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真真假假

罪犯神經學剪影

2013/07/01 薛莫(Michael Shermer)
神經科學與犯罪學的融合,讓我們知道暴力之源並尋求遷善之道。

史蒂芬金在廣受歡迎的文章〈槍械〉中,比較了一位殺人如麻犯人的高中畢業照與警局大頭照:前者看來「一如常人」,後者則像「最可怕的噩夢」。


罪犯的長相是否與一般人不同?科學是否能發現某些模式,好讓可能的罪犯在犯法前就可辨識,或是得知管訓的成效?美國賓州大學犯罪學家及精神科醫師芮恩在新書《暴力剖析:罪行的生物根源》中,就試圖回答上述以及相關問題。芮恩詳細描述了演化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的研究,在這個問題上殊途同歸;例如他以兩個案例做為對比,來顯示看待犯罪根源的新方式。首例是「歐夫特先生」:由於他的額葉眼眶面皮質底部長了個巨大腫瘤,而從正常人變成戀童癖患者;在切除腫瘤後,他又回復正常了。第二例是名姦殺犯佩吉:他的幼年極為悲慘,歷經窮困、營養不良、沒有父親、遭到虐待與強暴,頭部挨打,嚴重到被送進醫院數次;他的腦部造影「清楚顯示前額葉皮質的內面與眼眶面都有功能減弱的證據。」


芮恩還檢視了41位殺人犯的腦部造影,發現這些人的前額葉皮質都有顯著缺陷,使得上述案例的重要性更加凸顯。這種腦部傷害「讓演化較為原始的腦區,好比產生氣憤與暴怒等原始情緒的邊緣系統,失去了控制。」芮恩進一步指出,針對一般神經科病人的研究顯示,「前額葉皮質的傷害會導致冒險、不負責任與違規的行為(增加)」,並出現「衝動、喪失自制力與無法適當調整或抑制行為」等個性變化,以及「智力喪失靈活性與解決問題能力變差」等認知缺失,而可能導致「課業不佳、失業與窮困,這些都是使人走上犯罪與暴力之路的因素。」


快速生長的腫瘤與充滿暴力的成長環境相比,究竟有何差異?前者顯然屬於生物因子,後者則是由生物與社會因子交錯的複雜網絡造成。芮恩指出,兩者都會引發讓人為難的道德與法律問題:「如果你同意歐夫特先生由於額葉眼眶面皮質長了腫瘤,所以無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那麼某位犯下與歐夫特相同罪行的人腦中沒有明顯可見的腫瘤,卻有源自神經發生過程、連正子斷層掃描也難以看出的前額葉細微病變,你又該做出什麼判決?」腫瘤可以迅速治療,但成長過程造成的影響就沒那麼容易……


【欲閱讀完整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37期7月號】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