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你祈禱我病癒?

說祈禱能治病,就是質疑上帝的全知與全能。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蔡耀明
-

真真假假

你祈禱我病癒?

說祈禱能治病,就是質疑上帝的全知與全能。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蔡耀明
-

在1944年底,巴頓將軍於高登腹地之役,激勵其頹勢部隊打敗德軍時,他轉而求助於隨軍的主任牧師。


巴頓:牧師,我想要你發表一份祈求好天氣的禱告文。我的士兵與德軍
   戰鬥的同時,還要跟泥濘和洪水搏鬥,真讓我厭煩。是否能請上
   帝幫幫我們的忙。
牧師:長官,這種祈禱,需要一條厚厚的跪毯才行。
巴頓:即使這種祈禱需要一條飛毯,我也不管,我只要你的禱告文。


雖然極少人把巴頓後來的成功歸因於神蹟,但是近年來同儕審查的科學期刊上,出現了一些宣稱遠距代禱(intercessory prayer)可以治病和帶來健康的研究。這些研究充滿了方法上的問題。


涉嫌欺騙。2001年《再生醫學期刊》刊出了一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三位研究員的研究報告,宣稱人工受孕的女性中,有接受代禱者的受孕率達50%,是沒有接受代禱者的兩倍。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醫療線特派員強生興奮又謹慎地說:「一項關於禱告力量用於懷孕上的新研究,其結果讓人驚訝,但是很多醫師抱持懷疑。」其中一位存疑者是來自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婦產科臨床教授佛林,他不僅在實驗方面找到了許多方法上的錯誤,還發現其一位研究作者沃斯(Daniel Wirth,又名John Wayne Truelove),並不是醫學博士,而是一名超心理學的理學碩士,他曾被控以郵件詐騙和偷竊,而且他認罪了。


該文的另外兩位作者,對此不願多加評論。經過佛林三年的質詢後,《再生醫學期刊》把那篇研究從網站上刪除,而哥倫比亞大學也發表了調查報告。


缺少控制。這些研究有很多都沒有控制可變因素,像是年齡、性別、教育程度、種族、社經地位、婚姻狀況、宗教信仰,以及忽略了一個事實─絕大多數的宗教都反對有害健康的行為,例如亂交、酗酒、濫用藥物,以及抽菸。這些可變因素控制下來後,先前的重要結果即不復見。一項關於高齡婦人髖關節手術後復原的研究,並沒有做年齡控制;另一項關於上教堂和從病中康復的研究,也沒有考慮到,人的身體越不好,就越不會上教堂。


結果不同。在一份廣為宣傳的「重生基督徒」(born-again Christian)為心臟病患禱告的研究中,29個結果只測量出6個在「禱告組」和「沒禱告組」之間有一項的實質差異。在相關研究中,不同結果測量是很重要的。各研究之間要做相同測量才有意義,因為測量足夠多的結果,偶然會顯現一些重要的關聯。


操作型定義。祈禱影響力的實驗,精確地說是在研究什麼呢?例如,哪一種祈禱才適用?(基督教的、猶太教的、伊斯蘭教的、佛教的、女巫信仰的,以及黃教的祈禱,都一樣有效嗎?)祈求的對象是什麼?(上帝、耶穌和一種普遍的生命力是不是等價的?)祈禱的長度和頻率又如何?(兩次10分鐘的祈禱等於一次20分鐘的嗎?)多少人在祈禱,以及他們的宗教地位有影響嗎?(一個牧師的祈禱,是不是等同於10個教區居民的祈禱?)大多數祈禱研究,要不是少了操作型定義,就是在研究期間定義並不一致。


最嚴重的謬誤是神學上的:如果上帝是全知與全能的,他不該需要別人提醒或誘騙,才去治癒某人。以科學證明禱告有效,是把上帝變成天國的實驗鼠,並帶來壞科學和壞宗教。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4年第34期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