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形上集

愛因斯坦也沒轍

2019-03-01 高涌泉
他的社會正義理念經常背離所處時空的主流意見。
據說有些哲學作品有撫慰人心的功用,例如我在莊信正所著《文學風流》中讀到羅馬大政治家小加圖(Cato the Younger)在自殺前夕重讀《柏拉圖對話錄》〈斐多篇〉(Phaedo),此一名篇描繪的是蘇格拉底服毒就義當天哲人與學生的對話,大約小加圖認為可以從中求得一點激勵。後來我在網路上看到收藏於法國羅浮宮的一尊小加圖大理石雕像:站著的小加圖眼睛正看著左手所拿的〈斐多篇〉(羊皮書?),垂著的右手則拿著將要刺向自己的劍,這讓我對於這個故事有了更深的印象。小加圖的例子可能戲劇化了些,不過閱讀哲學可以得到慰藉,應是不少人的經驗。我多少也嘗過這樣的滋味,但在哲學之外,我發現閱讀愛因斯坦也可有類似的激勵作用。我指的不是愛因斯坦的科學論文,而是他那些為數不多的一般著作,包括他人收集整理的語錄。一個我喜歡的例子是愛因斯坦在1931年所寫的〈我的世界觀〉(The World As I See It),文章不長,他在裡頭闡述的人生、哲學、價值觀,很引我共鳴。其中一小段是:「善(Kindness)、美(Beauty)、真(Truth)這三個理想照亮了我的道路,一次又一次給我新勇氣以便能愉快地面對人生。如果不...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名家專欄形上集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