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健康與科學

悲傷的陰影

2011/06/28 休斯(Virginia Hughes)
哀傷到什麼程度才需要醫生來治療呢?

重點提要

哀傷到什麼程度才需要醫生來治療呢?

大多數人遲早會因所愛的人過世而悲痛。有時他們會瞥見心愛的人出現在擁擠的街道上,這樣的經驗往往令人懷疑他們的神智是否正常;有許多人即使不是非常認真,也會開始思考活著的理由。但是,這些令人不安的想法和情緒在什麼時候會恢復正常,隨著時間過去變得不那麼強烈?這些情緒何時會跨過疾病的下限,需要進行強效的抗抑鬱藥物治療或心理治療,或者雙管齊下?


精神疾病治療的聖經《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預定將在2013年發行的第五版中,修改兩處內容,以回答這個問題。其中一項改變反映了心理衛生領域中逐漸凝聚的共識,另一項變動則引起極大的爭議。


比較沒有爭議的改變,是書中將增加一個新類別:複雜性悲傷症,也稱為創傷性或長期性悲痛。新診斷所指的是處於悲痛的常見症狀超過六個月,例如強烈思念死者、不易重新開始生活、覺得生活毫無意義,以及對死者感到生氣和怨恨。備受爭議的改變則位於時間表的另一端:它允許在有人過世後,對其親友頭幾個星期內的憂鬱症狀進行治療。目前,DSM特別禁止將失去親人者診斷為重度憂鬱症,除非是喪期已經過了兩個月以上。


這些改變對病人和心理衛生專業人員的影響很大,因為手冊中對精神疾病的定義決定了治療方式。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也決定保險公司是否給付該項治療。因此,在這項提議修改背後的邏輯值得進一步探究。


不正常的悲傷

病態性哀悼的概念出自於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但直到最近才開始受到普遍的注意。在1980和1990年代,幾項研究的對象是長久陷入嚴重悲傷的寡婦,研究人員注意到,抗抑鬱藥物會緩解悲傷和自我菲薄這類抑鬱的情緒,但是對其他方面的悲痛並沒有效果,例如對死者的思念和揮不去的念頭。這項發現顯示,複雜性悲傷和憂鬱症是由大腦中不同網絡所產生的。可是這項研究成果還遠遠不足以放入1994年的第四版DSM中。在886頁的書中,喪親之痛只有一段描述為「可能會成為臨床關注焦點」的症狀。但沒有提及複雜性悲傷。


往後幾年的其他研究顯示,持續性的強烈悲傷會增加罹患其他疾病的風險,如心臟病、高血壓和癌症。悲傷研究的先驅者皮格森(Holly G. Prigerson)1997年在美國匹茲堡組織了一次喪親之痛的專家會議,決議了她和同事稱為「創傷性悲傷」這種新病況的初步標準。他們所認為的決定性特徵是「每日強烈思念和關注死者」。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精神病學教授霍洛維茨(Mardi J. Horowitz)很早就開始研究這種症狀,他指出,從本質上來看,就是無法適應沒有死者的生活。皮格森當時是匹茲堡西方精神醫學中心與診所的助理教授,她希望此次會議能成為動力,找到足夠的證據來支持對DMS的修改。現在是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教授的皮格森說:「我們知道悲傷可能會引發很多不良後果,比抑鬱和焦慮引起的還多。我們認為這值得臨床重視。」


接連的研究進一步確認了當初的描述,對象不僅是寡婦,還包括失去了孩子的父母、海嘯倖存者和其他狀況的人,使研究更加完整。研究人員在2008年獲得了第一個複雜性悲傷症的神經學徵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歐康納(Mary-Frances O'Connor)掃描在五年內因癌症失去了母親或姊妹的女性大腦。她比較了典型悲傷的女性與長期不減哀傷的女性。在掃描儀中,她給受試者看死者的照片或聽與死者相關的辭彙,這兩組參與疼痛的神經網絡都活化起來。但是,長時間悲痛的婦女,也顯示出獨特的神經特徵:依核(nucleus accumben)的活動增加了。這個區域是大腦報償中心的一部份,對看著吸毒用具的吸毒者,以及看到自己新生嬰兒照片的母親進行腦部掃描,這個區域也會亮起來。這個結果並不意味著這些女性沉迷於傷痛,而是她們仍然極度感到與死者相連。臨床研究也發現,結合用於治療憂鬱症和創傷後壓力的認知行為治療法,可能幫助一些有複雜性悲傷的人度過難關。


由於各種研究開始增加,一些研究人員轉向複雜的統計分析,希望更精確驗證並定義這種症狀特徵的真正組合。匹茲堡會議的10年後,皮格森在2009年公佈收集自近300名悲傷者、追蹤兩年以上的數據。分析其中20多項常出現在受試者的心理症狀,她訂出了複雜性悲傷症的標準:強制出現的每日思念,加上九種其他症狀中的五項,時間長達死亡後半年以上。嚴謹定量化的研究,正是症狀要列入DSM所需的條件。哥倫比亞大學精神病學教授席爾(Katherine8 Shear)說:「符合複雜性悲傷條件的人,並不一定符合憂鬱症或創傷後壓力障礙的標準。如果在DSM中沒有這種疾病,病人就無法獲得治療。」


有爭議的療法

把剛失去親人的人診斷為憂鬱症,並給予相對應的治療,則有更大的爭議性。雖然悲傷和抑鬱有些症狀重疊(悲傷、失眠),這兩者被認為是不同的。例如,悲傷與特定的事件相關,而臨床上憂鬱症的起源往往更模糊。抗抑鬱藥無法減輕想念死者的感覺。因此在大多數情況下,以治療憂鬱症的方法治療悲傷的人,是無效的。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1年第113期7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醫學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