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科學人

打造軟體生態系-杜奕瑾

撰文/李宛儒、攝影/汪忠信

聊聊科學人

打造軟體生態系-杜奕瑾

撰文/李宛儒、攝影/汪忠信


2015年起,人工智慧(AI)圍棋軟體AlphaGo接連擊敗多名職業棋士,AI的進展與應用一夕之間從專業領域傳進大眾的耳朵。這幾年各行各業言必稱AI,政府也積極佈局相關計畫,但AI到底是什麼?會取代人類嗎?台灣有沒有相關人才?能否跟上世界潮流?眾聲喧嘩中,微軟公司亞太區研發總監杜奕瑾在2017年回到台灣,創辦「台灣AI實驗室」,在科技媒體、有志於進入相關領域的工程師與學生社群間掀起一波討論。


台灣AI實驗室的願景是凝聚軟體人才,並與本土企業合作,要在台灣開發世界級的AI應用。這項計畫獲得許多關注,杜奕瑾儼然成為台灣AI發展趨勢的意見領袖。


回台之前,杜奕瑾已經在美國發展了10幾年,曾投身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人類基因組研究計畫,後來加入微軟,參與搜尋引擎Bing與數位助理Cortana的開發。除了這些經歷,杜奕瑾更為人所知的,是他在20幾年前還是大學生時,創辦了台灣最大的網路論壇「批踢踢實業坊」(PTT)。


網路萌芽時代


1995年,杜奕瑾窩在台灣大學的男生宿社自己架設電子佈告欄(BBS),PTT是他當時的帳號。從一開始只有台大資訊工程學系學生使用,慢慢加入其他系所及他校的同學,乃至高中生,逐漸演變成台灣最大的網路論壇,至今PTT累積超過兩萬個主題看板、100萬名使用者,最高峰時段曾吸引15萬人同時使用。PTT的次文化對台灣六到八年級生有莫大的影響,也外溢到主流文化,例如新聞媒體暱稱網友「鄉民」即是PTT使用者的自稱。後來臉書席捲全球,PTT在台灣社會仍有不可忽視的地位和影響力。


2007年,人在美國的杜奕瑾申請了一個臉書帳號,登入的第一個感想是:「怎麼那麼難用!」臉書宣稱可以連結所有人,杜奕瑾心想:「PTT也可以啊!而且還早了20年。」當年臉書只能按讚,PTT還可以「噓」。如今各類社群網站蔚為風行,杜奕瑾為何能在20多年前就選到具發展性的方向?


杜奕瑾答得輕描淡寫,說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有什麼可以玩,就做什麼。」他從小愛打電動,國小二年級因為母親買了一台Apple2電腦,便開始自學程式,把遊戲邏輯化寫成程式語言;高中準備聯考時,還在家裡用撥接的2400數據機架站。1990年代網路開始萌芽,大約就是在杜奕瑾進入台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時,開始有宿舍網路,方便學生連上學校網頁,另外學校也架設BBS供學生討論交流,但官方BBS有諸多限制,例如台大的「椰林風情」有一陣子因為同學徵一夜情而關閉使用者暱稱。除此之外,技術和呈現也都有重重規範,杜奕瑾當時擔任椰林風情站長,受不了學校管太多,決定自己動手架一個。


網路能玩的可多了,除了PTT,杜奕瑾也協助蕃薯藤網站轉型。那時網路已開放一段時間,使用人數與網站數上升,網址也越來越複雜,輸入網址前往各網站變得很麻煩。蕃薯藤從台灣網頁開始蒐集,隨著納入的網站越來越多,台灣第一個搜尋引擎於焉誕生。蕃薯藤的搜尋引擎做得比Google還早,杜奕瑾說:「如果我當時寫信給佩奇(Larry Page,Google共同創辦人),他會從美國飛到台灣(來拜訪我)。」


社群網站、搜尋引擎技術與服務在現今看似理所當然,但在20年前仍需要想像力和前瞻觀點。不過對當時的杜奕瑾來說,PTT、蕃薯藤或許都不是什麼遠大計畫,只是生活中的不便利想讓機器代勞,並把解決方法分享給眾人一起使用。如今台灣AI實驗室想做的,仍是解決問題,只是從生活中的問題,變成各領域、各產業的問題。不同的是:學生時代的杜奕瑾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覺用對了方法;如今他帶領團隊,必須有意識地把過去的感悟化為現在的工作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