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手記

失落的水邊精靈-藍睡蓮

2019-03-01 鄭仲良


在台灣,睡蓮是頗受歡迎的觀賞植物。走一趟花市,可輕易找到漂亮的雜交種睡蓮,而台南白河享有盛名的飲料「香水蓮花茶」亦是取材自睡蓮。一些豔麗的睡蓮被園藝家引介為水景庭園植物栽培,育種家則把多種具有特色的野生種雜交,創造出千變萬化的品種,供園藝家妝點庭園。雖然台灣民眾普遍認為睡蓮是外來種,但實際上台灣過去曾有兩種野生睡蓮的記錄:子午蓮(Nymphaea tetragona)及本文主角藍睡蓮。


不同地區發現的藍睡蓮族群,花色、植株尺寸都存在差異,植物學家難以斷定這些族群是否為同一物種。這樣的情況導致過去文獻使用不同學名標記藍睡蓮,分類群歸屬混亂;最主要使用於藍睡蓮的兩個學名是Nymphaea nouchaliNymphaea stellata。1989年,英國植物學家瓦德科特(Bernard Verdcourt)檢視相關標本後,認為過去標記成兩個不同學名的植物其實並無二致,因此採用較早發表的學名Nymphaea nouchali,把Nymphaea stellata視為同物異名。然而,由於過去文獻描述的上述兩者在外部形態的說明並不精確,導致野地某些睡蓮族群皆符合兩者的文獻描述,卻在細微性狀(例如花色、葉片裂片有無重疊)有所差異,因此這樣的分類處理是否合適,仍需深入研究。筆者暫且採納瓦德科特的看法,把兩個學名指涉的植物視為同一物種。


台灣相關文獻中,藍睡蓮最早出現於《台灣植物誌》第一版,描述為「Nymphaea nouchali,中文俗名『白花睡蓮』,產地嘉義、台南」。隨後出版的第二版描述為「Nymphaea stellata,中文俗名『藍睡蓮』,產地新竹、嘉義」。兩版植物誌均描述其花淡藍色,生長環境為池塘;此外第二版附註說明「可能已在台灣滅絕」。1922年,日本植物學家佐佐木舜一(Shun-ichi Sasaki)在台南大正公園採集到一份藍睡蓮標本,該標本只有一朵花和一片葉子,花朵相當殘缺,難以辨識花色;這份標本現保存在林業試驗所中,無法確認原始來源是野生或是由園藝家引介栽植。在那之後,也沒有可靠的記錄證明藍睡蓮依然存在台灣野地。


國外原生及雜交種睡蓮在台灣廣泛栽培,甚至逸出野外。2013年屏東縣牡丹鄉哭泣湖因雜交種睡蓮生長過多引起淤積問題便是一例。來歷不明的睡蓮遍生於野地,讓植物學家難以斷定藍睡蓮是否在台灣存在過;即使真的存在,也很難確定它們現在身在何處。


筆者近年來尋訪人煙稀少的山區濕地及低海拔荒地,亦請園藝家協助尋找,希望再次發現藍睡蓮蹤影。2017年初,筆者與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同事在新北市雙溪區山區一座私人蓄水池裡,發現一種形態很像藍睡蓮的植物。地主表示該睡蓮並非他所栽植,也不知來歷,只知道該睡蓮生長在水池裡已有數年。筆者取得地主許可,把池中一顆睡蓮塊莖帶回保種中心栽培;種植約兩個月後,睡蓮成功開花。筆者觀察這株睡蓮的葉片和花朵形態,並比對文獻,發現與佐佐木舜一採集的標本非常相似,略帶淡藍色的花瓣也與兩版《台灣植物誌》描述一致,很有可能是文獻記錄中的藍睡蓮。此睡蓮結實能力弱,不容易孕育種子,幸而它容易自植株旁發育出小球莖進行無性繁殖,算是解決了繁殖問題。雖然無法完全肯定此睡蓮與植物誌提到的藍睡蓮是同一物種,但能在台灣野地找到近似文獻描述和標本記錄的個體,筆者依然相當開心。


藍睡蓮生長在低海拔淡水棲地,與人類活動範圍高度重疊,族群容易受干擾。廢棄物污染、不當的河川整治、棲地因開發而流失,在在威脅著原生水生植物;人類在淡水棲地引入外來物種,亦排擠原生水生植物族群,甚至導致滅絕。淡水棲地逐漸惡化,不只影響水生植物,亦會污染周遭陸地生物的水源。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出版的《2017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中,評估為野外滅絕(EW)的五種植物中有三種是水生植物;藍睡蓮則被評估為資料缺乏(DD)。包含藍睡蓮在內的幾種瀕危及保育資料缺乏的水生植物提醒著我們:必須正視淡水棲地所面臨的危機。


藍睡蓮小檔案
●藍睡蓮屬於睡蓮科(Nymphaeaceae)睡蓮屬(Nymphaea)廣熱帶睡蓮亞屬(NymphaeasubgenusBrachyceras),這個亞屬均為白天開花,花朵帶有明顯香氣。種名nouchali源自模式標本產地孟加拉南部諾阿卡利縣(Noakhali District)。
●藍睡蓮花形呈星狀,花瓣白色、前緣帶有極淡的淺藍色,花心有香草氣味。
●浮葉水生植物,廣泛分佈亞洲、非洲熱帶地區,生育環境為池塘、湖泊或水流緩慢的小溪流。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