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

看顧未來

別為了明天犧牲現在,想想要留給後代什麼樣的公共資本吧!

撰文/薩克斯(Jeffrey D. Sachs)
翻譯/鍾樹人
-

永續發展

看顧未來

別為了明天犧牲現在,想想要留給後代什麼樣的公共資本吧!

撰文/薩克斯(Jeffrey D. Sachs)
翻譯/鍾樹人
-

地球當前的重大問題,有許多將在未來50~100年達到高峰。早已在各地引發旱災、熱浪等災難的氣候變遷,可能在未來數十年內,造成遍及全球的大災難。氣溫上升與降雨模式的改變,可能導致全球糧食產量遽減,在亟需食物的地區造成大饑荒。另外可以想見的是,格陵蘭、南極的巨大冰山可能有部份崩解,使得海平面上升數公尺,淹沒海岸。


這些災難的防範措施經常被視為是犧牲現在以換取未來,我們被告誡現在就要減少消費、少用能源,不要再從事耗盡資源的活動,以確保後代的福祉,因此,這場衝突被套上了道德的框架。現代人欠了未來人什麼呢?當代人類為了未來世代,必須把褲帶勒得多緊?這類問題的確重要,但錯失了挑戰中的一個很重要卻受到輕忽的面向。


假設我們已知現有的消費水準,是短視的政客為了回應短視近利的選民而設定,我們還是可能藉由管理長期的公共投資策略,來影響後代的福祉。想想看,我們可能只要多花1%的全國總收入,建立一個稍微昂貴的能源系統,就能化解未來的氣候變遷問題,舉例來說,這個較貴的能源計畫可規劃一部份經費來研發及建設火力發電廠的碳捕集與隔離技術,或是大規模的太陽能電力網。


這些額外的開銷不一定得由我們這一代來買單,可以透過發行政府長期公債取得資金,由後代自行承擔。因此,即使不降低消費水準,我們仍然可以選擇要留給後代什麼:是較大的公共債務,加上低碳的電力網和穩定的氣候;或是較小的公共債務,卻加上不乾淨的電力網和失控的氣候變化。


與其自問要為後代犧牲些什麼,我們不如專注在要留給他們什麼樣的公共資本。當然,後代可能希望我們現在就勒緊褲帶,為他們支付清潔費;但如果不行,未來的人類理當會選擇較安全的氣候,以及永續的能源系統,並願意為此繼承一個較大的公共債務。


未來的公共資本要如何有效分配,挑戰當然不僅在氣候變遷。我們是要留給後代較高或較低的生物多樣性(相對於人工建物)?較多或較少的全球人口(這得看我們有多少公共投資可支持家庭計畫,促成民眾自願降低生育率)?這些選擇並不需要犧牲現在以換取未來,而牽涉到我們要留給後代什麼樣的公共資本。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82期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