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剪影

追尋大腳野人的硬漢

2007/12/28 霍洛韋
高大多毛的大腳野人只存於傳說中,對吧?根據麥德倫提出的證據,很可能不對,然而他所持的立場受到同行人類學者和大學同事的排擠。

在1996年一個灰濛濛的星期天早晨,麥德倫兄弟開車前往美國華盛頓州的瓦拉瓦拉,希望與弗里曼碰面,弗里曼在「大腳研究圈」裡很有名,是腳印拓模來源的大宗。麥德倫從小就很注意大腳傳說,也聽說弗里曼是個騙子:「所以我半信半疑。」麥德倫說,他們兄弟倆沒先聯絡就跑去,與弗里曼聊起他的蒐藏。弗里曼說,他那天早上剛發現一些腳印,可是狀況不好,不值得拓模。但無論如何,兄弟倆還是想瞧瞧。麥德倫說:「我心想,正好趁此機會『解剖』一下這場騙局。」麥德倫跑去藍山山脈一探究竟,沒想到就此加入追尋答案的行列。


麥德倫是愛達荷州立大學解剖學與人類學副教授,專長是足部形態學及猴、猿、人類的移動方式,長期研究兩足直立的演化過程,編有《從兩足行走到大步躍進》這部廣受敬重的教科書。他把解剖學專業知識帶到瓦拉瓦拉郊區,他說,弗里曼帶他看的腳印有35公分長,看來很有意思,因為有些腳印斜斜朝外轉了45度角,顯示有某種原因使它們回頭看。其中有些腳印顯現出渦旋狀指紋,另一些平坦無紋但有獨特的結構特徵,還有些則是跑步留下,因為只有腳掌前半部的印記,且有腳趾抓握泥土的痕跡。麥德倫拓了一些腳模,他認為跑步的腳印很難作假:「除非你有特殊裝置,例如用纜繩控制的活動腳趾。」


除了那些腳印,麥德倫也看過其他人蒐集的拓模,他認為其中透露的結構特徵,加上其他未能辨認來歷的毛髮、奇怪叫聲、某些目擊記錄等,綜合起來便是相當站得住腳的證據,值得好好研究。麥德倫於2006年著書《野人:傳說遇上科學》回顧上述證據,現年49歲的他強調:「我寫書的目的不是要說服人們相信確實有野人。」他想說的是:「以現有證據,研究這個問題完全合情合理。」


許多人批評麥德倫,包括大學裡的同事和同行學者,他們認為光憑那些事例根本證據不足,也認為麥德倫的研究是偽科學,是用科學式精確分析的語言來包裝他的信念。弗羅里達大學人類學者戴格靈說:「就算你有一百萬個片段的證據,如果所有證據都得不到確切結論,你不能把證據加總就做出結論。」戴格靈曾在《存疑的探索者》雜誌撰文批評麥德倫和大腳研究,也著有《大腳現形》一書。


事實是,如果沒有野人的標本或化石,或沒有任何人出面承認惡作劇,則爭論雙方勝負難定。爭論期間,一旁觀戰的人也插嘴評論,認為雙方的表達方式根本沒太大差別,同樣都是懷疑到底、駁斥對方的說詞,連彼此堅持的最高目標都一樣:科學方法至上。此外,關於我們該如何處置邊緣科學的問題也還懸而未決,有些關心此事的人說,麥德倫受盡同行奚落且兩次無法升等,大家實在應該放他一馬,讓他好好做自己的事;反對的人則說,這年頭創造論、否認全球暖化、反科學言論和科學文盲大行其道,有必要把有害的科學揪出來痛批一番。


麥德倫身材高大,留著短髭,是個和藹、好客的人。最近一個夏日早晨,麥德倫在滿是大腳相關物品的辦公室娓娓訴說,他對這主題的興趣早在11歲就開始了,那時他看了帕特森拍攝的知名影片,片中有個模糊不清的野人大步跑進森林。麥德倫以博士學位應徵工作時,履歷上的「研究興趣」項目就已列入未知動物學(研究神秘未知的生物,例如雪人和尼斯湖水怪),但直到1993年進入愛達荷州立大學、回到他從小生長的美國西北環太平洋地區,才開始積極研究大腳。…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71期1月號】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