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亞當箴言與史賓諾沙猜想

相信、不信以及不確定這三種反應,在腦中激發了三條不同的神經路線。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真真假假

亞當箴言與史賓諾沙猜想

相信、不信以及不確定這三種反應,在腦中激發了三條不同的神經路線。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潘震澤

在超級精采的電視節目「流言終結者」早期某集,主題是驗證車軸會不會與車身分家,主持人之一亞當沙維奇記錯自己的預測,而給攝影師當場抓了包,並分鏡重播先前的錄影畫面。當錄影顯示他犯錯的鐵證,亞當冷笑著反駁:「我不承認你的事實,我只接受我自己的。」


懷疑論是門精緻的藝術與技術,可讓人了解為何排斥所有別人的事實而只接受自己的,幾乎註定產生失敗的信念系統。至於這種相信過程是在腦中何處展開,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腦部造影中心的神經學家哈里斯、塞斯及科恩,試圖使用功能性磁共振造影來解答。他們讓14位成年受試者閱讀一系列經過設計的敘述,內容分別是正確、錯誤或難以確定,受試者則需按下標示相信、不相信或是不確定的按鈕作答,同時腦子接受掃描。敘述範例如下:


數學:

(2+4)+8=16

62可被9整除

1.257=32608.5153


事實:

多數人有10根手指和10個腳趾。

老鷹是常見的寵物。

上週二,道瓊工業指數上升了1.2%。


倫理:

不該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未達投票年齡的小孩是沒有人權的。

對小孩說謊要比對大人說謊好一些。


實驗結果發人深省。首先,評估不同敘述時的反應時間有顯著差異:對於自己相信的敘述,反應要比不相信或不確定來得快(後兩者的反應時間則無差別)。其次,將回答相信與不相信的腦部造影相比,腹內側前額葉皮質(與報償有關的決策與學習區)的神經活性較明顯。第三,比較回答不相信與相信的造影,左下額葉回、前腦島與前背側扣帶的反應都上升;這些腦區與負面刺激、疼痛知覺和厭惡感有關。最後,比較回答不確定與回答相信或不相信的造影,負責解決衝突的前扣帶皮質神經活性增加了。


這告訴我們什麼呢?哈里斯及研究夥伴在2007年12月的《神經學期刊》指出:「好些心理學實驗似乎都支持17世紀荷蘭哲學家史賓諾沙的猜想:要接受某個敘述為真,只需要理解它;但要否定它,則需要後續的否決過程。我們可以把理解一句話與看到一樣東西做類比:一般而言,我們都會接受自己看到的東西就是那樣,除非能證明它其實不是。」因此,受試者評估正確的敘述並認為可信,要比評估不正確或無法確定的敘述來得快。再者,由於處理不正確或不確定敘述的腦區也參與了痛覺及厭惡感,特別是與味覺或嗅覺評估有關的感覺,因此對於所謂通過味覺或嗅覺測試的宣稱,這項研究也帶來了新的意涵。…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74期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