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重力思考

野性的接觸

啤酒、黑熊、鮭魚以及死短吻鱷的攻擊。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姚若潔
-

反重力思考

野性的接觸

啤酒、黑熊、鮭魚以及死短吻鱷的攻擊。

撰文/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翻譯/姚若潔
-

人類幾乎天天都與各種充滿野性的動物接觸。舉例來說,我自己在過去24小時內,便把一隻大蜘蛛從浴巾上甩掉、注意開車時不要壓到青蛙、騎腳踏車時讓蝗蟲搭便車、被一隻大狗撲上來、一隻小貓靠過來摩擦、吃雞、餵蚊子。像這樣的一天實在是沒什麼稀奇。但今年夏天,你如果拎起一尾死短吻鱷,就不難聯想到一則關於人類與其他動物「野性接觸」的新聞報導。


讓我們談談這個「活甩短吻鱷」的傢伙。7月時,美聯社報導一則來自美國弗羅里達州橘港的消息,開場是這樣的:「據可靠消息指出,一名男子以一尾近一公尺長的短吻鱷毆打其女友,並對她丟擲啤酒瓶,當時他們在自己的活動住屋車中發生爭執。」這段短短的描述(法官很可能也會給這活甩短吻鱷的傢伙坐個「短短的」牢),實在太讓人印象深刻了,多加評論只會損其光彩。


幾週後,美國西北太平洋岸有隻無邪的熊,發現了善用啤酒的好方法。路透報導:「不久前在華盛頓州,有一隻黑熊被人發現躺在露營地失去知覺,原因是狂飲了三打之多的當地啤酒。」(動物的酒精濫用問題並非僅見於此。2002年,印度有一頭大象發現了米酒並喝了起來,後來在街上橫衝直撞。有許多鳥類也發現,吃發酵過的果子會妨礙飛行。)這隻興奮的熊闖進西雅圖東北的貝克湖度假區,突襲冷藏櫃,把啤酒當晚餐喝。而且牠不是毫無選擇的:在試過另一種牌子的啤酒之後,牠決定,只喝雷尼爾(Rainier)啤酒。釀造商了解市場的想法(相信你也明白),把這隻熊封為他們的非正式代言人,還為牠舉辦命名競賽。最後獲選的名字是「啤啤熊」,不過我比較期待的是「醉醉熊」或「咕嘟熊」。


熊喜歡酒精並不稀奇,看來有越來越多人喜歡熊——吃熊肉。不過熊有一樣秘密武器。7月時,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發行的《罹病與死亡率週報》指出,「1997~2001年間,共有72起旋毛蟲症的病例……被呈報到疾病防治中心;絕大部份的感染與食用野味有關,其中又以熊肉為主。」熊身上住著旋毛蟲,遇到那些烹煮熊肉時火力不夠旺的人,牠們就很高興地加以感染。雖然這並不是十分流行的感染,一年只有約12起,但仍足以證明有句諺語不夠真切:「有時是你獵到熊,有時是熊獵到你」。更精確的說法是:「有時是你獵到熊,有時是熊獵到你;當你獵到熊時,偶爾還會附贈高燒、發冷、疼痛、腹瀉,然後必須去拜訪寄生蟲學家。」


而熊與人都喜歡鮭魚。所以對於美國化學學會(ACS)8月份會刊中的一段話,想必識字的熊會與我們一樣關心:「養殖的鮭魚比絕大多數野生鮭魚含有更多阻燃劑,根據最新研究,某些野生的王鮭含量最高。」


這篇文章是討論一則ACS期刊《環境科學與科技》上的報告,說明現在許多鮭魚都含有神奇的溴化耐燃劑聚溴聯苯醚(PBDE),這是「廣泛用於電器與家具的防火添加劑。」一份鮭魚產業的刊物以頭條發表了對立報導:「鮭魚阻燃劑研究並沒有任何新發現,消費者無須多慮。」這麼說來,我們應不需全面警戒。總之,經常食用帶有消防設施……呃,不,我是說含有PBDE的鮭魚,到底有沒有問題?想必有兩方相反意見,所以在此提供食用鮭魚的基本原則:如果你沒辦法煮,就不要吃。完畢。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4年第34期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