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看新聞

積極行動抗暖化

若加緊行動,世界仍然可能守住全球暖化不跨越2℃的大限。

撰文/曼恩(Michael E. Mann)
翻譯/張雨青
2016-01

專家看新聞

積極行動抗暖化

若加緊行動,世界仍然可能守住全球暖化不跨越2℃的大限。

撰文/曼恩(Michael E. Mann)
翻譯/張雨青
2016-01


地表若持續暖化超過2℃,就會重創地球,而要懸崖勒馬可不容易。這個數字促使多國在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COP21)中,承諾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然而還是有人公開質疑,所謂2℃這個目標,根本不可能達成,因為我們無法及時部署低碳經濟所需的技術。但其實我們做得到,障礙不在能力不足,而在政治與社會意願。沒有人說這很容易。逾70位曾擔任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顧問的氣候專家,都建議要把全球暖化壓在2℃以下,並同意「需要劇烈扭轉當前的趨勢……不能只是微調。」(編按:後來決議是1.5℃。)


要把暖化維持在2℃以內,我們最多只能再排放2700億公噸的碳。按照目前一年約90億公噸的排放速率,這樣的「碳預算」不出30年就要破表。根據近期的一項分析顯示,要維持在2℃以內,已探勘石油總量的1/3、天然氣總量的1/2以及煤礦總量的80%,都不能開採。


這下子麻煩了,表示我們現在就必須逐步減少用煤,而且還要離加拿大的油砂越遠越好(計畫興建用來輸送油砂的Keystone XL油管看來要喊停了),也意味在打造以再生能源為主的潔淨未來之際,我們不能燃燒更多天然氣當做過渡時期的替代能源。


人們常認為只要把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壓在450ppm以下,就不會越過2℃大限。但煤用得越少,2℃的挑戰就越嚴峻:煤燃燒時會釋出硫酸鹽的氣溶膠粒子,進入大氣後會把部份入射陽光反射回太空。根據我的計算(參見2014年6月號〈全球暖化假性暫停〉),要彌補本世紀末硫排放歸零所損失的遮陽效果,二氧化碳的警戒線必須再下修至405ppm左右,只比目前的排放水準略高。


我們做得到嗎?氣候科學家韓森(James E. Hansen)說得好,大規模造林就能從空氣中抽回約900億公噸的碳,我們必須限制土地利用,好讓森林得以生長回人類砍伐前的規模,搭配每年減少幾個百分點的碳排放,就能守穩2℃的目標。挑戰不小,但是可行。


歷史上多的是開頭先喊行不通,後來證明是一場誤會的例子。


美國進步中心的羅姆(Joe Romm)在回應氣候相關批評聲浪時這麼說:「謝天謝地,過去當我們必須做些真正艱難的事,例如二次大戰時收治數百萬名傷患,以及馬上重振全國經濟以贏得大戰勝利之際,沒有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在旁扯後腿。」2015年12月的COP21激盪出的共識,有可能發動一場野心勃勃但完全可行的大規模行動。


重要的是,有實際的行動才能實現技術創新與規模經濟。例如,過去幾年的全球太陽能電池價格,便因中國快速擴產而下降了超過50%。老說「我們辦不到」的人,其實是畫地自限,美國從來不是個唱衰自己的國家。


即使有了創新,也擴大規模,我們有時還是可能需要運用直接捕集技術,從大氣中把二氧化碳抽掉。這麼做的成本不菲,但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工程學教授萊克納(Klaus Lackner)有信心能透過以量制價的方式,把成本壓低至一公噸27美元。


動與不動,前者的成本只有後者的一半。這可不是跨政府氣候變遷研究小組(IPCC)的推測,而是出自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該公司已估算出碳排放的社會成本為一公噸54美元;甚至還有其他更高的估值。別問我們是否負擔得起守穩全球暖化不跨越2℃的成本,我們承擔不起的是什麼都不做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