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焦點

科技公司不該反科學

若企業資助那些否定科學的團體,也將危害我們的生活環境。

撰文/撰文/歐瑞斯克斯(Naomi Oreskes)
2020-08

科學焦點

科技公司不該反科學

若企業資助那些否定科學的團體,也將危害我們的生活環境。

撰文/撰文/歐瑞斯克斯(Naomi Oreskes)
2020-08


今年4月1日,一則可能由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發出的聲明在網路上傳開:「凡否認氣候變遷者,Google即日起停止贊助。」聲明中解釋,身為全球資訊業龍頭的Google,多年來助長了許多假資訊,但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促其檢討。Google高層表示:「對於那些否認氣候變遷或是阻撓相關因應行動的團體,我們會中止贊助。」


此事在推特圈回響熱烈,科學家與環保人士大讚這家科技巨擘展現了私部門在此議題中少有的領導魄力。發佈這則聲明的網站「環保Google」(A Greener Google)點閱人次破10萬,且至少有一個主流新聞網站例如「市場觀察」(MarketWatch)報導此事。


可惜這只是個愚人節玩笑,由行動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策劃,意在彰顯企業說一套做一套,口口聲聲愛地球,卻又支持那些否定或貶低氣候科學的組織。這則聲明之所以能以假亂真,原因之一是去年Google有1000多位員工要求雇主停止贊助這類組織,而微軟、亞馬遜與臉書員工也曾提出此類訴求。


高明的諷刺手法點出一個現實問題:Google過去10年的贊助名單裡,有10多個團體設法阻止人們採取氣候行動,並散佈以偏概全的言論、做虛假陳述,甚至公然說謊詆毀氣候研究與科學家。這樣的團體包括美國競爭企業協會(CEI)、德州公共政策基金會與卡托研究所,全都前科累累,對氣候科學不是敵視就是質疑,CEI還直接涉及對科學家做出人身攻擊。那麼大公司為何贊助那些打擊科學的團體呢?所有龍頭企業幾乎都加入幾個貿易團體,這些團體為商人喉舌,例如遊說政府降稅,而他們的其他作為通常無人過問,例如全美議會交流理事會(ALEC)主打「小政府、自由市場與聯邦主義」理念,微軟參與其中多年。2011年據稱ALEC不只為廠商謀福利,還鼓吹反民主措施,例如限制選舉人身分。爾後幾年,包括微軟在內的一票財星500大企業開始與其劃清界線。


羅斯福新政之後,貿易團體高喊美國聯邦政府侵害自由,試圖力保私部門的特權。1980與1990年代,這股勢力矛頭一轉,全力攻擊科學。如同我與康威(Erik Conway)於2010年合著《販賣懷疑的人》中所述,貿易團體與自由主義智庫駁斥酸雨、臭氧層破洞、農藥濫用等議題的研究結果,人為氣候變遷更不在話下,因為這些問題是由商業活動造成,且需仰賴政府解決。他們否定現實,以維護其意識型態與經濟利益。


這種情況在近幾個月一覽無遺,美國許多保守派人士拒絕美國政府在這次疫情中實施管制。南達科他州州長就是個極端例子,即使疫情燒到家門口,肉品包裝廠有數百名員工發病,她仍拒絕實施任何型式的管制措施。的確,居家令必然限縮人身自由並傷害經濟,但政府越早實施防疫,對人身自由和經濟的保護其實更好。無論如何,命要是沒了,自由也只是空談。


「反抗滅絕」的成員佩納多(Sam Peinado)寫電子郵件告訴我,Google許多員工對愚人節玩笑聲明信以為真,因為他們希望公司這麼做。這有何不可?某些團體固守意識型態,為了一己之私把我們帶進反科學的死胡同裡,員工與客戶難道不該期望企業領袖與這些團體劃清界線?這次疫情已證明,一味否定科學,既不能保護你我,也保護不了經濟。企業領袖該挺身而出,拒絕與科學對立。(張雨青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