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上集

紐約書評

它不只是狹義的書評,每一篇都提供各式各樣觀點,讓人從中了解各領域的議題與現況。

撰文/高涌泉

形上集

紐約書評

它不只是狹義的書評,每一篇都提供各式各樣觀點,讓人從中了解各領域的議題與現況。

撰文/高涌泉


朋友中興大學王孟亮教授寄給我一篇戴森的新文章,這是一篇書評,篇名是〈做為猶太人與哲學家的愛因斯坦〉,即將刊登在今年5月7日出版的《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一份我最喜歡的雜誌。《紐約書評》常常把即將刊登的文章先公佈於網站,料想王教授必然經常瀏覽這個網站,才會在4月中旬就看到了戴森的文章。戴森是知名物理學家與科學散文作家,接觸過科普書的讀者都應該不感陌生。


戴森與楊振寧相知甚深,楊振寧於今年3月中旬來台灣訪問時,恰與我聊到戴森另一篇評論歐本海默的《紐約書評》文章,所以我便把戴森論愛因斯坦的新文章轉寄給他,楊振寧也馬上回信讚歎戴森寫文章又快又好。楊振寧的看法也是科學散文界共識,例如也從事科學寫作的王孟亮就認為,戴森目前是(未來也是)科學寫作的第一人。


戴森新文章所評論的是今年出版、僅191頁的一本愛因斯坦小傳《愛因斯坦:他的空間與時代》,他說這類書是必要的:多數知名科學家的傳記只有歷史學家或專家才感興趣,這些科學家在出名數十年之後,便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但有極少數科學家例如伽利略、牛頓、達爾文與愛因斯坦,生平與思想具永恆價值,因為他們永久改變了我們的思維,所以持續有新書出版,把這些人歷久彌新的思想探照在每個世紀出現的新問題之上。


講起愛因斯坦,不能不提到他的量子觀,戴森如此闡述:「波耳的『哥本哈根詮釋』是一種二象性哲學,因為它所描述的宇宙有兩層,第一層宇宙是愛因斯坦的古典世界,我們可以直接觀察到其中的物體,卻不能預測它們的行為,因為它們受到見不著的第二層世界的事件所驅動;第二層宇宙是量子世界,其中的狀態無法直接觀察,但是這些狀態遵循著簡單的定律,例如每個粒子會依據簡單的機率法則,沿著每一條可能的路徑前進。」


戴森又說:「二象性哲學精確呈現了我們目前的知識,它說古典與量子世界都是真實的,但我們還不清楚兩者是如何地結合在一起,……年輕物理學者一般認為二象性哲學已經失效,他們接受的是量子哲學,這個哲學相信古典世界是虛幻的,只有量子世界才存在,古典世界的出現是因為一種稱為『去相干』的現象抹掉了量子效應。」


戴森說愛因斯坦的古典哲學要求所有的東西都滿足古典定律,因此無法解釋量子過程,反之,量子哲學要求所有東西滿足量子定律,卻無法說明唯一的古典世界的由來。二象性哲學賦予古典與量子世界同等真實性,卻講不清兩者的關係。戴森以為三種哲學都有其道理,但都不完備。外行人應可從戴森的說明抓到量子論令人困惑之大概。


戴森發表於《紐約書評》的其他文章也和這篇文章一樣,都不只是狹義的書評,而會借題發揮把種種科學故事與概念介紹給大眾。事實上,戴森的文章連內行人也會覺得有趣。我之所以欣賞《紐約書評》,是因為它所刊登的文章幾乎都是如此:作者皆是有學問的知名人物,以特定的書為起點(但有時也根本不特別談哪本書),帶出各式各樣觀點,讓我這可以從中了解各領域的議題與現況。


以我手頭一本去年10月9日出版的《紐約書評》為例,裡頭有:哈佛政治經濟學教授談歐盟的困境、劍橋大學古典文學教授談羅馬哲學家塞內卡的雙面性、一名哲學教授談怎麼論證什麼是真實的、另一名哲學教授談電腦能否思考、資深分析師談美國與以色列的外交關係,以及兩位歷史學家辯論法國大革命。總之,《紐約書評》無所不談:音樂、繪畫、電影、文學、政治、科學、哲學、經濟、教育,偶爾還有技術。


去年5月我路過台灣大學圖書館,便進去想翻翻最新的《紐約書評》,萬萬沒想到台灣大學已經停訂這一份雜誌了,原因是經費不足。我大感訝異,難道台灣大學沒什麼人在意這份雜誌?至今,這種情況並沒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