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神聖科學

突現這個理論可能破除化約論的魔咒、讓靈性重返自然嗎?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

真真假假

神聖科學

突現這個理論可能破除化約論的魔咒、讓靈性重返自然嗎?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

17世紀初,義大利數學家伽利略著手推動鐘擺、把球滾下斜坡,以及觀測木星的衛星;他的目的只是想解開自然界的規律,並寫成定律。他這麼做,也把某個魔鬼給釋入了人間。


這種機械式的世界觀取得了無比的成功,以至於到了19世紀初,法國數學家拉普拉斯已然能夠「想像有位大智慧者,對於任何時刻在自然界作用的所有力量,以及世間所有組成物件的位置,都了然於胸……然後該智者能夠利用同一個公式,決定出宇宙裡最大型天體以及最小號原子的運動。對該智者而言,沒有什麼是不確定的。」


到了20世紀初,科學接下了拉普拉斯的魔鬼角色,並撒下一張廣大的「因果網」,將過往與未來的因果關係都連在一起,並把所有複雜的現象都化約成簡單的組成,而試圖解釋一切。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溫伯格對化約哲學有一針見血的評論:「所有解釋的箭頭都朝下指:從社會到人、再到器官、細胞、生化、化學,最終則來到物理。」在這樣一個無所不包且能完全得出解釋的宇宙,上帝的位置又在哪裡?


對此,加拿大卡加立大學生物複雜學與資訊學研究所的創所所長考夫曼有個答案:把神祇自然化。考夫曼是複雜理論的先驅,他在新書《重新造神》中使用全面的突現與自我組裝理論,把化約論的因果關係轉了個方向;他說,這樣做「並未違反任何物理定律」,卻也無法以物理定律解釋。考夫曼宣稱:上帝「是我們挑選的名字,用來稱呼自然宇宙、生物圈和人類文化中永不止歇的創造力。」


在考夫曼的突現宇宙中,化約論並沒有錯,只是不完整而已。在科學史上,化約論有過許多重大貢獻,但至今仍未能解釋像生命起源、生物圈、意識、演化、倫理與經濟學等許多謎團。舉例而言,化約論者要如何解釋生物圈呢?考夫曼斷言:「遵循牛頓的做法,是寫下生物圈演化的一堆公式,然後再解開這些公式,但這種做法不可行。我們事前無法預測生物圈裡會出現什麼新的功能,因此我們也不曉得有哪些變數(好比肺臟、翅膀等)該放進公式裡。在牛頓式的科學架構中,我們可以預設變數、訂出變數之間的法則、起始狀況及其變化範圍,然後計算該系統未來的行為表現,但這套做法並不能幫我們預測生物圈的未來情況。」


考夫曼提醒我們,這並不是只針對計算能力的認識論問題,而是在不同層面、不同肇因的知識本體論問題,因為在進入複雜度更高的層面時,有些全新的東西跑了出來。


類似的知識本體差異也存在於意識、道德與經濟等能自我組裝的突現當中。我在新書《消費的思維》裡指出,經濟與演化從簡單變成複雜的過程中,如何學習並成長而成為複雜的適應系統;它們又如何自我催化,或擁有自我推動的反饋迴路。因此,我在考夫曼的詳細解說中得到印證,感到十分欣慰。他說明了這些現象為何「本身擁有創造能力,卻不能從物理推論導出,因此屬於宇宙中突現的真實存在。」考夫曼主張,突現這種創造過程「如此驚人且勢不可擋,讓人畏怯、感恩和尊敬,對許多人來說,它就如同上帝一般。這個全屬自然的上帝,就是宇宙的創造力本身。」


我與考夫曼在地球上兩個最神聖的地點相處過,一是義大利的科托納(沐浴在托斯卡尼豔陽下),另一是美國加州的伊色冷(俯視著太平洋),都是在討論科學與宗教的會議上。他是我認得最富靈性的科學家之一,擁有無比的熱情與全面的寬容。他的上帝2.0版是值得我們崇拜的神祇,但是否能取代上帝1.0版的耶和華,我還有懷疑,畢竟後者是銅器時代就寫好的程式,在我們大腦與文化的軟體中已經跑了6000年之久。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78期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