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拋開基改禁忌

究竟什麼是「天然」食物?為什麼那麼多人對基因改造生物表現出近乎道德層次的恐慌?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2015-05

真真假假

拋開基改禁忌

究竟什麼是「天然」食物?為什麼那麼多人對基因改造生物表現出近乎道德層次的恐慌?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2015-05

1980年,我採行了某種為期一週的淨化飲食法,食物包括水、辣椒、檸檬以及蜂蜜,同時還參加了240公里的自行車賽程,結果讓我停在路邊嘔吐。在我參加自行車比賽的年代,我試過各種提升競賽表現的流行飲食法,沒有一種比某位同行自行車手採行的「目擊飲食法」更有用,也就是看到什麼、就吃什麼。

目擊飲食法在本質上是所謂「原始人飲食法」中最早的一種(與今日流行的不同),來自某種錯誤的想法,說是舊石器時代的人類祖先食用了一組營養素組成比例正確的天然食物。人類學家記錄了早期原住民各式各樣的食物,從東非馬賽人幾乎全由肉、奶和血組成的飲食,到新幾內亞土著以番薯、芋頭及西谷米為主的飲食等。至於營養素組成率,根據2000年發表於《美國臨床營養期刊》的文章〈全球狩獵採集族群飲食的動植物組成佔比與主要營養素所含能量估算值〉,碳水化合物佔比從22~40%、蛋白質從19~56%、脂肪則從23~58%都有。

那麼,究竟什麼是「天然」食物?人類經由選拔育種(selective breeding)對食物進行基因改造,已超過一萬年,要不是有這些原始的基因改造生物(GMO),地球或許只能維持今日一小部份人口的存活;原始指的是相對於今日特別設計的抗病原菌和除草劑、強化營養素組成的品種而言。舉例來說,研發經基因改造以增加維生素A含量的黃金米,部份是為了幫助生活在第三世界營養不良的數百萬名孩童免於失明。至於GMO食品的健康與安全顧慮,歐盟執行委員會在2010年發表的報告《歐盟資助GMO研究十年紀》中說:

從超過130件的研究計畫、超過25年的研究期間,以及超過500個獨立研究群的參與,所得出的主要結論如下:生物科技本身,特別是GMO,並不比傳統的育種技術更危險。

那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對GMO表現出近乎道德層次的恐慌呢?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人類學家費斯克(Alan Fiske)提出的「人與物互動的四因子關係模式理論」可提供解釋。四因子是:一、共享(人人平等);二、階級(從上級到下級);三、對等(一對一交換);四、市場價格(從以物易物到貨幣)。舊石器時代的人類祖先生活在平等的群體,食物大多由成員平分(共享);當這些群體與部落結合為城邦後,食物與其他資源的不平等分配就變得常見(階級),直到市場價格的制度出現。

違反這些關係的後果,可讓我們了解GMO如何被歸入道德範疇,而非生物本質。舉例來說,室友應該只吃自己的食物,或記得吃了別人的東西要償還(對等),但夫妻之間就不必如此記帳(共享);請朋友來家裡吃飯,如果他們說要付錢,你會覺得不好意思,但如果在餐廳用餐,就必須買單,而不是請餐廳老闆來家裡吃一頓價格相當的飯菜。這四種關係模式都根植於人類天性中對公平與互惠的要求,只要察覺有違反的情況,就會感到不公不義。

由於食物對人類的生存與興盛具重要性,我懷疑GMO會讓人感到共享與對等的關係受到侵犯,特別在於GMO與孟山都這種以市場價格模式操作的大企業有關。再來,把「天然食物」提升至近乎神話的地位,加上許多基因改造技術所承受的禁忌壓力(還記得人工授精被視為非自然的年代?),使得GMO成了褻瀆神聖之物。

其實大可不必這樣,GMO合乎科學並具營養價值,在人口不斷成長時有助於人類生存,可謂道德高尚。且讓我們繼續開懷地吃吃喝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