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警察為何殺人?

當憤怒凌駕理智,加上對某些種族持有刻板印象和偏見,人民保姆變成了殺人犯。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2015-08

真真假假

警察為何殺人?

當憤怒凌駕理智,加上對某些種族持有刻板印象和偏見,人民保姆變成了殺人犯。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2015-08

最近美國發生一連串警察使用致命暴力對待少數族裔公民的事件,讓許多人探究其共同原因;他們最常得出的結論是種族歧視。出現這種解釋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美國司法部在調查密蘇里州福格森市的18歲青年布朗死亡事件時,在當地警局內部發現了種族歧視的電子郵件。

就算在美國社會少數幾個地區的一些警察腦中,仍存有歧視想法,那並不能解釋每年白人警察與少數族裔公民之間,發生了許多沒有擴大成社會事件的衝突,以及幾千件沒有造成死亡的襲警事件。這些引發暴力事件的警察或民眾,到底在想些什麼?

答案之一可在大腦深處找到,也就是神經科學家潘克沙普(Jaak Panksepp)所稱「憤怒線路」的三個腦部構造的連結:環導水管灰質區(整合輸入的感覺刺激與輸出的動作反應)、下視丘(調節與動機及情緒有關的腎上腺素及睪固酮分泌)以及杏仁體(與自發性情緒反應有關,特別是懼怕,會在看到生氣的人臉時活化;此區受損的病人難以評估他人的情緒)。潘克沙普以電極刺激貓的憤怒線路,會造成貓張牙舞爪、並攻擊潘克沙普的頭部。在人身上進行類似刺激,會引起不由自主的憤怒感。

憤怒線路外圍有大腦皮質環繞(特別是額葉眼眶面皮質),並受其調節。對於特定刺激,大腦皮質會決定要產生什麼反應,例如應該衝動還是自制。精神科醫師路易斯(Dorothy Otnow Lewis)在1998年出版的《精神失常認罪》中指出,經手術分離腦皮質與皮質下區域的貓,會對輕微的騷擾性刺激做出強烈的暴力反應;這與一位因凶殘刺殺某位店員而遭判刑的凶手類似:他的腦皮質與其他腦區的連結受損,路易斯懷疑,腦部損傷是造成他行凶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