔥風格說:「不過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們是可以自己編新聞的。」


接著我打給正在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家裡的提明斯,得知他在1996年就發現了嘎紐,根本比洋蔥早好幾年。提明斯回憶道:「那天一大早,天剛亮不久,我去菜市場,各地小販帶來農場裡的蔬菜、森林裡的野味,還有河裡的鮮魚。」嘎紐就擺在一些蔬菜旁販售。提明斯說:「我第一時間就知道,那是種我從沒見過的生物。」


光是把標本送出寮國就花了兩年時間,然後英國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珍金斯與美國佛蒙特大學的基爾派翠克又花了七年,對這種生物進行完整的科學分析,並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論文,發表在《系統分類學與生物多樣性》(分類學可真的是工作了)。


他們將嘎紐的學名訂為老撾謎鼠(Laonastes aenigmamus),歸類在Laonastidae科之下。論文裡解釋,Laonastes意指「住在寮國岩石裡的生物」,aenigmamus代表「謎樣的老鼠,暗示這種齧齒類謎樣的分類地位。」而這種老鼠是跟鼴鼠、豪豬還是絨鼠比較接近呢?目前還不明朗。至於老撾謎鼠自己希望被分類到哪個位置?我想,不要在蔬菜旁就好了。謝謝各位看倌。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5年第43期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