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專家看新聞

重新命名韋伯太空望遠鏡

2021-06-01 普雷斯科德—溫斯坦(Chanda Prescod-Weinstein)、塔特(Sarah Tuttle)、沃克維茨(Lucianne Walkowicz)、諾德(Brian Nord)
新一代太空望遠鏡不該以推行恐同政策的人命名。


哈伯太空望遠鏡比過去任何儀器凝望更遙遠的時空,澈底改變人類看待宇宙和自身的方式。預計今年升空,號稱「新一代哈伯」的韋伯太空望遠鏡(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將比任何光學或紅外光望遠鏡看得更遠,有機會顯現銀河系的太初面貌、搜尋適居行星、並探索暗物質之謎。這些觀測資料有助於洞悉宇宙,讓人類找到自己在宇宙的定位。


正因如此,美國航太總署(NASA)若以韋伯之名,送這套精良的儀器上太空相當不合時宜。韋伯的歷史定位講保守一點是爭議十足;講難聽點,恰恰反映美國聯邦政府歧視同性戀的共犯結構。


生前擔任公職的韋伯逝於1992年。美國總統杜魯門執政時,韋伯在國務院發展冷戰的心理戰工具,1961年接任NASA署長,曾監督阿波羅計畫。當時聯邦政策是清除政府中的多元性傾向(LGBT)員工,身為管理階層,韋伯責無旁貸,而他在國務院的下屬執行該政策。早在1950年他便知道這政策導致後來反同獵巫的「紫色恐怖」(The Lavender Scare)。歷史學家強森(David K. Johnson)2004年出版《紫色恐怖》並提出證據,指韋伯和國務院其他主管參與參議院討論,導致一連串毀滅性的聯邦政策。


許多天文學家十分感激韋伯在NASA任內的工作,緬懷阿波羅計畫的偉大成就。感激和緬懷是很重要,但並非全貌;韋伯對NASA的正面貢獻,無法掩飾他在其他方面的負面影響。既然知道韋伯在參議院的沉默,以及他在NASA的作為,我們認為有必要重新命名韋伯太空望遠鏡。命名至關重要,深深影響未來數十年的潮流與科學文化,因此必須反映最高的道德觀......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